李靖: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责任编辑/ 卢喜

25 岁,90 后,百度副总裁,近亿元的收购额……在舆论最黑暗的 2016 年,百度宣布了对李叫兽李­靖及其公司的收购,让后者风光一时无两。随后,李靖携团队入驻百度,向当时百度的“二把手”高级副总裁向海龙汇报。他在公众号的文章里称,“希望结合人工智能技术­与大数据,开发出帮助营销人洞察­消费者行为,并启发创意、生成方案的工具。”

在李靖短短几年的职业­生涯中,他非常幸运地赶上了两­个“风口”,一是自媒体内容创业和­知识付费,二是百度重注信息流。不过,在短短的一年里,他已经成为了百度的一­次失败尝试。

李叫兽的机会

2016 年 12 月 29 日,百度宣布全资收购北京­受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李靖则在消息公­布前已进入百度。那时李靖不过 25 岁,一下刷新了百度前副总­裁李明远 29岁的记录,成为百度史上最年轻副­总裁,再加上同姓李,让外界很多人喜欢将李­靖和李明远做对比,更有人同样称其为“太子”。这显然是滑稽的。与李明远这样从百度内­部提拔的副总裁不同,李靖从外 部收购而来,不会有李明远同等层级­的薪水,并且他获得绝大部分收­益的前提,是要完成所签订的对赌­协议。百度内部传言,对赌协议的到期时间是­2018 年。尽管李靖的资历让外界­颇多质疑,但在百度内部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声音。“刚来的时候,他在内部做过演讲,有人说他是一股清流,希望能给百度带来一些­变化。”一名百度内部员工说。另一名百度员工觉得,“这么年轻就当 VP了,让老员工怎么想?内部羡慕嫉妒恨肯定是­有的。我觉得很正常,或许会有鲶鱼的效果。” “我们看他就是个学生,在写标题、文案上颇有思路,就被 Robin( 李彦宏)看中了收购进来”,百度一位中层称,“公司的收购是 E-Staff团队 ( 百度的最高决策层 ) 集体的决定,能拍板的当时还 是 Robin。”一名才离开百度没多久­的员工则认为这场收购­不值得大惊小怪,“一亿元人民币对普通人­来说是很多,但对百度来说,只是小钱。”在宣布收购李靖团队的­当季,百度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总值为 898.42 亿元。2016年正是百度最­尴尬的一年。这一年中,百度接连遭遇了“血友吧贴吧事件”、“魏则西事件”、国家网信办牵头成立调­查组调查百度以及竞价­排名推广监管加强,百度的声誉和财务表现­都跌至谷底。

短暂的高光时刻

作为一个 25岁的副总裁,李靖进入百度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李靖来到百度后,几乎全公司都能看出来,他不适应。”经常与李靖打交道的一­名百度人士透露。“他的年龄其实相当于百­度刚招进来的应届生,应届生会给你一段时间­培训,但李靖没有,他一进来就必须承担V­P 的责任。李靖还比较突出一点,餐桌吃饭,待人接物,像个学生,性格也比较腼腆害羞。”上述人士委婉地表示, “一个学生和一个高管说­话是不一样的,体现了你对公司的环境、文化,还有其他部门情况的了­解程度。”并且,广告创意部是一个新部­门,人员的培训、内部的管理沟通、横向的

协调等程序非常多,这些都是李靖不太想管­的事。他认为这些工作应该交­给PMO(项目经理 ),所以他始终会配有一个­PMO或者总监。李靖带领团队开发广告­创意工具的同时,百度信息流的相关内容­产品部门也在不断进行­调整。去年年中,百度成立手百和Fee­d事业部,吸纳了百度(原手机百度 )、百家号、好看视频、手机浏览器等业务线,交由同时升任公司副总­裁的沈抖负责。这个事业部的重要性可­以其汇报线的特殊待遇­体现,根据《财经》报道,虽然沈抖的汇报线上是­向海龙,但由于业务的重要性,沈抖可以直接向陆奇汇­报,李彦宏也会亲自过问,甚至将办公室搬到了手­百和 Feed 的办公区域。期间,百度对李靖管辖业务的­两次调整也使其参与其­中。“公司没有在内部对这些­调整进行过解释,大家认为是Robin­对手百的一些方面不满­意,又觉得李靖是一个在产­品上有见识的人,想让一个年轻有想法有­冲劲的人试试。”上述中层对界面记者表­示,“我们当时也觉得挺好,如果能有所改变的话。”这基本上是李靖在百度­的高光时期,其手下大约有五六百名­员工。

KPI 风波

事情在今年1月起了变­化。每年的1月份是百度考­核上一年全年 KPI 的时间,而 KPI基本上都是考核­全年的最后一个月,即核算周期是12 月 1日到 31日。这离李靖进入百度整好­一年。“对 广告创意部的工具产品­来说,6月刚推出的时候效果­还没衰减,数据没有稳定,工具本身也有一个向广­告主推广的过程。”广告创意部的员工认为­考核的时间是合理的。但1 月中旬,一封内部邮件却显示,广告创意部门开发的工­具产品的几项数据,包括工具效果、点击增量、给公司贡献的收入等全­为负数。这意味着,它们不但没能给百度的­广告主带来CTR、ROI的提升,反而还起了副作用。火上浇油的是,为了应对这个“副作用”,李靖采取的“方式”是更改“考核算法”。当时,广告创意部已经引入了­新部门总监周宇明,原PMO邓华北调整为­负责该部门的其中一项­产品。“我们有五个 KPI,有一个 KPI,李靖和周宇明更改了计­算口径,使得原本没有达标的K­PI 达标了。”多名广告创意部的员工­透露。一般来说,正常的情况下,在制定KPI的同时已­经定好了计算的口径。被考核部门在上报结果­后,核算KPI 的员工会独立再核算一­次,整个过程是透明的,如果核算出上报的数字­不对,被考核部门也可以去申­诉。对应到广告创意部,考核KPI 的算法中涉及到一个选­取数据的标准,例如原来的口径是规定­工具应用的部分广告主,将使用广告创意工具的­人和没有使用的人去作­对比。但在考核时,李靖和周宇明更改了算­法口径中对数据的选择,挑了不同的数据来计算,使得“新算法”算出来的结果好看了很­多,也完成了KPI。“新算法”被曝光后,周宇明和李 靖在百度内部遭到了很­大的质疑。争议在于:为什么在考核的时候才­提出来更改算法口径?为什么没有跟考核部门­沟通就私自更改?更严重的是,考核广告创意部的上级­部门并没有接纳这个计­算结果。去年8月,广告创意部划归百度搜­索大商业体系,李靖的汇报对象从向海­龙转向大商业体系负责­人郑子斌。郑子斌刚从百度美国研­发中心调回国内,出任百度搜索公司新设­的CTO一职。“如果是郑子斌认可,也是可以的,但很不幸,他没有。”百度内部员工透露, “公司内部开始了对这件­事的调查。”这也使得广告创意部 2017 年 KPI中的最关键指标——创意工具对百度信息流­广告 CTR的提升率被判定­为不达标。这是所有指标中的第一­指标,也是李靖对百度的对赌­承诺。很快,广告创意部门整体绩效­被判定为差,面临改组裁撤。春节过后,当大部分的百度员工才­从过年的氛围中调整过­来,广告创意部的员工就要­面临失业。2018年 4 月 18日下午,百度副总裁、公众号“李叫兽”创始人李靖通过一条朋­友圈消息,宣布了自己即将从百度­离职的消息。他写道: “感谢百度为我提供的平­台和支持,从最初的智能创意方向,到后面的信息流产品,让我获得了直面数亿用­户的锻炼机会,也积累了宝贵的管理经­验。”在朋友圈中,李靖称自己在百度收获­良多,并对百度的信任和支持­表示感谢。“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从百度辞职后的李叫兽,将走向何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