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健:从科技上活到 1 0 0 岁是可以的,信我的人跟我来

汪健在无数场合向人们展示过自己的“墓碑”,一个激光雕刻着自己头像的玻璃工艺品,上面写着:1954—2074,汪健,精彩人生。这个乐观的老头有着至少现在看来有些异想天开的梦想,活到 120 岁。墓碑后面的洞里装着一个移动硬盘,存着他的生平、事迹和基因,甚至可以放进他的毛发或者试管胚胎,“等到克隆不再涉及伦理问题了,一按电饭锅老汪就煲出来了。”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目录 Contents - 责任编辑/ 卢喜

利用这种方法,让人联想到汪健也可以像孙悟空那样,拔一根毛发就可以生出一只猴子。不过,比这个梦想提前到来的是他带领的“华大”已经生出许多“华小”,至少在业绩上,对他构成了挑战。汪健是中国企业家群体中少有的不按规则出牌的人,他讨厌一切因循守旧的东西,不喜欢西装、领带,认为这是工业革命兴起时的一个服饰变化,今 天的世界需要生物经济,就要从服饰开始,突破工业经济的思考模式。这位在2017年福布斯富豪榜中以 218.5 亿身价排名 83位的富豪,藐视权威,认为财富是很虚幻的东西,生活中,追求极简主义风格,无房无车,平时只穿一件简单的户外装办公,甚至出席各种商业活动。但这并不妨碍汪健的执拗和专注。1990年人类基因组计划在美国启动, 这项计划被称之为继制造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和阿波罗登月计划后的人类史上的第三个伟大工程。当时的中国政府和主流科学意见并不认可这项计划,汪健卖了早年开办的一家公司,从银行抵押了 4000 万元,拿出 3000万与合作伙伴杨焕明自费投入这一计划。华大基因成立于 1999 年 9 月 9日,刚开始创业时,与中科院遗传所下的人类基因研究中心共用一套人马。出

于摆脱体制束缚的考虑,2007 年,汪健率领团队南下深圳创办了华大基因研究院。由于华大基因脱胎于科研院所,至今也仍承担着一些基础科学研究的工作,汪健很大程度上是华大的精神导师,他不喜欢别人称他“汪总”,因此,在华大基因内部,人们都喊他“汪老师”或者“老汪”。他对“风口论”嗤之以鼻,认为这是借着别人的势往前走,是典型的投机取巧。位于深圳盐田一个废弃鞋厂改造的八楼办公区内,写有“有数据才是硬道理,出成果才能报效祖国”“认真检测勿侥幸,试验疏忽一条命”等标语,办公区里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基因测序仪,这里却没有属于汪健自己的办公室。他信奉“笨鸟先飞”,愿意付出更多,起的更早,在 2010年与王石同时攀登珠峰时,甚至比王石早上去20多分钟。汪健讨厌一切悲观主义论调,不按常理出牌,因为早年的创业经历,汪健对投资人的强势远近闻名,投资人对他又爱又恨。他给自己和投资人的定位分别是“总指挥”和战友。因为对专业的坚守以及诸如这样的“强势”,“我们确定为全球人民服务的方向需要讨论吗?我们确定的以科学作为支撑的发展 思路需要讨论吗?不需要讨论,只有命令和执行”,“我会恨我的战友和兄弟吗?不可能,但是他们如果不听话,我就打屁股”,汪健因而被部分投资人视为华大最大的风险,就怕他出昏招,不过,因为在基因测序领域的一枝独秀,这又没有影响华大多次募资时资本的蜂拥。以上风格也影响到华大基因的用人思路,虽然汪健本人以及大多数华大科学家都是名校毕业,不妨碍这里有大学肄业者甚至高中肄业者。1992年出生 的赵柏闻高中辍学后加入华大,后来成为华大一重点实验室科研项目带头人, 2014年离开华大创办了自己的公司。赵柏闻还曾入选《福布斯》杂志在亚洲范围内评选的“30位 30岁以下亚洲人物榜”。汪健招他进来时对他说的一句话是,“叶剑英元帅说,自古英雄皆出草莽,大丈夫何患乎文凭?”汪健并不认同华大是基因界“黄埔军校”的说法,他更愿意用“抗大(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形容。他对“华小”创业持支持和理解态度,“基因测序市场无穷大,一家独大没有好结果。”这种态度或许与汪健的人生观有关,他希望每个人都可以“生得优、病得少、活得长、去得安”,正如他的乐观宣言, “从科技上活到100岁是可以的,信我的人跟我来。”好像乐观一些,就没有什么问题可以阻挡他了,“生下来是一个多么荣耀的事情,你来到这个世界上,潇洒地走一遭有什么苦的。你要把生老病死掌控在自己手里,哪有多么多苦?我的东西永远不会那么负面,叫苦不迭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