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iness 商界

上映4天票房6亿,加上编剧于梦媛发文实名举报黄渤新片《一出好戏》抄袭自己的作品《男人危机》,一时之间,黄渤导演的《一出好戏》被推至风口浪尖。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责任编辑/ 星霓

是否真有其事,暂无定论。但随着《一出好戏》的热映,黄渤的身份除了金马影帝、70 亿帝、春晚常客外,又多了一重——导演。黄渤是典型的大器晚成、厚积薄发型人物。早前在酒吧驻唱、跑过龙套、还做过生意,可始终成不了台前的红人。 最终误打误撞与电影结缘的他,凭着拼搏不放弃的精神,实现草根逆袭,走进观众视野。这种曲折的个人成长经历,同时也为他换来了极佳的观众缘。加上高情商和过硬的演技,最近几年来,黄渤一跃成为国民演员。反观黄渤的个人经历,和时代发展 高度重合。有媒体评价:“他很像那些在经济大潮中沉浮多年的企业家,从最原始的积累开始,在摸爬滚打中不断寻找创业的机会,几经沉浮而痴心不改,在风云跌宕的商海中,有些人很快扬名也很快消失,大部分人波澜不惊,籍籍无名。只有少数的一部分人,他们小心

翼翼,左冲右突,不断寻找属于自己的机会,最重要的是,他们天性有乐观,稳扎稳打,在不断尝试中最终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不光在个人命运上,黄渤有和企业家靠拢的地方。现实生活中,除了经营演员身份,黄渤也在涉足商业。

商人黄渤

黄渤的领导力,从他在酒吧驻唱时期就有所显现。他带着自己的“蓝色风沙”乐队在各地演唱,打开地图,哪儿没去去哪儿,走南闯北。歌唱事业搁置后,他回到青岛,转行做钢材生意。有采访显示,黄渤当时的生活属于“天天就谈钢材,谈完钢材喝大酒,喝完大酒,接着谈钢材,知道吗。哎呦,有一天你可能看到自己,提一公文包,人也胖了,十足的一乡绅气。”后来,拍电影,火了以后,黄渤的身价也跟着上涨。据 2017年网上流传的男女演员片酬价目表显示,黄渤的电 影片酬在 1200 万到 1500 万之间,电视剧则是60 万 ~70万元一集。另外,黄渤接地气的形象,也为其赢得了不少广告代言。洗脑的“人人车”、无处不在的“正新鸡排”、年销量据说5亿桶的“大今野”方便面、郑州日产旗下的“东风风度 MX5”、以及“新东方烹饪学校”等品牌,都能看到黄渤代言的身影。在 2017年福布斯收入排行榜中,黄渤的年收入排名第 25 名,总收入为8250 万元。与娱乐圈其他开拓副业的明星不同。黄渤瞄准了资本市场,和黄晓明、李冰冰、任泉、章子怡共同成立 Star VC。Star VC 成立于 2014 年 7月,已经投资了包括秒拍、韩都衣舍、坚果智能家庭影院、融360、乐逗游戏等项目,涉及短视频、智能硬件、互联网金融等领域。截至目前,记者在天眼查上搜索黄渤的名字,出来了 19 家企业。其中北 京 8家,浙江4家,其他地方7家。多以影视文化公司为主,投资公司有7家。除了投资,在自己的事业上,黄渤也早有自立门户的举动。2011年8月,黄渤宣布成立个人工作室。据悉,工作室除了打理黄渤的日常工作外,也会出品和承接影视项目。黄渤工作室曾是《泰囧》的出品方,尽管在资金上没有分配,但黄渤曾对外表示:“在宣传和发行上锻炼了队伍,这也是一个财富。”对于明星工作室而言,另外一种参投的形式就是明星片酬入股。《厨子戏子痞子》黄渤就是明星片酬入股,后来票房上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他自己曾总结,“这两部片子的收获都让人挺兴奋的。”黄渤工作室在去年还为黄渤量身推出了一个二次元形象——黄逗菌。“黄逗菌”是由黄渤配音的 90秒动画短视频。主要内容为有处女座纠结性格的男主角“黄逗菌”从二次元来看三次元世界的种种奇遇。这部二次元定格动画上

线不足 24小时播放量便突破千万,全网平台播放量已破亿。在商业变现上,“黄逗菌”这款IP形象还与北京稻香村合作,推出了端午冰糕礼盒,成为当季的网红食品。尽管双商出众,但在商业投资风险上,黄渤也不全是顺风顺水。比如,黄渤持股的西安曲江春天融和影视文化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春天融和”)本可以被收购,但最终遭遇滑铁卢。原本可以坐收“1.7亿股份”巨额财产,最后却泡汤。代言人人车期间,还有市民准备起诉黄渤。据 21财经搜索报道,市民雷先生在“人人车”上以近 20 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一辆二手 SUV。然而,这辆车却无法过户,因为疑似出过大事故。“人人车”在广告和网站上宣传严格检测杜绝重大事故车,14天内想退就退,结果平台让他自己起诉卖家。雷先生在采访中提到,自己完全是因为信任黄渤才在 “人人车 ” 买车的,“我现在很失望,所以我要起诉黄渤,索赔1 元”。明星工作室的商业价值在娱乐圈,明星有了人气后,自己成立工作室的做法已屡见不鲜。一是明 星自己可以更大程度利用资源运营自身IP;二是自主做老板,向娱乐生态上游靠拢,掌握更多话语权。这样的明星工作室,在资本眼里是否具备投资价值?记者向洪泰基金董事总经理金城求证,他表示:“这类公司肯定有价值。比如,嘉行(杨幂和经纪人共同成立的公司)就做得很好。”同时,金城也提到,明星IP首先是这类公司的核心价值,但是要持续产生价值,“也需要看是否能带出新人,光靠某个明星是不够的”。 黄渤工作室深谙其中道理。自工作室成立以来,除了黄渤,他们签约了艺人王迅,无论是综艺还是电影,黄渤都表现出了对王迅“传帮带”的作用。但相比嘉行传媒新人遍地开花的效应,黄渤工作室带新人的能力则稍显薄弱。至于未来明星工作室在长期的发展下,会否对华谊、光线这类的大公司产生威胁,在电影产业的诸多环节上,明星工作室或许能分一杯羹。比如,明星能利用自身的参演、流量、IP优势,拿到参股、宣发的入场券。但是,至少最近几年,电影工业的发展还需要大资本的推动。在“演而优则导”的娱乐圈,黄渤本可以轻松出个搞笑合家欢的电影,票房口碑也不会太差,无功无过,但年过四十的他,想拍些深刻的东西。就像他对喜剧的理解:“能够让人开心起来笑起来的就叫喜剧,但是如果还有一些对于人性和社会的暗讽,再在表现中间加入打动人情感的元素;或者说有个大悲剧的情境,反差地去做,都会更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