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大亨郭炳湘去世:绑架、世纪贪案和一个女人引发的豪门内斗

对许多人来说,武林如同梦寐,似乎只存在于金庸们的小说或者徐克们的电影之中;武林中人,亦不过一场游戏一场梦。浸染那个武林梦的人,可以把自己任意幻想成踏雪无痕的飞贼,或是比武招亲的力士,抑或以一当万的莽夫,遇到英雄救美、匡扶正义之类的好事,自己就可以代办。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Peak 巅峰 ·商界 -

10月20日,帝国集团主席、新鸿基地产前主席郭炳湘在医院病逝,享年 68岁。郭炳湘是香港传统房地产豪门新鸿基郭氏家族的长子,也是多年来郭氏家族豪门宫斗剧的主角。 或许自此,这场旷日持久的豪门恩怨终于正式落幕了。

郭得胜去世后,郭家曾经三兄弟齐心

1963年,郭氏三兄弟的父亲郭得胜 与李兆基、冯景禧合资创办新鸿基公司,并出任董事局主席。但郭老先生 1990年因心脏病离世,李兆基、冯景禧分别创业,新鸿基从此进入郭氏三兄弟共同执掌时代。按照郭得胜的遗嘱,其长子郭炳湘

接任董事局主席及行政总裁,次子郭炳江及三子郭炳联分任董事副总经理。但郭得胜永远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三子将反目成仇。在继承父亲商业王国那最初的几年,郭氏三兄弟可谓团结一致、踏实苦干,着力发展住宅及商业地产,纵横地产界20年,在内地以及香港各处留下了无数地标性建筑,郭氏家族兄弟齐心也曾在一时间成为业内佳话。但或许是因为郭得胜的三个儿子无一不是能力出众,久而久之,彼此之间的竞争与隔阂也日益显现。郭炳湘持有英国伦敦大学、帝国理工学院土木工程系硕士学位。他的两个弟弟也同样相当优秀:郭炳江英国伦敦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及伦敦大学帝国学院土木工程系学士学位;郭炳联持有剑桥大学法律系硕士学位、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香港公开大学荣誉工商管理博士学位及香港中文大学荣誉法 学博士学位。可能因为三人都太过于优秀、都具有作为公司领袖的才能和野心,到了2008年,郭氏三兄弟团结和睦的“神话”终于被打破了。

遭绑架后被指患抑郁狂躁症,郭炳湘丢了公司主席宝座

2008 年1月初,郭炳联拿出了一封美国医生的通知,指郭炳湘患有躁狂抑郁症,并不适合担任公司的主席及行政总裁。对于弟弟的质疑,郭炳湘听取了美国医生的意见,他同意先休假三个月专心养病,并于2 月18日正式宣布,由两个弟弟接管其职务,但如果郭炳湘提交医生报告证明已康复后,可由董事会恢复其职。然而,后续事态的发展显然没有按照郭炳湘的设想延续。 2008 年 2 月18日,新鸿基地产发布了一则公告称,公司主席兼行政总裁郭炳湘,因个人理由即日起暂时休假,郭炳湘职务及职责将由本公司副主席兼董事总经理郭炳江及郭炳联分担。蹊跷的是,这份公告只提到郭炳湘休假和职务职责由两个弟弟分担,却对于郭炳湘在三个月后复职的事只字不提。对此,郭炳湘怒不可遏,他指责两个弟弟使用了“相当恶劣的手段”,误导美国医生做出了误诊。为了证明自己精神没有问题,可以继续担任公司主席,郭炳湘还亲自找来了香港 4名医学权威替自己“正名”。郭炳湘气愤的原因或许有二,一是两个弟弟联手“夺权”、二则是此举触及了郭炳湘的伤心往事。郭炳湘之所以被两个弟弟指出其患有躁狂抑郁症,是因为他曾在 1997 年遭遇张子强绑架。最后,他的妻子李天颖出面与绑匪谈判,支付了7亿港元赎金后,郭炳湘才被释放。不可否认的是,这起绑架案对郭炳湘的内心造成了很大伤害。即便最终他重获自由,但自此之后,有关郭炳湘因为遭绑架而“狂躁抑郁症”的消息便开始流传。而郭炳湘也曾经承认,被绑架后曾一度情绪低落。

一个女人成为“导火索”,失去母亲支持

绑架案或许尚不足以促使兄弟反目,但此后,一个女人的出现成为了郭氏家族争端的“导火索”。也正是因此,郭炳湘甚至背负了“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罪名”。这个女人叫唐锦馨,坊间关于她如何进入郭炳湘情感生活的故事“版本”有几种,但几种“版本”都指向同一结果:在郭炳湘被绑架以后,唐锦馨的出现使

他慢慢走出了情绪低落的阴影。甚至有一种说法是,郭炳湘在唐锦馨的建议下,开始大举进军内地房地产市场,这个女人既是他的心灵伴侣,又是他事业上的亲密战友。很难说这段“桃色绯闻”究竟有多少实情、有多少夸张,其中的当事人又究竟谁对谁错,但不可否认的是,此后这一“桃色绯闻”被郭家的其余家庭成员拿出来大肆指责。“桃色绯闻”的背后其实还是权力之争,许多业内的分析都认为,唐锦馨的出现令郭家多年来的权力平衡被打破。在唐锦馨进入了新鸿基之后,她的势力开始慢慢壮大,并成为了郭炳湘的左膀右臂。这不但触动了郭炳江、郭炳联二人的神经,就连郭家老夫人邝肖卿也坐不住了。有传言称,郭家老夫人邝肖卿多次劝说郭炳湘无果,最终,她“放弃”了长子,站到了次子和三子的一边。但此后许多细节其实可以证明,早在唐锦馨介入之前,郭氏家族内部已经暗流涌动,唐锦馨不过仅仅是整出“宫斗”大戏爆发的“导火索”而已。无论郭炳湘多么心不甘情不愿, 2008年5月27日,新鸿基董事局大换血,郭炳湘真的被“夺权”了:由郭氏兄弟的母亲邝肖卿出任集团主席,而郭炳湘则不再担任集团主席兼行政总裁,转任为不参与日常管理的公司非执行董事。2011 年 9月15日,新鸿基董事局委任郭炳江及郭炳联为集团联席主席,两兄弟正式从母亲手中接过掌权大棒。

豪门内斗愈演愈烈,“世纪贪案”引发新鸿基最大危机

郭炳湘成为了“废太子”,但他似乎并不能忘记夺权之恨,在郭炳湘被踢出 新鸿基核心层之后,郭氏家族的内斗并没有结束,反而是愈演愈烈。2012 年 3月29 日,新鸿基陷入巨额行贿贪污案,公司董事局联席主席郭炳江、郭炳联被香港廉政公署带走调查,更牵出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贪污案。此次事件在香港引起了轩然大波,一度导致新鸿基地产股价暴跌。此案也被称为香港历史上最严重贪腐案,被称为“世纪贪案”。大部分港媒倾向于认为,该案件的揭发与几年前郭氏兄弟纷争中的“失权者”郭炳湘的举报有关。“世纪贪案”被揭开,郭氏家族的内斗也被推上了最高潮。2013 年 11月底,新鸿基(00086. HK)股权突现变化,人称“郭老太”的新鸿基大股东郭邝肖卿将所持约 12 .64%的新地股份,平分给两个儿子— —新鸿基联席主席郭炳江和郭炳联。而郭氏三兄弟中,唯独长子郭炳湘未获分配郭老太的股份。

获得新鸿基股权后“休战”,选择自立门户

不过,令许多人没有想到的是,似乎已经进入白热化的郭家豪门争斗却突然出现了“休战”的信号。不久之后,郭炳湘又重新获得了新鸿基权益,这让郭氏家族“分家”一事峰回路转。据港交所股权披露数据,新鸿基地产创始人郭氏家族信托基金最大受益者、郭氏兄弟之母邝肖卿于2014 年1月27日减持新地 1.73 亿股,其持股比例由 31.32% 降至 24.93%。同日,郭炳湘增持 1.73 亿股股份,持股比例由 0.82%增至 7.21%。与此同时,重回家族信托基金受益 人之列的郭炳湘也放弃了在新鸿基的权力之争。1月 28 日,新鸿基地产董事会宣布,郭炳湘因其他个人事务已辞任公司非执行董事,自 2014 年1月27日起生效。公告同时称,郭炳湘已确认与新鸿基地产董事局无意间分歧。2014 年年底,新鸿基地产涉贪案也尘埃落定:新鸿基地产前联席主席郭炳江被裁定一项控罪罪成,被判监禁五年,以及罚款50万港元,五年内不能再做任何公司董事;郭炳联全部控罪不成立。正式退出了新鸿基权力之争的郭炳湘选择自立门户,这并不令外界感到意外。2014 年,郭炳湘通过注册新公司,将现有公司改名等方式,逐步筹组“帝国集团”,此后,帝国集团成为了郭炳湘商业战场的大本营。在自立门户之后,郭炳湘与家人之间的关系出现了缓和的迹象。2016 年10 月11日,郭炳湘在出席旗下帝国集团地产项目记者会时透露,已经与较早前获保释的弟弟郭炳江见面。甚至当被问及帝国集团未来会否与新鸿基合作时,郭炳湘说:要视乎项目而定,好的合作商均会考虑。这一表述某种程度上预示着郭氏兄弟之间似有已和解的可能。然而,郭家的内部争斗虽已缓和,但郭炳湘的健康状况却急转直下,2018 年8月27日郭炳湘深夜在家里晕倒,随即送院治疗。在郭炳湘入院后,据《明报》报道,其长子郭基俊在分别在 9月4日及10 日,开始出任帝国集团及帝国发展董事。如今,郭氏家族的第三代已经正式走到了家族商业舞台的最前方。而随着郭炳湘的过世,曾经的豪门恩怨情仇或许也将烟消云散。

可这样的“武林”越多,真正的武术就离我们越远,最终就剩若干谋生者匀匀手、翻翻跟头。我总以为,趁最后一点点武林梦还未碎尽时,功夫还是要练,真武术也要讲“。真武林”是什么样?达摩、张三丰、宋太祖、岳飞、戚继光们都太远,离我们最近的武学高峰,是民国。

晚清以来民间武术复兴

大师们毕竟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民国武术盛况空前,中华武士会、中央国术馆蒸蒸日上、大师辈出,离不开晚清以来武术复兴的民间土壤。清朝早期有严格的禁武禁私兵制 度,不仅不能设擂比武(洪熙官、方世玉电影里那些比武招亲情节都是要杀头的),或者私自传授功夫,就连家里放点管制刀具也是违法的。在清初这样严格的“禁武”管制之前,明末的双手刀法、枪法及射法,都曾达到高峰,这里不能详述;但晚明时的武学成就,遭此易代

之际,被迫停滞了两百余年,也算是文明一大浩劫。禁武的改变,是从晚清时候开始的。今天武坛各大派,可明确上溯的传承最早也只能到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不论是太极、八卦还是八极、劈挂。这正是康乾时期对武术的打压到晚清才减弱所致。至于再往前的伪托,有乾隆时的大师,明代的宗主,遥远的岳武穆、宋太祖甚至武松,基本都靠不住。到了民国初年,大派大师开始齐齐地出现。除了嘉、道以后帝国控制力减弱,习武禁忌开始松动的原因外,很重要的原因是南方的太平军与北方的捻军肆虐,民间不得不设法自保。这复兴的第一代拳师中,著名者如李云标、李大忠,马凤图先生祖父马捷元等高手,皆在与捻军的战斗中或殒身或重伤。他们的门徒徒孙一辈,大多又参与了三十余年后的义和团运动。要知道,义和团是一次清政府官方鼓励的全民习武运动。虽然之后的影响不甚曼妙,但确确实实为传统武术在民间尤其是在华北的推广,狠狠地助了一把力。其中涌现过不少著名的大侠,如“大刀王五”等。民国初年的天津武坛诸将,如武士会长李存义、董海川弟子宋唯一, 及稍晚辈、后来的名中医王子平,都是参加过义和团的人物。所谓时势造英雄,正因十九世纪晚期中国的动荡,才引得民众重新拾起各路武艺,遂有高手出世,以武犯禁。武林重振的基础就在于此。

钟情武术的民国政坛大佬

民国政坛中,也有钟意武术的传统。比如孙中山,虽是谦谦君子、手无缚 鸡之力,但他很可能是个武术迷。他在精武体操会十周年时为这家武馆题下著名的“尚武精神”四个字,还为精武会特刊《精武本纪》撰写序文,使体操会成为一时之重。不少民国政要,尤其是军界大佬,都为各色武术团体张目,如冯国璋做过中华武士会的名誉会长,蒋介石授意成立中央国术馆,旧军阀里功夫最好的冯玉祥还做过那里的名誉馆长。这里面除了兴趣外,现实的效用也不容忽视。说到民国 Founder们对武术的诉求,最典型的就是同盟会“燕支部”的成立与输出的人才。“燕支部”前身,最早要上溯到清末廖仲恺曾两次奉孙中山之命来天津,担任同盟会的天津主盟人。后来,又有了同盟会河北支部的外围组织“共和会”,及汪精卫领衔的中国京津同盟会分会。到了民国建立后的 1912 年 3月,中国同盟会转为公开政党,但遭到袁世凯的打压。燕支部就是在此时由孙中山授意成立的,算是孙博士在“南北议和”后,给北洋政权的后院布的一个局。这一次小小的尝试,虽不至于真正意义上给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