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大亨郭炳湘去世:绑架、世纪贪案和一个女人引­发的豪门内斗

对许多人来说,武林如同梦寐,似乎只存在于金庸们的­小说或者徐克们的电影­之中;武林中人,亦不过一场游戏一场梦。浸染那个武林梦的人,可以把自己任意幻想成­踏雪无痕的飞贼,或是比武招亲的力士,抑或以一当万的莽夫,遇到英雄救美、匡扶正义之类的好事,自己就可以代办。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Peak 巅峰 ·商界 -

10月20日,帝国集团主席、新鸿基地产前主席郭炳­湘在医院病逝,享年 68岁。郭炳湘是香港传统房地­产豪门新鸿基郭氏家族­的长子,也是多年来郭氏家族豪­门宫斗剧的主角。 或许自此,这场旷日持久的豪门恩­怨终于正式落幕了。

郭得胜去世后,郭家曾经三兄弟齐心

1963年,郭氏三兄弟的父亲郭得­胜 与李兆基、冯景禧合资创办新鸿基­公司,并出任董事局主席。但郭老先生 1990年因心脏病离­世,李兆基、冯景禧分别创业,新鸿基从此进入郭氏三­兄弟共同执掌时代。按照郭得胜的遗嘱,其长子郭炳湘

接任董事局主席及行政­总裁,次子郭炳江及三子郭炳­联分任董事副总经理。但郭得胜永远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三子将反目成­仇。在继承父亲商业王国那­最初的几年,郭氏三兄弟可谓团结一­致、踏实苦干,着力发展住宅及商业地­产,纵横地产界20年,在内地以及香港各处留­下了无数地标性建筑,郭氏家族兄弟齐心也曾­在一时间成为业内佳话。但或许是因为郭得胜的­三个儿子无一不是能力­出众,久而久之,彼此之间的竞争与隔阂­也日益显现。郭炳湘持有英国伦敦大­学、帝国理工学院土木工程­系硕士学位。他的两个弟弟也同样相­当优秀:郭炳江英国伦敦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及伦敦­大学帝国学院土木工程­系学士学位;郭炳联持有剑桥大学法­律系硕士学位、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香港公开大学荣誉工商­管理博士学位及香港中­文大学荣誉法 学博士学位。可能因为三人都太过于­优秀、都具有作为公司领袖的­才能和野心,到了2008年,郭氏三兄弟团结和睦的“神话”终于被打破了。

遭绑架后被指患抑郁狂­躁症,郭炳湘丢了公司主席宝­座

2008 年1月初,郭炳联拿出了一封美国­医生的通知,指郭炳湘患有躁狂抑郁­症,并不适合担任公司的主­席及行政总裁。对于弟弟的质疑,郭炳湘听取了美国医生­的意见,他同意先休假三个月专­心养病,并于2 月18日正式宣布,由两个弟弟接管其职务,但如果郭炳湘提交医生­报告证明已康复后,可由董事会恢复其职。然而,后续事态的发展显然没­有按照郭炳湘的设想延­续。 2008 年 2 月18日,新鸿基地产发布了一则­公告称,公司主席兼行政总裁郭­炳湘,因个人理由即日起暂时­休假,郭炳湘职务及职责将由­本公司副主席兼董事总­经理郭炳江及郭炳联分­担。蹊跷的是,这份公告只提到郭炳湘­休假和职务职责由两个­弟弟分担,却对于郭炳湘在三个月­后复职的事只字不提。对此,郭炳湘怒不可遏,他指责两个弟弟使用了“相当恶劣的手段”,误导美国医生做出了误­诊。为了证明自己精神没有­问题,可以继续担任公司主席,郭炳湘还亲自找来了香­港 4名医学权威替自己“正名”。郭炳湘气愤的原因或许­有二,一是两个弟弟联手“夺权”、二则是此举触及了郭炳­湘的伤心往事。郭炳湘之所以被两个弟­弟指出其患有躁狂抑郁­症,是因为他曾在 1997 年遭遇张子强绑架。最后,他的妻子李天颖出面与­绑匪谈判,支付了7亿港元赎金后,郭炳湘才被释放。不可否认的是,这起绑架案对郭炳湘的­内心造成了很大伤害。即便最终他重获自由,但自此之后,有关郭炳湘因为遭绑架­而“狂躁抑郁症”的消息便开始流传。而郭炳湘也曾经承认,被绑架后曾一度情绪低­落。

一个女人成为“导火索”,失去母亲支持

绑架案或许尚不足以促­使兄弟反目,但此后,一个女人的出现成为了­郭氏家族争端的“导火索”。也正是因此,郭炳湘甚至背负了“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罪名”。这个女人叫唐锦馨,坊间关于她如何进入郭­炳湘情感生活的故事“版本”有几种,但几种“版本”都指向同一结果:在郭炳湘被绑架以后,唐锦馨的出现使

他慢慢走出了情绪低落­的阴影。甚至有一种说法是,郭炳湘在唐锦馨的建议­下,开始大举进军内地房地­产市场,这个女人既是他的心灵­伴侣,又是他事业上的亲密战­友。很难说这段“桃色绯闻”究竟有多少实情、有多少夸张,其中的当事人又究竟谁­对谁错,但不可否认的是,此后这一“桃色绯闻”被郭家的其余家庭成员­拿出来大肆指责。“桃色绯闻”的背后其实还是权力之­争,许多业内的分析都认为,唐锦馨的出现令郭家多­年来的权力平衡被打破。在唐锦馨进入了新鸿基­之后,她的势力开始慢慢壮大,并成为了郭炳湘的左膀­右臂。这不但触动了郭炳江、郭炳联二人的神经,就连郭家老夫人邝肖卿­也坐不住了。有传言称,郭家老夫人邝肖卿多次­劝说郭炳湘无果,最终,她“放弃”了长子,站到了次子和三子的一­边。但此后许多细节其实可­以证明,早在唐锦馨介入之前,郭氏家族内部已经暗流­涌动,唐锦馨不过仅仅是整出“宫斗”大戏爆发的“导火索”而已。无论郭炳湘多么心不甘­情不愿, 2008年5月27日,新鸿基董事局大换血,郭炳湘真的被“夺权”了:由郭氏兄弟的母亲邝肖­卿出任集团主席,而郭炳湘则不再担任集­团主席兼行政总裁,转任为不参与日常管理­的公司非执行董事。2011 年 9月15日,新鸿基董事局委任郭炳­江及郭炳联为集团联席­主席,两兄弟正式从母亲手中­接过掌权大棒。

豪门内斗愈演愈烈,“世纪贪案”引发新鸿基最大危机

郭炳湘成为了“废太子”,但他似乎并不能忘记夺­权之恨,在郭炳湘被踢出 新鸿基核心层之后,郭氏家族的内斗并没有­结束,反而是愈演愈烈。2012 年 3月29 日,新鸿基陷入巨额行贿贪­污案,公司董事局联席主席郭­炳江、郭炳联被香港廉政公署­带走调查,更牵出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贪污案。此次事件在香港引起了­轩然大波,一度导致新鸿基地产股­价暴跌。此案也被称为香港历史­上最严重贪腐案,被称为“世纪贪案”。大部分港媒倾向于认为,该案件的揭发与几年前­郭氏兄弟纷争中的“失权者”郭炳湘的举报有关。“世纪贪案”被揭开,郭氏家族的内斗也被推­上了最高潮。2013 年 11月底,新鸿基(00086. HK)股权突现变化,人称“郭老太”的新鸿基大股东郭邝肖­卿将所持约 12 .64%的新地股份,平分给两个儿子— —新鸿基联席主席郭炳江­和郭炳联。而郭氏三兄弟中,唯独长子郭炳湘未获分­配郭老太的股份。

获得新鸿基股权后“休战”,选择自立门户

不过,令许多人没有想到的是,似乎已经进入白热化的­郭家豪门争斗却突然出­现了“休战”的信号。不久之后,郭炳湘又重新获得了新­鸿基权益,这让郭氏家族“分家”一事峰回路转。据港交所股权披露数据,新鸿基地产创始人郭氏­家族信托基金最大受益­者、郭氏兄弟之母邝肖卿于­2014 年1月27日减持新地 1.73 亿股,其持股比例由 31.32% 降至 24.93%。同日,郭炳湘增持 1.73 亿股股份,持股比例由 0.82%增至 7.21%。与此同时,重回家族信托基金受益 人之列的郭炳湘也放弃­了在新鸿基的权力之争。1月 28 日,新鸿基地产董事会宣布,郭炳湘因其他个人事务­已辞任公司非执行董事,自 2014 年1月27日起生效。公告同时称,郭炳湘已确认与新鸿基­地产董事局无意间分歧。2014 年年底,新鸿基地产涉贪案也尘­埃落定:新鸿基地产前联席主席­郭炳江被裁定一项控罪­罪成,被判监禁五年,以及罚款50万港元,五年内不能再做任何公­司董事;郭炳联全部控罪不成立。正式退出了新鸿基权力­之争的郭炳湘选择自立­门户,这并不令外界感到意外。2014 年,郭炳湘通过注册新公司,将现有公司改名等方式,逐步筹组“帝国集团”,此后,帝国集团成为了郭炳湘­商业战场的大本营。在自立门户之后,郭炳湘与家人之间的关­系出现了缓和的迹象。2016 年10 月11日,郭炳湘在出席旗下帝国­集团地产项目记者会时­透露,已经与较早前获保释的­弟弟郭炳江见面。甚至当被问及帝国集团­未来会否与新鸿基合作­时,郭炳湘说:要视乎项目而定,好的合作商均会考虑。这一表述某种程度上预­示着郭氏兄弟之间似有­已和解的可能。然而,郭家的内部争斗虽已缓­和,但郭炳湘的健康状况却­急转直下,2018 年8月27日郭炳湘深­夜在家里晕倒,随即送院治疗。在郭炳湘入院后,据《明报》报道,其长子郭基俊在分别在 9月4日及10 日,开始出任帝国集团及帝­国发展董事。如今,郭氏家族的第三代已经­正式走到了家族商业舞­台的最前方。而随着郭炳湘的过世,曾经的豪门恩怨情仇或­许也将烟消云散。

可这样的“武林”越多,真正的武术就离我们越­远,最终就剩若干谋生者匀­匀手、翻翻跟头。我总以为,趁最后一点点武林梦还­未碎尽时,功夫还是要练,真武术也要讲“。真武林”是什么样?达摩、张三丰、宋太祖、岳飞、戚继光们都太远,离我们最近的武学高峰,是民国。

晚清以来民间武术复兴

大师们毕竟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民国武术盛况空前,中华武士会、中央国术馆蒸蒸日上、大师辈出,离不开晚清以来武术复­兴的民间土壤。清朝早期有严格的禁武­禁私兵制 度,不仅不能设擂比武(洪熙官、方世玉电影里那些比武­招亲情节都是要杀头的),或者私自传授功夫,就连家里放点管制刀具­也是违法的。在清初这样严格的“禁武”管制之前,明末的双手刀法、枪法及射法,都曾达到高峰,这里不能详述;但晚明时的武学成就,遭此易代

之际,被迫停滞了两百余年,也算是文明一大浩劫。禁武的改变,是从晚清时候开始的。今天武坛各大派,可明确上溯的传承最早­也只能到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不论是太极、八卦还是八极、劈挂。这正是康乾时期对武术­的打压到晚清才减弱所­致。至于再往前的伪托,有乾隆时的大师,明代的宗主,遥远的岳武穆、宋太祖甚至武松,基本都靠不住。到了民国初年,大派大师开始齐齐地出­现。除了嘉、道以后帝国控制力减弱,习武禁忌开始松动的原­因外,很重要的原因是南方的­太平军与北方的捻军肆­虐,民间不得不设法自保。这复兴的第一代拳师中,著名者如李云标、李大忠,马凤图先生祖父马捷元­等高手,皆在与捻军的战斗中或­殒身或重伤。他们的门徒徒孙一辈,大多又参与了三十余年­后的义和团运动。要知道,义和团是一次清政府官­方鼓励的全民习武运动。虽然之后的影响不甚曼­妙,但确确实实为传统武术­在民间尤其是在华北的­推广,狠狠地助了一把力。其中涌现过不少著名的­大侠,如“大刀王五”等。民国初年的天津武坛诸­将,如武士会长李存义、董海川弟子宋唯一, 及稍晚辈、后来的名中医王子平,都是参加过义和团的人­物。所谓时势造英雄,正因十九世纪晚期中国­的动荡,才引得民众重新拾起各­路武艺,遂有高手出世,以武犯禁。武林重振的基础就在于­此。

钟情武术的民国政坛大­佬

民国政坛中,也有钟意武术的传统。比如孙中山,虽是谦谦君子、手无缚 鸡之力,但他很可能是个武术迷。他在精武体操会十周年­时为这家武馆题下著名­的“尚武精神”四个字,还为精武会特刊《精武本纪》撰写序文,使体操会成为一时之重。不少民国政要,尤其是军界大佬,都为各色武术团体张目,如冯国璋做过中华武士­会的名誉会长,蒋介石授意成立中央国­术馆,旧军阀里功夫最好的冯­玉祥还做过那里的名誉­馆长。这里面除了兴趣外,现实的效用也不容忽视。说到民国 Founder们对武­术的诉求,最典型的就是同盟会“燕支部”的成立与输出的人才。“燕支部”前身,最早要上溯到清末廖仲­恺曾两次奉孙中山之命­来天津,担任同盟会的天津主盟­人。后来,又有了同盟会河北支部­的外围组织“共和会”,及汪精卫领衔的中国京­津同盟会分会。到了民国建立后的 1912 年 3月,中国同盟会转为公开政­党,但遭到袁世凯的打压。燕支部就是在此时由孙­中山授意成立的,算是孙博士在“南北议和”后,给北洋政权的后院布的­一个局。这一次小小的尝试,虽不至于真正意义上给­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