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说中的历史:王重阳与全真七子

《射雕英雄传》以丘处机的出场拉开整个故事的序幕:全真七子之一的长春真人丘处机武功卓绝,行侠仗义,在临安牛家村巧遇郭啸天和杨铁心二人,其后因为完颜洪烈的缘故,导致郭死杨走,丘处机与江南七怪误会陡生,定下了一场为期十八年的大赌局,这个开头不能不说漂亮。但我们不妨设问一下,倘若真有郭啸天与杨铁心这两位人物存在,能在临安牛家村遇到丘处机吗?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 -

这得先从全真教的创教说起。全真教创始人王重阳历史上实有其人,他是陕西咸阳人,宋徽宗政和三年(公元1113 年)出生,原名中孚,家业丰厚。他年轻时热衷仕途,但其时宋金交战,关中地区一度为刘豫的傀儡政权齐国所统治,王重阳参与齐国的科举考试,没有考上。金熙宗天眷元年,他改名德威,弃文从武,考上了武举,说他身怀武功也并不夸张。不过王重阳仕途坎坷,又遭受过家财被盗之厄,直到 47岁还郁郁不得志,于是出家为道士。 据说王重阳曾在甘河镇遇异人授以修真秘诀,之后入终南修炼,他掘了一个地洞,上面封了几尺高的土,四角各栽海棠一株,这就是著名的“活死人墓”,比之小说中令人遐想连篇的巨大工程,这个地穴小得可怜,大概也就是个刚刚能住人的窑洞而已。1167年,王重阳离开陕西,东赴山东半岛传教,先后在宁海(今牟平一带)等地收了马钰、谭处端、丘处机、刘处玄、郝大通、王处一、孙不二等多位弟子,因为这七位特别知名,在全真教史上影响极大,被冠以“七真”名号。 七真中,马钰与孙不二原本是夫妇,家财饶富,夫妻也很恩爱,王重阳通过种种方式劝诱,终于使马孙二人先后出家。谭处端是因为得了风痹之症,久治不愈,王重阳以气功为其治病,一宿而愈,就此跟随王重阳。王处一自幼好道,郝大通本以卜筮为业,都有一定的道教修养。刘处玄在邻居家墙上人无法探到的地方看到了王重阳留下的诗句,前来投奔。七真中年纪最小,后来对全真教贡献也最大的是丘处机,他跟随王重阳时仅十九岁。

王重阳大概真有一定的“异能”,这也是他能够吸引民众的原因之一,而且他肯定是一位极富人格魅力和组织能力的宗教领袖,所以短短三年间,就在山东半岛组织了比较完善的教团,最重要的是收录了以七真为代表的有相当文化修养,能够传承和发扬他的宗教理念的众多弟子。1169 年,王重阳留下郝大通和王处一在山东铁查山修炼,率马、刘、丘、谭四弟子回陕西,途中逝世于开封,年 58 岁(虚岁),小说中写王重阳死得很早确是实情。王重阳死后,由马钰接任掌教之职。马钰带着刘、丘、谭三位道友护送王重阳的灵柩回到终南山安葬,并守墓数年,之后就各奔东西,或修炼,或传教。在修炼过程中,七真的“异行”引起了当地民众和官府的注意,全真教的影响力由此逐渐扩大,与当时新兴的另外两个道教教派太一教和大道教并驾齐驱,并最终受到了金朝最高统治者的关注。马钰担任全真掌教十多年后,于 1183年卒于山东莱阳,寿 61岁,谭处端继任掌教,此前一年,七真中年纪最大的孙不二已经逝于洛阳,孙不二是道教史上对女子内丹功法进行深入研究和实践的内丹家,开创了全真教清净派。谭处端任掌教不过两年,也逝世于洛阳朝元宫,之后刘处玄继任掌教之职。在他任内,王处一、丘处机和他本人先后受到金朝皇帝召见,全真教开始从民间走入庙堂。1203 年,刘处玄卒,丘处机开始他二十四年的掌教任期,直至1227年逝世。七真中的郝大通死于1212 年,年 72,王处一死于 1216 年,也活到了76 岁的高龄。以上是王重阳和全真七子大略的生平,之所以不胜繁琐地列出年代,是为了确认一下最初的那个问题:郭啸天与杨铁心能否在临安遇到丘处机?回答当然是不可能的,因为终丘处机一生,压根儿就没有到过江南一步《,射雕英雄传》故事最初发生的那一年(按小说中的说法是南宋宁宗庆元 5 年,也 就是公元 1199 年),丘处机正居住在他家乡山东栖霞的太虚观热心传教呢,哪有闲情逸致跑到江南来管闲事。随后的故事就更不可能发生了,郭靖出生在牛家村事件的第二年,这时候孙、马、谭三位已经逝世。马钰到漠北教郭靖全真教心法,马钰、王处一、丘处机大战北京,谭处端在牛家村遭欧阳峰暗算去世,乃至《神雕侠侣》中与全真七子有关的所有情节,全都没有一点点在现实当中发生的可能性。试想一下,要等到三四十年后杨过长大,与全真教发生一系列的纠葛,全真七子至少要有九十以上的高龄,事实上他们当中最长寿的丘处机也只活到了八十余岁。全真教的这八位重要人物在小说中都被塑造成反金抗元的大英雄,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有学者认为,王重阳年轻时曾经有起兵抗金的念头,最重要的依据是元人商挺的《题甘河遇仙宫》诗,这首诗在《神雕侠侣》中被引用过,其中有“矫矫英雄姿,乘时或割据,妄迹复知非,收心活死墓”等暗示王重阳志向不凡的语句。王重阳或许真有这样的念头,但至多也就是大丈夫应当建功立业的老套路,他居然去参加一向被认为是汉奸伪政权的齐国的科举考试,之后又考中金国的武举并担任官职,可见不会有太重的宋朝正统观念,甚至可以说是脑子糊涂,因为这些行为往往是当时痛心国事的人极为鄙薄的。换句话说,倘若王重阳真是书中描述的爱国者,其时南宋小朝廷仍在,他完全可以前去投奔的,或者拉起义旗与金兵决一死战,然而这些都没有发生,活死人墓也不是小说中说的那样为抗金而设置的基地,我们也就无从得知王重阳的真实想法了。和王重阳一样,全真七子都不是与金廷作对的人,以七子中最知名的丘处机为例,1188 年,金世宗召丘处机赴京,

并为他修建庵堂,两次亲自召见,丘处机不但没有拒绝,反而为世宗讲述全真教教理,世宗赐钱十万,丘处机辞而不受。另外,七子中最以神异知名的王处一曾先后受金世宗两次召见,而任掌教之职的刘处玄受到世宗子章宗两次召见,全真教与金廷的关系可见一斑。事实上,任何宗教没有统治阶层的扶持是无法立足的,全真教要想站稳脚跟,就一定要和朝廷搞好关系,全真教的这些领导者们都是非常明智的,对这一点自然是心领神会,如果真像小说中描述的那样与金廷对立,恐怕早就被消灭了。全真教始终努力与最高统治阶层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最为成功的案例是丘处机西行拜谒成吉思汗,这一事件已经在《全真教》一文中提及,因为关系到全真教另一重要历史人物尹志平,将在《金庸小说中的历史――被误解的掌教真人》中详细叙述,此处暂且不提。总而言之,真实的历史环境是很复杂的,不可能像 小说中描写的那样非黑即白,倘若将二者混而一谈,未免太过简单化了。虽然小说中的人物形象与史实相去甚远,但金庸小说的独到之处也就体现在这里,历史知识越丰富,就越是体会到金庸小说熔真实与虚构为一炉的妙处,上文所举的活死人墓即是一例。作者在写作时,因为熟知史实,往往信手拈来,颇有些类似于韦小宝撒弥天大谎:大处是信口胡诌,越是细节之处反而越见真实。小说中写道:全真七子中的玉阳子王处一擅长腿功,曾经与数十条江湖好汉赌赛,单足立于悬崖边不动,人称铁脚仙,马钰曾借此恐吓双目失明的梅超风。真实的王处一自然不会与人去比赛这样觉悟超低的项目,但他“铁脚仙”的外号也不是没有来历的。全真教初期注重苦修,类似于佛教的“头陀行(也就是苦行僧)”,王处一拜王重阳为师后,赴铁查山七宝云光洞苦修九年,“于沙石中 跪而不起,其膝磨烂至骨,山多砾石荆棘,赤脚往来其中,故世号铁脚云,如此三年。”他的功力可见一斑。小说中插入这一细节,正是作者之匠心独具。小说中还提到王处一在北京遇到郭靖时,被完颜洪烈手下暗算,中毒云云,也有来历。王处一是七子中最具“神异”的一位,他出名之后,被官府陷害,逼他喝下毒药,但是他竟然饮鸩不死,从此名声更著,金世宗召见他时,为了考察一下他的特异功能,也赐下毒药,他喝了还是没事,确实是很了不起的。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物是周伯通,顺带说一下。周伯通的资料少得可怜,翻来翻去也只找到一条:金世宗大定九年(1169)四月,宁海周伯通邀请王重阳到他家里住庵,庵堂名字叫“金莲堂”,王重阳就在这里建立了“三教金莲会”,仅此而已。这样看来,周伯通是王重阳众多供奉人当中的一位,既然能够提供建立庵堂的住所,家里还是很阔气的,而他的名字中有“通”字,可能本来就是道教信徒。小说中周伯通吃了黄药师的“九花玉露丸”后,说过一句很好笑的话: “你的药很好,难怪你名字叫做药师,那我的名字叫伯通,又是什么意思?”这句话是作者随意写的,很符合人物性格。我们不妨推测一下周伯通名字的来历,“伯”大概是排行,他应该是家中的老大,“通”字上文已有解释,古人起名字都是有规矩的,这样的推测并非毫无根据。周伯通是我最喜欢的小说人物,所以多说两句,至于小说中周伯通的其他行状,比如说他年轻时就与王重阳交好,因为耽于武艺,王重阳不让他出家云云,就是作者的虚构了。王重阳在终南山时确实有两位一同修道的道友,一个叫李凝阳,一个叫和德瑾,丘处机等称之为师叔的,不过没什么名气罢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