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谷一:歌声乘着春风来

穿着家常的衣服,黑发精致地挽成一髻,坐在面前的李谷一不同于舞台上的流光溢彩,却如冬日阳光般让人亲近。她手捧一杯清茶,眼角的笑意和清脆的话语,伴随茶香热气升腾起来。这是李谷一家的客厅。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这里的“三多”:鲜花多、阳光多、故事多。一如舞台下的她。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 - 责任编辑/星霓

如果说每一个从上世纪 80年代走来的中国人,心里都流淌着李谷一的歌声,这并不夸张。“文革”后,中国电影 打破样板式的千人一腔,电影中李谷一的深情歌唱应着人们心中的春风解冻。她独特的气声技巧,是带有先锋意味的 大胆尝试。一首《乡恋》,引发了新旧两种文艺观念的激烈论争。“俗话讲无声胜有声,《乡恋》像俯在耳畔的窃窃私语,是饱含情感的娓娓道来,富有人情味‘,你的声音你的歌声’——”她一边唱,一边做解释,有的歌唱的时候用“全气”,有的用“半气”。你能感受到,每一处气息和吐字都有极为讲究的力道。1983年央视首届春节联欢晚会,观众通过热线高密度点播,导演组递了好多轮条子给在现场的广电部部长吴冷西,《乡恋》终于在春晚得以“正名”。那个大年夜,包括《乡恋》在内,李谷一唱了9 首歌。她的歌声乘着春风而来,里面有观众潮水般的期待,也有一个时代

对文艺的召唤。“迈出第一步总是难的。”再忆那暴风骤雨般的过往,李谷一有了更深沉的感慨,“我们的文艺应该以人为本,歌始终是唱给大众听的。”《乡恋》之外,诸多闪光的“第一” 刻度了李谷一的艺术人生。比如,1982年李谷一着手创建中国轻音乐团,担任团长的她爆发了强烈的创作力,《难忘今宵《》故乡是北京《》前门情思大碗茶《》我和我的祖国》等传唱整个中国。再比如, 90 年代初,她根据自己的艺术实践首次 提出“戏歌”的概念,一直影响至今。六十载如白驹过隙,光阴载不走的是为人民为时代歌唱的情怀。不久前,李谷一和新生代歌手霍尊合作演唱了《一念花开》,这首古香古韵中国风的歌曲一上榜就赢得了不同年龄观众的心。“点击率相当高”,颇感欣慰的李谷一用手机播放给我们听,她的歌声如同摆脱时间的重力,青春依旧。“现在的歌曲激烈豪爽的多,抒情细腻的少。大刀阔斧容易遮盖细腻的东西,抒情歌曲在处理时更要细细琢磨。”虽年过七旬,但李谷一从未停止对艺术完美的追求和尝试。《山水》《龙文》《一路芬芳》《那溪那山》《大好河山耀中华》《你不来船不开》……最近一两年,她接连捧出这些新作。在一些社会活动中,她为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提出中肯的建议,经她指点的一些“好苗子”,也接连在音乐比赛中获得大奖。“唱《乡恋》时,我根本想不到文艺能像今天这般百花齐放。”回首40 年风起云涌,李谷一感慨万千。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她仍在思考:如何继续“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如何用更多好作品回报新时代。回顾 57年的歌唱生涯,李谷一深感从青壮年到老年的过程很快,回想自己从艺这57年,也算走过了一条漫长、艰苦而坎坷的艺术道路吧!音乐,是她人生的第二生命。她的工作、她的艺术追求与歌唱就是她艺术生命的全部。它们是一直伴随她走过这么多年的动力,这种感觉可能一直到她生命的结束也不会忘掉和丢掉,她会不断探索与创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