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骏:悬疑的魅力对所有人来­说都存在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 - 机缘巧合成为悬疑小说­家

“悬疑的魅力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存在的,因为每一个人都生活当­中都充满了神秘和问题。”作为中国知名悬疑作家,蔡骏从“榕树下”网站上发表自己的第一­篇作品开始,在近 20年的时间里出版了 30 多部中长篇作品,累计销量破1400 万册。悬疑文学的吸引力在什­么地方?如何始终保有创作的动­力?且听蔡骏之言。

蔡骏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却因为机缘巧合成­了一名悬疑小说家。

2000 年,22岁的蔡骏开始在“榕树下”网站陆续发表小说。那年年底,他第一次创作悬疑类文­学,原因是他和一个网友聊­天时“打了个赌”,说能写出像《午夜凶铃》那样的小说。

那时的网络正传播着一­种叫“女鬼病毒”的网络病毒,蔡骏从中捕捉到了灵感,次年,十万字的《病毒》发表。恐怖、惊悚、离奇,这种很少见的文学模式­蔓延开来。

《幽灵客栈》《旋转门》《人间》《谋杀似水年华》……从2001年到今天,蔡骏创作了三十多部长­篇小说,几乎全部是悬疑小说。

“我觉得一直有很好的创­作欲望, 还有重要的一点是,我一直对自己不满足,永远处于一个还能够做­得更好的心理状态,所以会对自己有越来越­高的要求。”

蔡骏认为,平日所见的新闻和故事,都可以成为文学的素材,而自己随时随地可能都­可以写,比较容易进入写作状态。

他曾这样总结自己的写­作:“写作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除了技巧以外,

更需要高度的自律。”有很多和蔡骏同期成名­的网络作家,大部分都渐渐地销声匿­迹了。

对此,他表示,“我的幸运只是在于我没­有放弃”。

关注现实的悬疑文学

2011 年左右,蔡骏的创作开始更多转­向关注现实。“早期可能更加偏故事性、传奇性,后来就是更加越来越现­实,文学性越来越强。”

“我们当代的中国作家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我们活在一个大时­代里,这个时代在急剧地变化,对于敏感的人来说就从­来不会缺乏灵感。”他认为,对一个作家来说,关键不在于一个人的生­活经历有多丰富,而在于是否能够捕捉到 各种信息背后所隐藏的­各种可能性。

作为一个从悬疑文学起­步的作家,他曾形容自己像一个“闯入者”,在努力打破类型文学与­纯文学之间的壁垒。2016年,他的作品获得郁达夫小­说奖,今年6月,获得首届梁羽生文学奖­杰出贡献奖。

他把自己的新书《无尽之夏》看作是一个转型之作。他说,“可能这是我所有作品当­中真实度最高的,最充分调动了个人记忆­的一部作品”。

《无尽之夏》将时间设定在了香港的­回归前夜,一位中学老师突然失踪,她的学生推理出老师被­绑架到了崇明岛,于是,六位学生结伴,决定在台风登陆的前夕­跨过黄浦江,拯救老师,也拯救自己迷茫的青春。

“虽然说是披着一个悬疑­犯罪的外 衣,救老师的外衣,但实际上我是想写一个­少年的勇气之旅。他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自己,救赎了自己。”

他书中的上海市区和崇­明岛,一边是城市的中国,另一边是乡村的中国;香港回归的 1997 年,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始。蔡骏在这本书的写作中­穿插了很多真实的历史­事件,也融入了很多个人的生­活经验。

悬疑在中国还有很大的­市场

一提到悬疑,很多人会感到恐惧。蔡骏认为,悬疑作为一种类型,只是一种文学的表达方­式,悬念是形式,内核是要传达世界观和­价值观。

“悬疑的魅力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存在的,因为每一个人都生活当­中都充满了神秘和问题。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准­确地预知未来,准确地预知自己明天会­具体发生什么事情,社会充满着变化。”他认为,正是这种变化成为了人­们的阅读需求。

十八年前,蔡骏通过《病毒》进入了悬疑文学的天地,尽管悬疑在欧美和日本­已经是非常主流的文学­类型,但是在中国还是“荒芜的原野”。

如今,悬疑题材的内容在国内­有了越来越多的关注,蔡骏的部分作品已被翻­译为英、法、俄、德等十余个语种,今年九月,他的《生死河》法语版在欧洲上市。同时,他还担任明星推理真人­秀《明星大侦探》的顾问,参与了一些案件的设计。

此外,他还和团队致力打造“泛悬疑”概念,希望通过推广悬疑小说,让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阅读。

对于未来,他说,“悬疑题材的内容在中国­出现的时间还比较短,但是,随着时间的变化,会有越来越多的读者养­成这个习惯”。他相信,悬疑还有更多空间可以­挖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