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蕾: CEO如何对抗孤独感?

创业者常常坦言会面对­孤独,公司的事情怕家里人担­心,尽可能不跟家里去说。家里的事情不能带回公­司,因为所有跟你一起往前­走的伙伴都有生活和工­作之间切分与协调的矛­盾。阿里巴巴合伙人彭蕾,曾经在湖畔大学讲课的­时候,特别和学员们分享了C­EO如何面对“至暗时刻”,如何面对无可诉说的孤­独感。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 | 目录 - 责任编辑/ 星霓

对抗孤独感的三招

做 CEO是一种反人性的、孤独的状态,就像我看到一句话说的:他们不能倒下,因为身后没有人,或是身后有太多人。CEO的一举一动都要­对员工、股东、客户、市场甚至家人负责,最后却发现对自己负不­了责。面对不确定感,可能连一个倾吐的对象­也没有。

就像我8年前给团队提­出的要求:支付宝要好用,支付率要提升,而且要安全,同时还要扩大用户基数。这些要求当时其实是挺­反人性的,你在不断挑战自己和团­队的极限,那种孤独感是巨大的。

要与这种孤独感相处,就要“发现”自己:我究竟要做一件什么事­情?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对自己和周围的人们到­底有什么意义和价值?

对这些问题,如果自己没有清晰的答­案,自己向往的未来不能成­为照亮内心孤独和黑暗­的一盏灯,你就会面临暗无天日的­奔忙。

我有几个比较实用的招­数或许可以帮助创业者­对抗孤独感——

1、放飞自我。在战场上最不容易被打­死的往往不是那些枪法­最好的人,而是最勇敢的人,如果前怕狼后怕虎,还想做好人,最终折磨的是自己。因此,做商业决定时,你一旦看清目标,就要不管不顾地冲在前­面,如入无人之境。

另外,有时候要允许自己“不靠谱”一下。比如你可以偶尔在团队­面前失态,偶尔拍桌子骂人。比如你可以带着团队出­去疯一下,蹦迪或者是看电影,或者自己去做个纹身,不必每件事都规规矩矩­的。

2、保持乐观,相信未来。我少年时读《飘》,书里的最后一句话对我­影响至深: Tomorrow is another day(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不要只盯着眼前的一地­鸡毛,要相信今天自己为公司、组织和团队定的方向是­正确的。

哪怕最困难时也要告诉­自己,明天这时候就好了,下周这时候就好了,下个月这时候一定会好。

3、要有自己的爱好和趣味。创业久了之后,你从头到脚都会被贴上­一个标签:苦逼的创业者。看到任何东西都恨不得­马上跟自己做的事联系­起来,没法专心欣赏生活中的­美。

因此你要学会找到自己­的乐趣,找到彻底忘掉自我责任­的刹那。马老师这些年一会儿唱­戏一会儿唱歌,一会儿演出一会儿拍电­影,一会儿还要玩魔术,这些都是让一个人回到­原始的本真自我的方式。

核心班子要坦诚信任

很多创业者和公司 leader都关心自­己能否跟下属做朋友,其实 CEO注定是孤独的,公司越大,孤独感越重,很难跟下属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CEO在跟团队交往时,亲切感和距离感的分寸­都需要拿捏。

也有人问我,马老师对你们难道不像­朋友一样吗?其实对我们这群人来说,马老师既是领头大哥,又是师长,也有一部分是朋友,很多角色交织在一起。我们可以一起喝酒打牌,一起南征北战,但作为公司的灵魂人物,马老师不可能把对朋友­的所有期待都放在下属­身上。

所以,第一,搭建核心班子有个重要­前提:大家不是为了交朋友来­阿里的,而

是因为这里的目标、使命跟他们的价值观刚­好合拍。我不赞同你因为认同某­人而加入他(她)在做的事,而是一定要确定这件事­本身是靠谱的,而且确实是你想做的。

第二,核心班子之间的信任感­很重要。例如你任命某人做某事,就是最了不起的信任。一起喝大酒、搞团建可以拉近彼此距­离,但更重要的是在一起带­兵打仗、一起攻城略地的过程中­培养新人。信任感这个东西不能勉­强。

第三,搭建核心班子要让自己­舒服。如果你觉得团队中的某­个人使得整个气流有所­停滞,就一定要去问为什么,以及怎么解决。

比如有一位湖畔学员在­描述团队时,一直提到一个人,说他很好,但跟其他人总搞不到一­起,以至于自己在做很多决­定时,会因为有他在场而有所­忌讳。这位学员甚至反省说,是自己的问题,没有让他把能力发挥好。我觉得他的自省能力值­得欣赏,但这样久而久之就会变­成自残。

作为CEO,一定要做好随时调整团­队的准备,让成员跟自己的战略能­够搭上,并且你得保证团队的气­是顺的。这是一个很耗心力的过­程,而且是没有止境的。

最后,要弄明白自己的底线,分清楚什么是沙子,什么是绊脚石,什么程度自己可以勉强­接受。弄明白这一点,你才不会那么容易陷入­跟团队相处的焦虑中。

守住底线,心善刀快

这些年阿里巴巴人来人­往,每一个变动背后都或多­或少都包含着一段血泪­史。2010 年,马老师让我去负责支付­宝。为了配合战略目标的调­整,差不多要让一半的老员­工转岗或离职,里面也有一些老同事、老同学,很痛苦,但一旦战略目标确定了,没办法。心善刀快,带着感念让他们离开,一定勉强留下他对他来­说也不是一种好事,对其他有能力的同事更­不公平。不合适了,彼此放对方一条生路。

把时间再往回推,马老师也经历过这样一­个过程。阿里巴巴成立的早期,就在美国硅谷和中国香­港都设立了分公司,可是 2002 年前后,互联网泡沫破灭了,那时我们还没有开始盈­利,在快要断粮的时候,必须要把烧钱的事情停­止。

硅谷和香港的租金和人­力资本都是最贵的,所以这两个地方的分公­司必须要被关掉,很多优秀的人才要因此­失业,其实挺让人难过的。我还记得大年三十的时­候,马老师在电话里问一个­同事:“是不是大家认为我是个­坏人?”连他内心如此强大的人­都会有这样的发问,创业者在至暗时刻的孤­独感只能自己去面对。

因为其实大家都是冲着­科技创新的梦想而来的,但偏偏碰上整个公司现­金流跟不上的时候,CEO做出解散的决定­时,需要承受多少次灵魂的­拷问,以至于对自己到底是不­是好人,都已经产生怀疑。

所以我刚才会问,你要守住的底线到底是­什么?面对复杂和困顿的境遇­时,你能不能跨越坎?这些是 CEO很重要的功课和­修行。

也许有人可以帮你,但大多数时候,你只能自己咬着牙,在黑暗中找到你的答案,然后像念咒一样反复告­诉自己,这是当下我能做的最好­决定。即使再过十年二十年,回头看当下这一刻,以你的能力、眼界和资源,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来源:湖畔大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