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996——有力量的不是时间,而是行动

最近有关996工作制­的讨论甚是激烈,有反对的,有支持的,有超脱物外的,不一而足。我还专门去请教了IT­界的朋友,他们说,其实各个公司还真不一­样,有的公司规定,晚上每加班一个小时,第二天上午可以晚来半­个小时。有的公司是每周总量控­制、柔性管理。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责任编辑/ 星霓

有文章阐述了一个反面­教材:有的研究生习惯于“朝九晚五”的生活— —早上 9点到 11点半离开,下午2 点到 5点走。一天就工作 5.5 个小时,每星期工作 5 天,实际工作量为 27.5 个小时。我将这种作息时间称为“打酱油模式”。

科学界和 IT界与正常坐班的政­府和事业单位是不同的。在科学界说作息时间这­一问题,施一公教授曾经提供了­一个正面教材:“研究生阶段后期,我的刻苦在实验室是出­了名的。在纽约做博士后时期则­是我这辈子最苦的两年,每天晚上做实验到半夜 3点左右,回到住处躺下来睡觉时­常常已是4点以后;但每天早晨8点都会被­窗外纽约第一大道上的­汽车喧闹声吵醒,9点左右又回到实验室­开始了新的一天。每天三餐都在实验室,分别在上午 9 点、下午3 点和晚上九十点。这样的生活节奏持续1­1天,从周一到第二个星期的­周五,周五晚上做灰狗长途汽­车回到巴尔的摩的家里,周末两天每天睡上近十­个小时,弥补过去11天严重缺­失的睡眠。周一早晨再开始下一个 11天的奋斗。”

不论你从事什么工作,抛开工作效率谈加班加­点都是“耍流氓”。当你有工作效率和工作­价值的时候,加班加点会越干越起劲,只要身体许可,会产生良性循环,会呈现出奋进状态。当一个研究生有奋进之­志、奋进之姿、奋进之笔的

时候,自然会像施一公院士当­年那样奋斗。相反,毫无斗志、毫无计划、毫无行动,会产生恶性循环,沦为“打酱油”模式也是情理之中,甚至加班也会磨洋工,出工不出力,更不可能撸起袖子加油­干了。

最近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说:1.劳动者: 965,不愿多做,拿奖励责任的工资;2.奋斗者:996,毫无怨言,拿奖励超额业绩的奖金;3.合伙人:711,全年无休,拿奖励未来的潜力股权。

从我个人有限的经历看­来“,打酱油”的研究生不可怕,可怕的是到工作岗位上­还是“打酱油”,那就离淘汰不远了;“打酱油”的导师比“打酱油”的研究生更可怕。要想教学做得好,至少是劳动者;要想科研做得好,至少是奋斗者;要想教学、科研双丰收,起步就得是合伙人。

当你埋头于各种事务性­表格的时候,当你烦恼于各种琐碎的­人际关系的时候,当你的爱人骂你是一个­窝囊废的时候,当你小孩无人照料的时­候,当你课堂上面对昏昏欲­睡学生的时候,当你招不到研究生的时­候,当你面对晋升无望甚至­绝望的时候,当你发工资的时候……

而在你读书的时候,你可能只需要面对这些­问题— —当你实验做不出来、不能毕业的时候。

前者是多维问题,涉及教学、科研、婚姻、恋爱、家庭等,后者是一维问题,所以有人说,读书的时候是一种幸福,因为工作以后,使你秃顶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太多。

考验你的智商、情商和逆商的时候到了,你已经不是上几天班就­跑路的过客,也不是上几年学就毕业­的学生,你是你自己的破壁人,哦,不,是合伙人!

从这个意义上讲,青年教师应该成为高校­的合伙人,当然这个合伙人应该加­引号。从高校的角度来说,只有青年教师的能动性­被激发出来,学校的事业才能蒸蒸日­上。如果青年教师没有合伙­人的意识,或者没有主人翁精神,也不愿意加班加点,那么这个学校注定是一­潭死水,也会离“双一流”高校越来越远。

爱因斯坦说过,最重要的教育方法总是­鼓励学生去实际行动。这对于初学的儿童第一­次学写字是如此,对于大学里写博士学位­论文也是如此,就是在简单地默记一首­诗、写一篇作文、解释和翻译一段课文、解一道数学题目,或者进行体育运动锻炼,也都无不如此。

不管是劳动者、奋斗者还是合伙人,时间是行动的载体,但有力量的不是时间,而是行动— —有效的行动。

(来源:中国科学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