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文创,不能止步于卖萌

近日,陕西历史博物馆举行的­一个特展通过拟人的手­法,罗列了鎏金铜马的姓名、性别、民族、籍贯、主要经历、自我评价等,有的人觉得生动活泼,但也有人觉得太不严肃­不能接受。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责任编辑/ 星霓

其实,自从故宫系列 IP成了网红以来,我国博物馆文创事业也­迎来了春天。古老文物开始变得“能说会道”,帝王将相也开始各种卖­萌,努力契合着当下人们尤­其是年轻人群的文化消­费需求。有一组数据显示,2018 年博物馆参观人数已达 10.08亿人次,其中“90”后占比 43.2%,“95”后占比 24.9%——古老的博物馆正在变得­越来越年轻。

与此同时,博物馆文创周边产品发­展势头迅猛,博物馆的“带货”能力也越来越强。如今,年轻消费者看重的不再­是物品的使用功能,附着在商品上的设计感­与文化气息才更能吸引­他们慷慨解囊。

不过商机与利益面前,吐槽与尴尬齐飞——为了卖萌而卖萌,为了文创而文创,有些博物馆似乎有发力­过猛之嫌疑。譬如某博物馆文创商店­中售卖一款纱巾,其图案设计灵感来自于­馆藏文物——汉代铭旌。铭旌者,古代葬礼中使用的塟具­也。《周礼》记载:“大丧,共铭旌。”这种习俗至今在我国部­分地区仍有保留。把这种形制的纱巾挂在­脖子上,似乎有些不太对劲。还有的博物馆动辄就

将藏品符号作成 U 盘、冰箱贴,有的展馆甚至还谋划推­出木乃伊形象的巧克力……此类文创产品的共同特­点是,其设计者都缺乏对文物­内涵、历史背景及相关知识的­了解,仅仅用现代审美眼光,将文物作为灵感来源而­非文明传承载体来看待。加之国内文创市场尚处­于早期蛮荒阶段,授权混乱、产业链条不畅、从业者素质高下不等,出现创意匮乏、品质平庸甚至闹出笑话­的作品,并不令人意外。

虽然我们理解博物馆也­要“恰饭”这一事实,但卖萌、“带货”毕竟不是博物馆的目的,传承文明才是。为了适应形势、市场需求而忽略了文化­背景、文明传承,才是丢了西瓜捡芝麻。在这方面,国内外都有他山之石可­供参考。故宫博物馆作为开此风­气者,提出开发产品三要素:故事性、传承性、元素性。正如前任馆长单霁翔所­言:博物馆要有尊严地进入­市场。这份尊严,其实就是对文化及历史­的深刻理解。

讲好本地、本国历史与文明的故事,把握住文物核心内涵,恰当地开发商品的文化­属性,才是博物馆们应该走的­道路。

(来源:科技日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