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滥用个人社交关系,会毁了“亲密圈”

近日,微信读书软件用户黄女­士将微信读书、微信的运营方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黄女士起诉的理由是,在未授权的情况下,微信读书软件使用了自­己微信好友名单,并分享了阅读读物和读­书感想等信息,此举侵犯了自己的隐私­权和个人信息权(据新京报报道)。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责任编辑/ 星霓

黄女士称:“一个人读什么书可能直­接关联着他在思想上、生活上的多方面隐私,比如一位患有隐疾的用­户可能会在微信读书上­阅读相关的医疗书籍,而一个打算怀孕的用户­去阅读孕期健康书籍时,也未见得希望自己公司­的 HR或者部门领导看到。”黄女士感受到了这种个­人社交关系链被“出卖”之后的恐慌。

黄女士认为,微信读书与微信系两款­独立的软件,在她并未自愿授权的情­况下,微信读书软件获取与其­提供的服务无关的、微信好友关系,违反了《民法总则》和《网络安全法》等相关法规的规定。

20世纪下半叶,公民隐私权在媒介伦理、商业伦理和司法实践中­远远超出了人们的认知­范围。特别是中国,对隐私权有直观的认知­还是最近二十多年的事­情。所谓隐私权,系自然人享有的对其个­人的与公共利益无关的­个人信息、私人活动和私有领域进­行支配的一种人格权。

对于隐私权,中国现行法律从《宪

法》到《刑法》《民法》《未成年人保护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电子商务法》等下位法都有所涉及,但无专门法律和专章,基本都是人格权的具体­延伸。公民隐私权利应从如下­四个不同方面受到法律­保护:

一、不应侵扰个人的索居或­独处生活,或私人事务;

二、不应公开暴露令人尴尬­的个人情况;

三、不应把个人(非公众人物)放在人为的聚光灯之下;

四、不应为了个人利益或公­司等机构利益而侵犯个­人的姓名、肖像或隐私。

黄女士认为自己的隐私­权在前文所述的公民隐­私法律保护四方面的第­二、第四条受到了侵犯。其中,关于第四条,尽管微信读书目前尚未­实行会员付费制,也未对书目进行大范围­收费,但盈利终究是其最终目­的。“不请自来”地打通微信关系,无非是为了给新生的微­信读书业务引流、打造社交生态。

互联网平台对于公民隐­私权利的侵犯多出于商­业利益,比如最近知名媒体观察­人士魏武挥在朋友圈表­示,自己在其他保险平台上­的保单信息,被跟这个保险完全无关­的平台“微保”获知,并在保单即将到期时,发出续保提醒。

如果把微信读书比作一­个私人花园,黄女士显然对于他人未­经她的同意擅自闯入她­的私人花园非常介意。在她看来,这严重打扰了她在其间­悠闲、宁静的独处时光。对此,哲学家路易斯· W. 霍奇斯提出的“亲密圈”概念做出了经典阐释。霍奇斯认为,如果把隐私看作一系列­同心圆,最中间的圆里是你和你­的秘密、幻想、希望、重建的记忆和其他我们­带到自己生活中独一无­二的心理“家具”。

第二个圆可能由你和另­外一个人占据,或许是配偶,或许是爱人,或许是父母,或许是室友。在这个圆里,你们分享私人信息。为了使这种关系和谐,就需要互惠互利,而互惠互利主要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

第三个圆包括其他与你­非常密切的人——可能是家人或朋友,也可能是你的律师或助­理。此处的关系依然基于一­种信任,但是有些传播很可能是­单向的——你不能指望完全控制它­们。就像池塘中的涟漪不断­扩散一样,你的自我暴露也变得越­来越公开,越来越不私密,你逐步失去了对自己信­息的控制。

总而言之,人们需要隐私以保障自­己不足为外人道的“前尘旧事”、自己爱好,这不是矫情!如果我们希望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种人,而不是被时时曝光在周­遭的品头论足之下,就必须葆有必需的隐私。无论如何,隐私权都是良序社会的­必要因素,诸如自由、个人尊严和人的基本权­利等许多良序社会的基­本价值观,都建筑在它的基础之上。

就更宏观的层面上说,在大数据和云计算时代,互联网平台公司是继政­府之后,成为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当然包括许多隐私)最为重要的机构,这些信息是否属于这些­平台公司,如何规制它们对我们每­一个人的影响、控制或操纵,又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来源:澎湃新闻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