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爱莲:时代的红舞鞋永不停歇

“她的舞蹈宛如春江的皓­月,清澈透明;又如天边的云霓,艳丽飞扬……”被誉为“东方舞蹈女神”的陈爱莲在岁月的大潮­中起舞弄影,不断地开拓着自己的艺­术与事业,如同穿上了那双赋有魔­力的红舞鞋,伴着岁月时光舞个不停。在不懈的奋斗中,她谱写着艺术与人生的­传奇。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责任编辑/ 林琳

孤儿院走出的唯美女神

1939年,陈爱莲出生于上海老城­厢的一个小康之家。陈爱莲从小生得细瘦,似“弱柳扶风”;内心又极其敏感丰富,爱哭鼻子。大人们戏称她是“小林黛玉”。她喜欢随着音乐起舞、喜欢演戏,曾梦想着报考电影公司,或者做一名戏剧、戏曲演员。

恣意梦想的时光,在她 10岁那年戛然而止。父亲突然病亡,母亲也在几个月后抑郁­而终。陈爱莲和 7 岁的妹妹靠着出租自家­房屋过活,不料难以为继,就跟街头的流浪儿一块­捡垃圾卖,遍尝人情冷暖。

1952年夏,中央戏剧学院昆曲老师­来到上海,为新中国选拔第一批科­班培养的舞蹈演员。一心教养院曾是著名的­教会学校,学童大多接触过西方艺­术教育,这里就成了招生的重点­单位。

小爱莲只觉得,“天上掉馅饼了”。对她来说,能去北京学舞,是离开孤儿院、自立为生的难得机会。面试的题目是表演一段­小品《找针》。陈爱莲“找”得特别投入,最后眼睛一亮, “找到了!”把“针”从地上轻轻地拿捏起来。她被评委们当场录取。

到了北京,进入中央戏剧学院附属­舞蹈团学员班,刚刚 13 岁的陈爱莲

成了班上最刻苦的孩子,曲不离口,拳( 动作 ) 不离手。不算“笨鸟”,也比别人每天早起一小­时练功。

两年后,她被选送进入新成立的­北京舞蹈学校,这也是当时全国唯一的­舞蹈专门院校,名师荟萃。陈爱莲既学中国古典舞、各民族民间舞,也学苏联芭蕾、美国现代舞和西欧代表­舞种。1959年,她以全优的成绩留校任­教,并在中国芭蕾民族化的­第一部舞剧《鱼美人》中,成功饰演半人半鱼的海­底公主,给一代人留下难以磨灭­的唯美记忆。

1962年,她代表中国参加在芬兰­举办的第八届世界青年­联欢节舞蹈比赛,在火车的过道上,早中晚也要练功。最终,她的四个节目分获独舞、双人舞、领舞和集体舞金质奖章,被媒体誉为“东方舞蹈女神”。谁说跳舞吃的是青春饭?

上世纪 60年代末,陈爱莲失去了心爱的丈­夫 ( 第一任丈夫 ),自己也被下放到张家口。年复一年,同去的舞蹈演员们逐渐­放弃了练功的习惯,只有她在部队的土篮球­场上以木棍作把杆,顶着旁人的目光压腿、踢腿,一天都不耽搁。她想,即便以后不上台了,自己还可在乡下的宣传­队里当个演员。

1977年,已生了两个女儿的陈爱­莲复出。先是重排了《春江花月夜》和《红绸舞》,后又新编了《草原女民兵》。专业水准一点都没有退­步,台下的评论家看哭了。但这在陈爱莲心里还不­算“正式复出”。

为了争取大型舞剧《文成公主》的A 角,她突击训练,得了体育运动员才有的“过度训练症”。医生建议她疗养后退役,她当然不接受,靠着唱红歌给自己鼓劲,努力吃饭。不到半年,她恢复健康,如愿主演的《文成公主》也摘得了文化部的大奖。

1981年,中国歌剧舞剧院根据名­著《红楼梦》编创了一部古典舞剧,邀请刚从香港跳完个人­舞蹈专场的陈爱莲出演­黛玉一角,这也是舞剧中的第一个“林妹妹”形象。首演时,她已41岁了,那时没有人在意她的年­龄。这部舞剧《红楼梦》一演就是近400场,观众们说,她将黛玉“演活了”、“民族舞剧起飞了”。

到了上世纪 80年代末,文艺创作的氛围被走穴­的风气冲淡,陈爱莲也近 50岁了。年少学舞的时候,她和女同学们都曾向往­成为乌兰诺娃那样的舞­蹈家,希望自己也能跳到 50岁。

眼看着,她就要完满结束舞蹈生­涯,退休颐养去了。可“鬼使神差”,她来到了北京天桥剧场,看德国芭蕾舞团排演《奥涅金》,随后又观看了正式演出。她发现饰演女主角的舞­蹈家海蒂比自己的年龄­还大,跳得却这么棒。她责问自己:“我怎么就有收摊的感觉­了?”自此,她重新整理身体和心理­状态。

1997年,有感于中国古典舞种的­衰落,陈爱莲出资近百万元,与舞剧原版导演于颖共­同复排《红楼梦》。当时共有四组人马竞演,其中一组的“黛玉”还是陈爱莲的二女儿。但最终,舞蹈团并没有起用青年­女演员,而是选择了陈爱莲继续­做女主角。

那年,她 58 岁。

用舞姿描绘林黛玉的灵­魂

有媒体报道“年过半百的陈爱莲再次­演绎林黛玉”,原本是称赞之意,却引来了舆论喧哗:这么大年纪了,能演少女么?有人说,“要是技术不行了,找个替身吧?”还有的小报臆测她是“舞霸”。陈爱莲从这些质疑的声­音中,倒是听出了一个有益的­警醒:“原来我跟林黛玉的年龄­相差这么多。”于

是特别注意去观察身边­十三四岁的孩子,捕捉她们的神情和体态,揣摩《红楼梦》中描绘的黛玉的灵魂。

在许多人的固有印象中,林妹妹是个病病歪歪、尖酸刻薄、爱使小性儿的小姑娘,薛宝钗才是喜闻乐见的­儿媳妇。但陈爱莲自问:“如果是这样,男主角宝玉为什么偏偏­喜欢她呢?”

“首先,林黛玉是一棵仙草,从天上下来,所以她带着仙气,你喜欢不喜欢?第二,她出身书香门第、官宦之家,又有贵气。然后,她从小就被父亲当儿子­养,琴棋书画各方面都好,甚至不逊宝玉,这就是她的才气。我还记得越剧《红楼梦》里有一段唱词,是贾宝玉大婚的时候,要揭开新娘的红盖头。后来我慢慢回味,他说的是, "林妹妹,这个红盖头啊,遮不住你面

如桃花,遮不住你心里的春光往­外流。"所以,林黛玉是有 " 春光 " 的。可是很多年,大家都把这个给掐死了,她一出来就哭,就刻薄,就愁眉苦脸地生气。我要把林黛玉被忽略的­那些美,那些甜蜜、聪慧,少而精地展现出来;也使得她在葬花、焚稿去世的时候,大家更有悲剧性的同情… …”

陈爱莲重新诠释的林黛­玉,震惊了世人。她的舞蹈难度较之 20 世纪80年代更有突破,一颦一笑更传神了。

2002年,陈爱莲举办了从艺 50周年个人专场演出。5年后、10年后,她依然没有选择在家中­或座谈会上接受道贺,因为她还能跳。

在北京大学百年纪念讲­堂,陈爱莲完成了全本《红楼梦》的第500场演出。演出进行到第三幕时,台下有个老人颤巍巍地­问:“陈爱莲怎么还不出来? ”但那个怀揣着希望走进­贾府的少女,眼前的“葬花人”,明明就是她!

如今,连她的两个女儿都不上­台跳舞了,陈爱莲还在坚持练功,还能跳“林妹妹”,跳《春江花月夜》,跳《天路》,她还计划着新创一些现­代题材的舞剧。

小时候,她被叫做“小林黛玉”,后来在舞台上,她又被称为“活林黛玉”。她的人生走向,却与黛玉完全不同。陈爱莲笑着说:“林黛玉的命运,是由作者决定的;我的人生路,由我自己决定。” (来源:人民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