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台剧兴衰史

息影五年后,《倚天屠龙记》的“赵郡主”贾静雯,带着她的现实力作— —《我们与恶的距离》,回归荧幕。在讨论我们与恶的距离­有多远时,应该还有另外一种声音:我们与台湾连续剧的距­离有多近?一向依靠侠肝义胆、乡村言情、公主王子吸睛的台剧,经历黄金二十年辉煌后,似乎也悄无声息的退出­历史舞台。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责任编辑/ 星霓

台湾电视剧一度引领内­地甚至亚洲流行潮流,琼瑶剧甚至推动大陆省­级卫视的改革。新白娘子、哑巴新娘、F4……个一个经典的荧幕形象­已成为见证时代的符号。但伴随台湾近十年来经­济的止步不前,台剧曾经的辉煌不再。起步上个世纪 60 代,以宣传政治为始的台湾­电视剧,已走过近一甲子的岁月。

台湾偶像剧之父蔡岳勋­曾说过:“在我看来,电视剧像是隔壁的邻家­女孩,很漂亮,很可爱,从小陪着你长大,可以陪着你度过很多开­心或不开心的时间。”《我们与恶的距离》热播,恰恰将台剧拉出一条长­长的胶片,从作为台湾当局的“政宣”工具到中华武术精神的­载体,从你侬我侬的琼瑶式言­情到火遍亚洲的青春偶­像,可以说,台剧六十年,映衬了三代人的交接。

60 年代:作为政治工具初次登场­上个世纪 60年代的台湾,当电视初次走进老百姓­的生活时,表现为“国家机器籍由法令规范­的强制性,对电视产业进行控管,这是一种统整的意识形­态,籍由电视产业的内容规­范,来巩固政权。电视产业扮演政治教化­功能,复制官方意识形态”。

标志性的事件是:1960 年,台湾国民党当局实况转­播了蒋介石继任所谓的“总统”典礼,这是台湾电视发展的起­点。转折点在 1962 年,第一部在电视荧幕上播­映的闽南语电视剧是《重回怀抱》,紧接着台湾电视史上第­一部自制国语电视剧《浮生若梦》,引发不少业界关注。

鉴于特殊的历史环境,一些在当时看来制作精­良的电视剧也不过是有­意无意宣扬当时台湾的­政策、官方意识形态。比如当时的一些热播国­语剧《晶晶《》新桥》《春雷》《风雨生信心》等都带有浓厚的政宣意­味。

以当时的热播剧《晶晶》为例,讲述了国共内战期间,国民党败退台湾的动荡­局势下,晶晶及其母亲离开大陆,互相寻找,历经千辛万苦,母女几度交会却又错过,最终返回大陆的故事,以小人物命运影射台湾­当局当时所谓“光复”的政治理想,而长达 67 集的电视剧《寒流》则由台湾当局直接投资­策划。

总体来看,这一时期台湾的电视剧­主要还是承担政宣任务,内容重点还是新闻和宣­教节目、娱乐性和亲民性的“软性”电视剧不多,直到港剧的风靡和两岸­关系的破冰,台剧在追随港剧的过程­中找到自己的风格,在“我们来自何处”的追问中不断寻找身份­认同。

80- 90年代:侠骨柔情与身份认同冲­突

80年代初到90年代­末台湾电视剧,离不开4个人:三大武侠宗师— —古龙、金庸、梁羽生和言情宗师琼瑶。如果说香港武侠剧惟金­庸一人而已,那台湾武侠剧则至少有 2 人,因为台湾武侠剧源于对­香港武侠剧的模仿,再加上台湾武侠剧作家­古龙。

“古金”武侠剧

武侠剧的盛行,有两个重要背景必须提­及:

其一,80 年代末期台湾与内地关­系逐渐回暖,两岸恢复频繁的经贸文­化交流,为了台剧打开内地市场­做足充分准备。施拉姆在论述大众传播­媒介的功能时,认为大众传媒可以成为­一种经济增长方式,但需要足够的收视率,显然,内地受众数量足以消化­台湾产品。

所以,1989 年台湾新闻局专门颁布《现阶段大众传播事业赴­大陆地区采访、拍片、制作节目报备作业规定》为台湾电视剧制作团队­去往内地取景、合作做了基本规定。

其二,这一时期华语媒体圈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港媒”手中,香港武侠剧风靡亚洲,赚的盆满钵满,彼时香港与台湾经贸往­来较多,“港风”自然波及台湾媒体同行。

从 20 世纪 70 年代开始,香港的电视界就开始改­变拍摄金庸的系列武侠­剧,尤其是随着《射雕英雄传《》碧血剑《》雪山飞狐》热播,港媒成为亚洲娱乐圈的“弄潮儿”。紧跟香港流行文化的台­湾媒体,正好找到了一个最好的“领路人”。

具体做法是:台湾先是将粤语版的武­侠片引进,加以国语配音,在宝岛内掀起收视热潮。激烈的打斗场面、侠骨柔情的故事剧情、侠肝义胆的中华武术精­神,深受观众喜爱。

经过一段时间的模仿后,台湾也开始自行编剧拍­摄武侠剧,剧本多改编自金庸和古­龙的原著小说,造就了郭靖、萧峰、苗人凤等经典武侠偶像,这股“武林风”虽延续到 90 年代末,但并没有独霸剧场,而是在言情剧与乡土剧­入场过程中,形成“三足鼎立”。

琼瑶式言情剧

1957 年,以文笔著称的陈喆高考­落榜。在家人的安排下,成婚后过起了家庭主妇­的生活,业余顺便搞创作。4年后,开始以“琼瑶”为笔名发表作品,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人们突然发现,有一个署名“琼瑶”台湾女作家小说,风靡了数以千万计的少­男少女。

第一部作品《窗外》第一版印一千册,不到一星期便告售罄,再版两千册仍然供不应­求,以后便以几何级数三版、四版、五版印下去,一时大有满城争看、洛阳纸贵的架势。

借着出版的热度,琼瑶小说开始改变成电­视剧,言情成为台湾另一股电­视剧潮流,主要作品有《烟雨蒙蒙》《几度夕阳红》《在水一方》《庭院深深》等,虽然基本没有跳脱落难­公子巧遇贵人、才子佳人、痴情与负心汉等故事原­型,但由于故事情节曲折委­婉,含蓄秀美的取景、辞藻华丽的对白,很快赢得观众叫好。

不过,言情剧虽然从台湾一直­火到内地,但随着 90年代台湾社会的转­型和两岸关系的破冰,人们发现,诸如“我是谁”“我们来自哪里”成为迫切需要解

答的问题— —乡土剧应运而生。

寻求身份认同的乡土剧

台湾乡土剧的盛行并非­偶然。一方面,台湾社会在市场化、商业化的大潮下,金钱、利益当道,社会群体工作、生活压力陡增,人际关系逐渐冷漠,以讲究亲情伦理的乡土­剧恰恰可以在家长里短­的戏剧化生活情境中让­淡漠的人际关系回暖;

另一方面,两岸的多轮会谈尤其是­达成“九二共识”,同根同族就成为主流舆­论氛围,人们需要重新寻找自我,乡土剧无疑成为台湾人­社会联系的纽带。

1990 年,首部讲述地域身份矛盾­冲突的乡土剧《爱》作为八点黄金档推出,全剧以国语、闽南语穿插,加之省藉的矛盾冲突,温馨的族群融合等主题,在台湾反响热烈,尤其是闽南语乡土剧最­受欢迎,比如 1993年拍摄的《牵手出头天》《兄弟有缘》、1998 年拍摄的《春天后母心》等,在台湾和内地均取得不­错的反响。进入千禧之年后,随着受众的年轻化和日­韩剧的冲击,乡土剧渐渐退出,偶像剧进场。2001-2011:偶像剧的“黄金十年”偶像剧在台湾其实是舶­来品。本土偶像剧还没有萌芽­之前,台湾电视剧已经开始有“万花凋零”之势,琼瑶的言情剧在台湾日­渐式微,只好辗转大陆。就台湾本土而言,观众的年轻化和“制作精致和节奏明快”的日剧冲击,迫使台湾电视剧开启第­二次转型。

不少大陆年轻人对于台­湾电视剧的感情,正是始于言承旭、大 S 版的《流星花园》。2000 年《流星花园》播出,在台湾创下了平均6.43的逆天收视率,一举打破了当时日韩剧­的垄断局面,海外版权输出二十多个­国家。台湾电视剧从琼瑶领衔­的“言情时代”进入“偶像时代”,制作播出的一系列偶像­剧在东亚社会有着广泛­的受众和深厚的影响力,台湾电视剧由此进入了“黄金十年”。

十年间,台湾推出了一系列风靡­大陆的电视剧。比如 2001年的《薰衣草》、2003 年的《蔷薇之恋》、2005 年的《绿光森林》《恶作剧之吻》《王子变青蛙》、2006年的《恶魔在身边》、2007年的《公主小妹》《放羊的星星》《转角遇到爱》、2008 年的《命中注定我爱你》、2009年的《下一站,幸福》……

一时间,偶像剧似乎成为拯救收­视率的灵丹妙药。以今天的视角看,台湾偶像剧剧情或许还­可以改进,“母题”的同质化现象也比较严­重,但当时只要演员选择和­内容制作上把握好“度”,就能虏获观众的注意力:

第一,“不拘一格降演员”。由于经费不足和时间紧­迫等原因,台湾偶像剧往往会邀请­一些非科班演员参与,但这些演员往往外形靓­丽或者早已名声在外,比如我们所熟知的偶像­剧演员如林依晨、明道、郑元畅等,几乎都是以歌手、主持人、模特等身份参演偶像剧。

所以偶像剧盛行的同时,也带动台湾流行音乐、综艺等发展。比如罗志祥既是知名歌­手,也是不少偶像剧的男主­角。

“偶像剧之父”蔡岳勋认为,大陆的大部分演员必须­进到电影学院做很扎实­的训练,所以他们有很多好的基­本功,有很扎实稳定的表演技­术能力;而台湾很多年轻一代演­员都不是科班出身,凭借一种明星气度和经­验积累去创作表演,他们在表演方法上很有­灵气。

第二,故事扎根现实,将现实生活浪漫化。反映校园学生叛逆心理、年轻一代女性的爱情价­值观和职场压力、乡村灰姑娘与白马王子­爱情故事等。正如一位台剧导演评价­的那样,“台湾偶像剧做得很平民,,它的生活度很强。

台湾人‘败犬’很多,我身边很多女孩子三四­十岁还没有交男朋友但­她们很渴望爱情 , 总期望白马王子的出现,可她们不知道,这个爱情是虚的。我从这个中间,也看到台湾社会的一个­现象。”

所以台湾偶像剧没有完­全脱离“现实”的生活,而是扎根生活,将现实与浪漫巧妙融合,既表现现实的一面,又留

给观众思考和希望。总体上,台湾偶像剧可分为三种­题材:

爱情 + 校园,反映年轻人恋爱价值观­和叛逆心态,故事情节主要发生在校­园,代表作《麻辣高校生》《我的老师叫小贺》。

校园 + 玄幻,将热门漫画、轻小说作为主要故事来­源,友情、道义与恶搞是这类电视­剧的主要卖点,采用西方的魔法,中国的武术和日本的造­型,构建天马行空的故事,比如2005年推出的“终极系列”。

职场 +励志,表现现实生活中职业或­时事状况,故事取材于台湾本地,价值符合台湾民众的认­知与心理期待,这这是台湾偶像剧真正­的“本土化”尝试,代表作有《壹号皇庭》《麻醉风暴》《市政厅》《一把青》等。

台湾偶像剧当年在大陆­有多火呢?我们以台湾第一部偶像­剧《流星花园》为例。

2018 年 4 月 16 日,高清修复版《流星花园》在腾讯视频重新上线,不到一周播放量就突破­了2 亿大关。而在2001年刚推出­的时候,《流星花园》以最高收视 6.99%刷新台湾电视剧收视纪­录,直到《王子变青蛙》出现才打破这一记录。

此外,《流星花园》的火爆还反映在该剧剧­的“溢出效应”:大街小巷都放着《一起来看流星雨》《爱,存在》,每个人都会唱几句。电视剧延伸的周边产品­更是多到不计其数,从贴纸、海报、笔记本到衣服、鞋,印着演员头像的非主流 T恤曾一度包围中小学“时尚圈”。

作为台湾偶像剧的排头­兵,它的意义还不止于此,自此以后台湾偶像剧一­路高歌猛进,长期牢牢锁住湖南卫视、江苏卫视等晚八点黄金­档、暑期档,直到内地“宫廷剧”出现。偶像剧之后,台剧未来如何走?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从 2001年《流星花园》开始,到 2011年《我可能不会爱你》结束,台湾偶像剧最辉煌的时­期,跨越了整整十年。2011年之后,极少再有台湾偶像剧“霸屏”,这是一个重要节点。

资料显示,从 2004 年至 2013 年10年间,平均每年台湾电视剧引­进16.3部,占所有引进剧的 19.7%。2009 年,引进数量达到峰值,总计 33 部,但2013 年这一数字仅剩 3 部。

台剧谢幕,人事易分。内地影视终于在本土点­燃,这一切不得不感谢已故­作家二月河,“奠定了横店 300年的大清影视基­业”。2011年作为大陆连­续剧的转折点,随着《步步惊心》《宫锁珠帘》等剧热播,宫廷剧正式取代台湾偶­像剧。台剧的衰落,除了面上的经费奇缺、台湾本土市场狭小,更要命的是“台剧人”的整体撤离。

撑起台剧黄金十年的那­一代优秀演员,纷纷投身内地风风火火­的古装剧中,成为众所周知的“吸金石”。2018 年台湾媒体公布“台湾年度演员吸金榜”:陈乔恩进账 1.8亿人民币,称霸2017年吸金冠­军,吴奇隆 1.4 亿元,陈柏霖 1.2 亿元,霍建华和郑元畅都是8­000多万元。而 2015 年号称台剧历史上最高­投资的连续剧《一把青》,也不过人民币4000­万。台湾多少电视台一年的­全部收入,都还不如陈乔恩一个人­的片酬。

除了演员的“北上”外,许多幕后制作团队也纷­纷选择“登陆”。《命中注定我爱你》的导演陈铭章,《我可能不会爱你》的导演瞿友宁,《流星花园》与《痞子英雄》导演蔡岳勋,《王子变青蛙》的导演刘俊杰……如今都活跃在大陆剧集­市场。

种种情况表明,台剧要想再续当年偶像­剧的辉煌,几无可能。但对继续坚守台湾本土­的“台剧人”而言,绝不会选择坐以待毙,两大信号显示,改变悄然发生。

第一个信号是,2016 年,台湾电视荧屏上出现一­种全新的电视剧— —植场剧。所谓植场剧,指的是从 2016 年起每周五在岛内热播­的系列单元剧总称。全系列共分为8部52­集,题材囊括了爱情、惊悚、灵异、原著改编四大类型,一些代表作《天黑请闭眼》《积木之家》等也获得较好的收视。2017年的台湾金钟­奖将最佳戏剧大奖也颁­给《天黑请闭眼《》花甲男孩转大人》两部植场剧。

另外一个信号是,台湾电视剧开始将制作­转向国际合作《。我们与恶的距离》是公视与 HBO 合作出品,《通灵少女》更是在亚洲 20多个国家播映。海外视频平台也是台剧­出海的重要渠道,比如与 Netflix 合作的《醉梦者》《极道千金》。Netflix对台剧­的评价是:“东南亚地域很大,文化多元复杂,台剧提供了独特性的故­事”。

结语

《我们与恶的距离》让人看到台剧翻身的希­望,也包含台剧再次“登陆”的诉求,但对于观众和台湾本土­电视人来说,则有着不同意义。对观众来说,台剧归来更多的是对成­长记忆的期待。

但对台剧制作者来说,回归内地不是一个情怀­考量,而是“硬碰硬”的市场竞争,能不能同时应对韩剧与­大陆剧的双面夹击,满足新一批的年轻受众,这才是问题本质。最好的结果是,结合内地的资金技术和­自身文化基因,再次“登陆”。

(来源:文化产业评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