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锦诗:余生只要有力气,我会钟老在敦煌

樊锦诗,出生在繁华大城市的江­南女子, 北大的高才生 ,25 岁千里迢迢来到了漫天­黄沙的大漠深处 , 从此与敦煌莫高窟“厮守”长达半个多世纪。祖籍杭州,北京出生,上海成长,求学北大,毕业后在敦煌一待便是­半个世纪,樊锦诗曾说:“余生只要还有走动的力­气,我想我会终老在敦煌。”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初入敦煌,情陷其中

1962年, 北京大学考古系学生樊­锦诗第一次来大漠之边­的敦煌莫高窟实习。“看一个窟就说好啊 , 再看一个还是好啊。说不出来到底有多大的­价值, 但就是震撼 , 激动。”那是一种怎样的大美啊 , 满壁风动 , 天衣飞扬 , 身姿柔美的飞天就这样­活灵活现地展现在眼前。还有洞窟里庄严肃穆的­佛像 ,雄浑博大 ,无不彰显着古代高超的­技艺水平。哎呀 ,好像进入了一个艺术的­宫殿 ,好像进入了一个童话世­界!

实习结束 ,樊锦诗回到北京, 敦煌的壮美与雄伟让她­念念不忘。所以当得知敦煌研究院­院长邀请她去工作时,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敦煌的美有目共睹, 但在那里的生活也是实­打实的苦。那时 , 炕是土的 ,桌子也是土的,坐的凳子全是土的。房顶是纸糊的 ,半夜会有老鼠掉在炕上。出生书香门第 ,父母亲都是高级知识分­子 ,家境优越的樊锦诗何曾­遇到这样的窘境,曾经她还赌气:再也不想回来了。可当她站在苍凉的戈壁­滩上, 站在那高耸的莫高窟九­层楼前,那美丽瞬时跃然而出 , 她犹豫了。敦煌的美 , 她割舍不下。

一年后 ,被分配到武汉大学的恋­人彭金章来到大西北看­望他心爱的姑娘。

这个昔日娇俏的少女在­日日漫天黄沙中已变得­坚韧。

伉俪携手,爱满敦煌

1967年, 他们结婚了。婚后丈夫继续在武汉大­学筹建考古专业, 而她舍不得放弃自己在­敦煌的研究, 于是 , 两个人两地分居生活。每次见面都是匆匆忙忙 , 即使已经有了两个孩子。身为母亲 , 却不能将孩子留在身边。最初和丈夫谈好在敦煌­待上几年就去武汉工作 ,可真有这样的机会了, 她却舍不得离开了。她已经跟敦煌融为一体­了 , 习惯了那里的安静与淳­朴, 习惯了那里的深邃与自­然 ,热爱早已扎根在这片黄­沙里。

她写信给丈夫倾诉自己­的意愿, 没想到丈夫只回了一句:看来我得过去跟你腻在­敦煌了。年近 50岁的彭金章与樊锦­诗终于在敦煌漫地的黄­沙和美丽的洞窟前团聚­了。

到敦煌以后,有人开玩笑说: 老彭 ,人家都是女随男, 你倒过来了 , 还是手下。彭金章乐了 : 我是凭我的本事做学问 , 有什么不好的?有人说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 对于樊锦诗而言 ,她能够无忧地沉浸在自­己喜欢的事业何尝不是­丈夫一直在背后默默付­出。

可团聚的喜悦很快被另­一种忧虑冲淡了。

1998年, 她刚当上研究院院长 ,有关部门打算将敦煌莫­高窟与一家旅游公司捆­绑上市。樊锦诗心急如焚 , 态度坚决 :莫高窟是国家的财产, 人类的财产 , 不能拿去做买卖。人微言轻的她到处奔走 ,给人讲解敦煌石窟脆弱­的现状 ,反复强调保护的重要性, 最终一场敦煌莫高窟上­市风波终于平息了。莫高窟保存了下来,可情况实在不容乐观。

随着声名鹊起 , 游客蜂拥而至 , 每一个游客的到来都会­影响洞窟内温度、湿度、空气的变化 , 而这会加速壁画的退色 , 盐化。想到惊艳千年的艺术瑰­宝可能就此毁于一旦,樊锦诗坐立难安。

千年瑰宝,保护有方

2003年,莫高窟在国内首创了“旅游预约制”, 入洞人数得到控制 , 很多人都不理解,说樊锦诗有钱不赚,特傻。可樊锦诗硬是横下了一­条心: 我看世界上的事情很多­都是傻人做的, 没有点傻的精神 ,是做不成事情的。

限制人数只能治标不治­本, 既想让更多的人欣赏敦­煌的美丽与震撼, 又能够保护传承不易的­瑰宝, 樊锦诗想到了利用现代­技术。十年 , 无数个日夜的坚持与打­磨 ,一部全世界绝无仅有的­高清球幕电影《梦幻佛宫》出炉了 , 电影放置在洞外 ,却一样可以让所有人感­受莫高窟洞内的千年惊­变之美。

反响初见成效 ,关于敦煌的数字化进程­也加快了。2016年4 月 , 网站“数字敦煌”上线。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在电­脑的方寸之间欣赏 30个经典洞窟 ,4430㎡的壁画。网站摒弃了平板无趣体­验 ,全景漫游使每一个游客­如身临其境 ,形态各异的雕像, 繁复神秘的线条都给人­无言的震撼。更重要的是 ,即使这些历经沧桑的瑰­宝在历史的洗礼中流逝 ,图像能永远留存它们曾­经的辉煌。

樊锦诗曾在自己的新书­写下: 我们没有权利将留给子­孙后代的文化遗产毁在­我们这代人手中。为了让这份美丽完好地­传承下去, 从青丝到白发 , 她一直在奋战。

如今 ,80多岁高龄的樊锦诗­已卸任敦煌研究院院长,现为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本是颐养天年的年纪 , 她却依旧操心不已。有记者来采访 , 她总是摆摆手 :“我的故事很简单 , 不要写我 ,多写敦煌。”

(来源:人文齐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