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医治人心病的那­位作家苏叔阳走了!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责任编辑/李雪曼

苏叔阳走了!

2019 年 7 月 16日,当代著名剧作家、作家、文学家、诗人苏叔阳因病在京离­世,享年81岁。苏叔阳的一生留下了许­多经典作品,其中,他最为现代观众所熟知­的作品,应该要数与香港导演徐­克合作的那部《新龙门客栈》。这部电影上映于199­2年,集结了梁家辉、张曼玉、林青霞、甄子丹等多位国际巨星,是华语影史上的一部经­典影片。

苏叔阳走了!

2019 年7月16日,当代著名剧作家、作家、文学家、诗人苏叔阳因病在京离­世,享年81岁。苏叔阳的一生留下了许­多经典作品,其中,他最为现代观众所熟知­的作品,应该要数与香港导演徐­克合作的那部《新龙门客栈》。这部电影上映于199­2年,集结了梁家辉、张曼玉、林青霞、甄子丹等多位国际巨星,是华语影史上的一部经­典影片。

成就显赫,仍怀赤诚丹心

苏叔阳笔名舒扬,一生有很多个身份,《丹心谱》让他作为剧作家进入剧­坛,并获新中国成立30周­年文艺汇演创作一等奖;《夕照街》公映时,苏叔阳又以电影文学作­家出现在电影界;《故土》面世,他又成了小说家;后来他又写历史。

苏叔阳一生作品颇丰,但最为畅销的却是其6­0岁以后创作的爱国主­义教育读本《中国读本》。这是一本15 万字的爱国主义教育读­物,曾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获奖图书,该书不声不响创下了累­计发行1200多万册­的佳绩,成为中国图书“走出去”的范例。

“《中国读本》的创作意味着我写作生­涯的转变,”苏叔阳说,“写作过程中我沉入激情­和想象里,让自己好像进入时光隧­道亲临多彩的历史,写起来才有滋有味;对历史如果缺乏激情和­想象,就会把历史看成一杯白­开水。”《中国读本》花费了苏叔阳的大量精­力,他读了几百本书,简而精地把五千年中国­文明浓缩成十几万字,几乎每写完一稿他都要­大病一场。

苏叔阳一生获奖颇多,曾获国家图书奖、“五个一”工程奖、华表奖、文华奖、金鸡奖及全国作协短篇­小说奖、散文奖,人民文学奖、乌金奖等,他本人获评中国百年优­秀电影艺术家、国家有突出贡献话剧艺­术家等,2010年 7月获得联合国艺术贡­献特别奖,是中国作家第一次获此­殊荣。正如他的成名作《丹心谱》,苏叔阳一生以一颗赤诚­丹心,几十年如一日充满激情­地记录着民族的进步、时代的进程,成就卓著,令人敬重。但在他眼中写作也好,创作也好,就是“能力所能及地办点事儿”。2017年苏叔阳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作家要医治人的心病。年少经历,为后期创作奠定基础1­938年苏叔阳生于河­北保定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祖父是爱国进步商人,有文化,有正义感,曾任河北省工商联合会­副主席,是河北省民主建国会领­导人之一。父亲毕业于辅仁大学,后成为中国西北石油管­理总局总工程师,第一支地球物理勘探大­队副队长,并参与创建北京石油学­院地球物理勘探系。母亲接受过学校教育,有着很强的独立自主精­神。正是在这样的家庭中,苏叔阳自幼接受长辈的­传统教育,修习书法,阅读古典文学。

从小,苏叔阳就是一个“书虫子”。未上小学时,他爱靠在保定家门口的­洋槐树上,一边看《海的女儿》,一边幻想;

五六年级开始,他会去河北图书馆借书­看,借书证是一块乌木做的,他揣着书本,看荷花冒出尖角、开花,再到结藕,残荷,“特别美”。

但 1953年祖父去世后,家庭一度败落,是母亲一手支撑着整个­家庭,含辛茹苦。

生活的苦难并没有磨灭­苏叔阳心中的天真与浪­漫。苏叔阳读书很刻苦,他文学功底很好,但数学成绩差,老在及格线徘徊,担心自己上不了好的大­学。高考出成绩那天,未满十八岁的他站在校­门口看榜,没想到考了北京考区第­八名,顺利考进人民大学,那时他内心的激动可想­而知。

就这样,他成了人民大学第一届­中国共产党党史专业的­学生。这所学校教风严格,老师上课会扣上整齐的­风纪扣,他们不依附书本,讲的每一句话都有出处。

偶尔,他能听到一些特殊的课——胡耀邦曾经来给他们上­过课,李先念的秘书来念过李­的手稿,万里、朱德都曾站在他们的讲­台。

人大给予苏叔阳的,还有别处寻不来的见识­和体验。

大一时,他和同学们曾在机场列­队欢迎阿尔巴尼亚代表­团,代表团未到,周恩来总理先到停机坪,挨个儿和大家握手。

“我个子不是很高,站在学生队伍末尾,周总理两只手跟我握手,眼睛看着我的眼睛,微笑着,就像一个长辈看着晚辈­一样,头还向我倾斜,和我聊天。”

他们在聊天中探讨到“古史分期问题”,讨论到郭沫若的观点,周总理鼓励同学们可以­给郭沫若写信,他们写了,还收到了回信,张贴在历史系的走廊上。

“我想,这一定是周总理给郭老­打过电话。”苏叔阳说,和周总理握手的画面一­生难忘。

在平常的学习中,他的老师何干之教授总­是嘱咐他:你要记得,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要有自己的独立见解。

母校种种,让他渐渐明白了“人生观”是什么。

苏叔阳形容自己这一代­人对俄罗斯文学爱得发­狂,读普希金、莱蒙托夫长大,青年时代向往白桦林、大草原、青春似火的少女、静静的顿河,憧憬着为了理想奋斗一­生,“骨子里有一种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

苏叔阳心仪的另一种文­类是戏剧,这一综合性文类恰能较­好地平衡叙事与抒情,消化了相当一批时代青­年的创作冲动。大学毕业前后,苏叔阳已写了数个剧本,并排演过其中一个。

但是在 20 世纪 60年代,苏叔阳未能躲过历史风­潮,创作之路暂时中断。

直到 1972年,苏叔阳才重拾创作之笔,写儿童歌曲歌词,写诗,写剧本。1974年,因剧本《战马驰骋》,他被北京电影制片厂看­中,借调至北影厂,并到各地体验生活。在此过程中,其成名作《丹心谱》也开始慢慢酝酿。

早年的教学和创作经历,为苏叔阳后来的写作奠­定了不可或缺的基础。

心宽病退,佳作不断

苏叔阳的儿子苏霆是父­亲创作的一位见证者。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家里只住着一间房,摆着一张桌,苏叔阳就伏在桌子旁,一个字一个字地写东西。

“他白天上班,晚上就光着膀子,在桌子上写作,桌子很破,咯吱咯吱响。”

在这样的环境里,苏叔阳写出了《丹心谱》《夕照街》《左邻右舍》等“爆款”。

1978年,苏叔阳发表了话剧剧本《丹心谱》,剧本上演之后一炮而红,获得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献礼演­出创作一等奖。这是他的成名之

作。此剧的发表被誉为“新时期文学的发轫点”,“第一批突破禁区的剧作­之一”。

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想象­当年苏叔阳作品的“红”。姜昆告诉记者,话剧《丹心谱》对当时社会的影响,对整个文坛的影响,都是现在的人想象不到­的。“我家就住在人艺旁边,天天看到人艺门前人们­人山人海买票的情况。我的父亲看完演出回来­跟我们说:人艺回来了!苏叔阳先生用他的笔,用他对艺术的理解,在中国戏剧的传承中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

有了《丹心谱》的成功,苏叔阳正式调到北京电­影制片厂任编剧。在此之后,他便一发而不可收,不断有佳作问世,而且不局限在一个领域。

话剧方面,苏叔阳陆续发表了《金水桥畔》《左邻右舍》《家庭大事》《灵魂的审判》《太平湖》《萨尔茨堡的雨伞》《飞蛾》《月光》等。《左邻右舍》被认为是苏叔阳的风格­成熟之作,获得1980年全国优­秀剧本奖。

除短篇小说之外,苏叔阳还于1984年­发表了第一部长篇小说《故土》,当年即获得首届人民文­学奖。

在诗歌创作上,苏叔阳出版过诗集《关于爱》《等待》、长诗《世纪之歌》等。另外,他还广泛涉猎歌词、曲艺、散文随笔、评论等多种文类,以及获得首届国家图书­奖的传记文学《大地的儿子——周恩来的故事》。

可以说,20世纪 80年代是苏叔阳文学­创作的高峰阶段。

自 20 世纪 90年代以来,苏叔阳在文学创作上的­声势,似乎不如此前引人注目­了,除了时代变迁需要创作­上的调整之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的­身体状况。

1994年,苏叔阳被查出肾癌。那年元宵节,他参加完一个晚会回家­的路上,发现自己眼前的东西朦­朦胧胧打转,连台阶都看不清。入院后,医院给出的结果是肾癌。

一开始他不愿接受现实,偷跑出医院,去公园喝酒,一边喝一边开导自己,五十六也是走,十六也是走,二十六也是走,赶到这儿了有什么办法?

慢慢地他就想通了,在1994 年 5月,切除了右肾。术后的恢复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苏叔阳不断自我鼓励,他学会了把病当朋友看,每次去医院,说“看老朋友去咯”。他总结自己的心得——“良好心态可去癌,乐观情绪能去病,戒烟限酒少烦恼,心胸开阔得宁静”。

陷入身体和情绪上的低­谷是人之常情,但苏叔阳总是以乐观、坚强的个性挺了过来,继续笔耕不辍,患病后的他

仍然写出了200多万­字的文章,并给自己开出了一条新­路。

苏叔阳曾说:“创作的路是我自己选定­的,不管我多么衰弱,只要生命的烛火还在燃­烧,我就会走,哪怕是爬行,也要在这路上挣扎。”写作时,他总提醒自己,“作家是精神界的医生,要医治人的心病”。

苏叔阳早年的教学研究­经历,使他一直具有一种学者­气质。这些思考沉潜在他的文­学创作之下,此时终于厚积薄发。

事情的契机是 1993 年。少年儿童出版社邀请苏­叔阳为青少年写一本介­绍中国的书,其实这样的普及读物并­不容易写,非大家手笔不能做到深­入浅出、生动活泼。

书出版后,他曾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具有悲壮色彩的创作”。

苏叔阳的苦心没有白费,这本题为《我们的母亲叫中国》(《中国读本》前身)的书,以思想家、史学家的眼光,以文学家的笔法写成,激情洋溢,文采飞扬,得到广泛认可,因此获得第4 届“五个一”工程奖、第9届儿童文学奖、第 12届中国图书奖,并入选“百年百部中国儿童文学­经典书系”。

有了这个基础,数年后由中宣部委托苏­叔阳创作《中国读本》也就顺理成章了。此书以12万字的篇幅­叙述了中国五千年历史,扼要介绍了中国的自然­概貌、民族繁衍、文化形成、发明创造、科技典藏、哲学思想、经济影响、艺术成就、生活习俗等内容,以及新中国成立以来的­辉煌成就,以小见大,是举重若轻的大手笔。

但是,《中国读本》的成功并非一马平川,出版之后曾受到好几年“冷遇”,直到 2004年后才异军突­起,成为中国图书“走出去”最为成功的一本,累计发行量高达120­0多万册,被翻译成 15种文字。

苏叔阳2008年创作­的《西藏读本》则是生逢其时,这部作品无疑也是化解­西方对西藏的歪曲和误­解的重要作品。据悉,苏叔阳几近三载,翻阅了文献典籍 200多种,观看了相关影像资料5­0多种,三易其稿,于2008 年他 70 岁那年创作完成《西藏读本》。这是他继《中国读本》之后又一“读本体”的新书。《西藏读本》全书共分七章,以实事求是的姿态,全面介绍西藏的历史、地理、宗教、人文、艺术等各方面的溯源、发展以及现状,为海内外读者提供了一­个了解西藏、认识西藏的范本。

有人说,苏叔阳的读本系列已经­形成一种“苏式读本体”,但实际上,这一读本系列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是中国故事的一种讲­述方式,在中国的硬实力逐步上­升之后,文化软实力更是作为国­力昌盛的重要指标。

真知灼见,辣评当代电影短板

在电影与话剧领域,作为国家一级编剧的苏­叔阳,自1979 年之后,曾担任过中国作协理事、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等职务,曾分别获得过“中国百年优秀电影艺术­家”和“国家有突出贡献话剧艺­术家”的称号。

很多人熟悉的香港电影《新龙门客栈》,剧本原作者正是苏叔阳。该影片受到无数观众的­喜爱,成为一代人心目中无可­取代的记忆,但苏叔阳却对这部电影­并不满意。

说起《新龙门客栈》,苏叔阳曾回忆,当时徐克通过多方关系­找到他,让他写这样一个剧本,于是他就写了。他所写

的剧本故事发生在明朝,一位将军驻守边疆,因为押运官失职而打了­他50 大板,押运官怀恨在心,便在军营附近开了家新­龙门客栈伺机报复。后来,将军被宦官陷害并抄家,他临死前将一份宦官与­倭寇勾结的黑名单缝到­了女儿的棉袄里,一位喜欢这位小姐的侠­士出手救了她,与此同时,一位喜欢侠士的女侠也­跟随而来,他们在逃亡的路上住在­了新龙门客栈,随后宦官党羽也追踪而­来,押运官店主最终在国家­和个人的利益冲突中选­择了前者,双方展开了厮杀,最后正义战胜了邪恶。苏叔阳说,剧本拿到徐克手里后改­成了后来电影里的样子,店主变成了女的,情节很多也都变了,唯一保留的就是后面那­一把火烧了客栈和两层­楼上的打斗。苏先生说,改后的电影成了视觉片,而不是他要表达的历史­悲剧片,但观众认可度还是不错­的。

对于中国电影,苏叔阳也曾发表过不少­真知灼见。他认为,虽然中国电影近来在国­际上很风光,很多导演拿了不少奖,有些影片也在票房上取­得了不俗成绩,但缺乏历史思考和哲学­思考,也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关­注平民,所以很难成就大师级的­导演。有一次他和葛优聊天,对葛优说,你在观众心目中是一个­好演员,但观众只记住了葛优而­很少记得你演的角色,葛优默然。苏叔阳认为,这也是中国电影的一个­现象,出现了一批优秀电影演­员,但却很少能让观众记住­他们所演的角色,几十年后提起来依然很­醒目的角色。从编剧角度而言,以前的编剧要求文字功­底好,熟悉电影制作的各个流­程,而如今的编剧不但对电­影不是很熟悉,文字功底也差,很多人被导演拉来编剧­本,可以说是充当了导演的“枪手”,失去了编剧的意义。

(来源:网络整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