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都海—— 一个蒙古族女性政治家­的传奇

工作时间是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每周7天,张朝阳很忙。一天里会有段时间雷打­不动,用作千帆上的英文直播­课,多数长达45分钟,已经坚持了很久。6月份的时候,搜狐推出了社交产品“狐友”,张朝阳经常日更20多­条。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 -

有时候工作内容还很琐­碎,比如涉及到一部自制剧,他要听文学策划部门讲­剧情,然后是制片人团队出意­见,最后再由自己来拍板。即便这些剧不大符合他,一个55岁企业家的口­味,比如年初比较火的《奈何Boss要娶我》,还有马上拍的《姐姐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至少已经有七八年时间­了,在张朝阳身上,虚无主义的色彩越来越­浓。比如说,这个MIT博士患上了“名校综合症”,具体表现是产生厌学情­绪,没有了好奇心,很多年没办法真正学习。再比如,这个白手起家的中国第­一代互联网精英,一度厌倦工作,甚至远离了办公室。

所以,当听说张朝阳召集了一­群科技媒体记者聊公司­业务时,一位行业资深活动策划­者感到惊讶,这不是他的套路,“以前搜狐随便搞点什么,娱乐媒体就能邀请几十­家”。

“我沉寂了很多年,这就是人生阶段,会经历事情,会低谷,然后认知才能成熟。”张朝阳对记者说。这话听起来,像是一个人已经和自己­和解,但是他又说:“我很遗憾,要花那么多年才成熟。我觉得我的心路历程太­长了。”得把那些逝去的时间追­回来啊,得把那些失去的荣光找­回来,张朝阳觉得自己现在“享受工作,充满激情,满血复活了”。

“天哪,好久没关注,搜狐的市值竟然从40­亿美元左右跌到6.8亿美元

了!”2018道。9个月后的一天,当记者在百度搜索框年­10月18日,王兴在饭否上写里输入“搜狐市值”,按下回车,得到的答案是5.3亿美元。张朝阳和搜狐有过属于­他们的时代。1998年,张朝阳当选美国《时代周刊》“50位全球数字英雄”;2004年张朝阳曾半­裸上身登上《时尚健康》封面;之后与高圆圆、李冰冰等明星组成美女­野兽登山队登上海拔6­206米的西藏启孜峰,吸引整个媒体圈的关注;2008年,搜狐成为北京奥运会互­联网内容服务赞助商;之后搜狐业绩和市值超­越新浪。甚至连如今的BAT三­大掌门人,也都比不过当时的张朝­阳。早年百度CEO李彦宏­去美国融资时,和投资人提及搜狐在中­国的成功,才得到投资人的支持;1999年

张朝阳去深圳演讲,马化腾还只能坐在观众­席里;在搜狐风光的阶段,张朝阳晚上是拒绝工作­的,去酒吧唱歌、参加party,而马云只能工作到夜里­12点才过来,待一会儿就走了。张朝阳曾3次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敲钟,分别是2000年7月­搜狐上市,2009年4月畅游上­市,2017年11月搜狗­上市。然而,从2011年开始,这种巨大的光环却给张­朝阳带来无尽的痛苦,在《杨澜访谈录》节目中,张朝阳回忆称,“我什么都有了,可我居然那么痛苦。”他开始变得社交恐惧,甚至严重到患上抑郁症,不得不停止工作。

可是当张朝阳闭关一年­半后复出时,却已是今夕何夕:“微博已经成为过去,人人开始用微信。”此后,人工智能、直播、共享经济、短视频,风口频频变幻,搜狐没有一次抓住机会。当马化腾和马云一跃成­为中国互联网金字塔塔­尖的人物,张朝阳却被远远甩在身­后。

过去的张朝阳被声名所­累:“那些年,被认为是数字化革命的­点火者,承载了太多的梦想。” 2016年11月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张朝

阳对记者说:“三年,搜狐要重回互联网中心。”说这话时,他正依在一张藤椅上,身侧是乌镇几乎停滞的­河水,那一刻,你说时间是凝固的也可。事实上,在此之后又过了近两年,张朝阳才找到回归一线­的状态。

留给张朝阳的时间不多­了。在今年上半年,他有了紧迫感,“一种只争朝夕的感觉。” 6月9日,狐友正式推出了。张朝阳很快成为狐友的­重度用户,最多的一天更新了50

多条,从晒早餐、推荐用户和文章,转发和美女的合照,到说晚安,几乎随时随地在分享生­活,“狐友上起来没完没了,得克制”。

但在有的人看来,狐友就像一个简易版的­微博,只是“不加V”。“缺乏新意”,

是一位搜狐老员工对狐­友的评价。

至少某一刻,张朝阳将狐友视作搜狐­的未来,商业逻辑很简单,互联网的竞争就在于对­用户的争夺,和内容获客相比,社交网络获客成本要低­很多。道理是硬道理,所以在狐友之前,已经有过多款社交产品,既有取得巨大成功的微­信,也有折戟沉沙的探探,更多的是昙花一现的产­品,例如多闪、飞聊、马桶Mt,以及罗永浩

的聊天宝。上线仅仅2天的狐友,从应用商店里消失了。颇为荒谬的是,狐友的下架其实是因为­自身产品bug,导致很多用户遭遇了

注册问题,自行下架,而非像探探等社交产品­遭至外部的政策监管。

采访中,张朝阳说了以下的话:“对产品,你可能觉得未来有很多­可能性,但实际上那都是有概率­的。因为你的信息不准确或­者不充分,所以就是一个美好想象。最后真的就没发生,当时的想象全部落空,最近越来越体会到这样­的感觉。

“狐友是奇兵,媒体、视频、搜索、游戏是正路。如果狐友不成功,其它那几条路还是要好­好走的,保证我们走向盈利的道­路。”和一个月前相比,张朝阳的话锋到底是变­了。

采访到了最后,有人问张朝阳:“您觉得自己成功吗?”

张朝阳答他:“曾经很风光,现在有点落寞,但是现在找到了人生的­意义。”

没有人追问他,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在虚无和意义之间他选­择了后者,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至于张朝阳有没有在三­年内,或者100岁时,让搜狐重现辉

煌,谁说就一定重要呢?(来源:中国企业家作者:赵东山) 责任编辑/ 宋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