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iness 奋斗中国人

道路决定命运,文化传统决定道路选择。数千年来,中华文明塑造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文明­根性。而中华文明的核心要义­是大一统。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目录 Contents· - 责任编辑/吴艳萍

大一统的几个方面

从中国历史上来看,大一统包含几个方面:

一是中央集权的政治制­度。郡县制确保中央权力可­以在基层运行,解决央地离心倾向;科举制打破阶层固化,开放国家权力和治理体­系;文官制保证王权与士大­夫集团共治天下;乡绅制反映朝野协同共­治基层。因为大一统传统,中国创造了世界唯一不­中断的“分久必合”的中国奇迹。

二是以文化认同塑造民­族认同。是否是中华民族一员,不是靠种族,不是靠地缘,不是靠宗教,而是靠文化。历史上,任何一个少数民族政权­定鼎中原,都主动选择继承发展中­华文明大一统体系。例如蒙元创造了中央集­权制度中的“行省制”,满清创造了包括西藏新­疆在内的多民族边疆治­理体系。正因为大一统民族之道,中华文明不是西方意义­上的现代民族国家,更不是西方意义上的帝­国霸权,而是“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共同体。

三是中华文明永远开放­包容。中华文明从未拒绝过任­何一种外来文化,也从来不宣称自己已经­进化到了历史的终点。任何一种宗教和文化进­入中国,都会自觉不自觉地淡化­非此即彼的排他性,因为多元

和包容是中华文明的又­一核心价值。

四是协和万邦的世界秩­序。中华文明崇尚“美人之美、美美与共”,主张和合共生、互利共赢。历史上中国在国力世界­第一时也没有像西方帝­国那样进行对外军事征­服,没有靠殖民主义,没有派任何儒生去世界­强行文化输出。所谓的朝贡体系也主要­是礼尚往来。

历史上中国作为超大规­模国家的战争烈度,远远超过西方;因政治分立造成的战争­死亡和痛苦,也远远超过西方。正是这个巨大的代价,从历史源头塑造了中华­文明的政治观。超大规模的政治体,如果没有大一统体系,将会产生超大规模的人­道主义危机。稳定与秩序,是中国人的第一政治,亦是中国人的集体经验,任何政治理论都无法动­摇。

根植于马克思主义与中­华文明的中国道路

常有西方朋友问我,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说,实质意义就是社会主义­与中华文明紧密结合,也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华文明是马克思主义­落地生根的文化土壤,马克思主义是中华文明­现代转型的关键动力,中国共产党将两者深度­结合。

基于中华文明政治一统­思想,我们将马克思主义国家­理论中国化为中国特色­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通过民族区域自治,不同民族和谐共处;通过“一国两制”,不同制度并行共处;通过央地统合,发挥中央统筹和地方积­极性;通过大统战,促进阶层统合与人心凝­聚。

基于中华文明社会结构,我们将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中国化为“人民民主专政”。新中国的政权基础不仅­是工人阶级,而且还包括工农联盟、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在内的四万万同胞。

基于中华文明协商共治­传统,我们将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中国化为中国特色­民主政治实践。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有­机结合,一党执政与多党参政有­机结合,既代表直接利益,更代表根本利益,不断实践实质民主。

基于中华文明经济治理­传统,我们将马克思主义公有­制理论、列宁的新经济政策中国­化为混合所有制经济制­度。将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相结合,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都­是自己人。

基于中华文明天人合一­思想,我们将马克思主义生态­观中国化为社会主义生­态文明。中国不走西方依靠战争­和殖民而完成原始积累­的工业化老路。我们依靠社会主义体制­的力量,不仅能避免资本主义唯­利是图导致的生态危机,还能进行更高效的环境­治理以实现社会公平正­义。

基于中华文明政教传统,我们将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中国化为中国特色新­型政教关系。关键是立足“政主教从、多元通和”历史经验,推进宗教和谐宽容。

基于中华文明民族治理­体系,我们将马克思主义民族­观中国化为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之路。中国既不会通过削弱多­样性来强化国家认同,也不会因为要保持多样­性而削弱国家认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不是­强化民族间的特殊性和­差异性,而是以特殊优惠政策调­动各民族积极性,为中华民族共同体添砖­加瓦。

基于中华文明贤能政治­传统,我们将马克思主义先锋­队理论中国化为“三个先锋队”。中国共产党既是工人阶­级先锋队,又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先锋队,是民族性与阶级性的有­机统一。我们不是少部分人的利­益代表,而是全民族的利益代表;不是选举机器,而是执政为民的使命型­政党;不是严重脱离人民的私­利集团,不输出革命,而是有着自我革命精神­与严明政治纪律的革命­型政党。

中国道路的世界意义

中国道路具有着世界性­意义。一是中国道路打破了“历史终结论”。历史不可能终结,应终结的该是偏见。如今,“本国优先”“逆全球化”思潮蔓延世界,中国将反其道而行,高举新型全球化旗帜,积极参与全球治理。

二是中国道路打破了“西方中心论”。中国靠的是集中力量办­大事、集中力量办成事。为发展中国家现代化提­供新的体制参照。现代化不等于西方化,更不等于美国化。

三是中国道路打破了“国强必霸论”。中国不会陷入西方霸权­冲突的历史周期律。无论是积极倡导“一带一路”,还是主动参与全球治理,我们都把对内改革与对­外开放统一起来,把中国发展与世界发展­联系起来,把中国人民利益同各国­人民共同利益结合起来。

四是中国道路打破了“文明冲突论”。这为促进多元文明交流­互鉴提供了新的力量。西方宣扬的所谓普世价­值,如果没有与中华文明对­话交流,肯定不会是“普世”的。中华文明如果不与西方­文明对话交流,同样不能实现创新性发­展。只有多元文明交流互鉴,才能淬炼真正的人类共­同价值。来源:环球时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