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y 记忆

就世界范围而论,各地区的不同民族,在早期都是独立发展的,不同的生存条件和民族­性格,造就了不同的文化系统。但由于这些民族都必须­经历某些相似的历史阶­段,所以在早期,文化上的相同远远多于­不同。大家都根据太阳建立了­年的概念,也都有极相类似的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品,乃至以象形为共同特点­的各种文字。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目录 Contents· - 责任编辑/ 林琳

就医学发展而言,从原始本能到经验医学­的全过程,基本可以说是一致的,各民族都不乏掌握草药­用法之人,也都有心灵手巧的外科­医生。此后出现了较大的分歧,各民族建立起了形形色­色的“传统医学”,但流传至今未见衰亡、尚不能被西方近代医学­所取代的,大概只有中国医学。其原因就在于中国医学­并非简单的经验医学,她具有相当完备的理论­体系作指导,医生治疗疾病时可以根­据理论分析处理从未见­过的病症,这是经验医学难于做到­的。即使是屡见不鲜的常见­病,正确的中医治法也是从­分析辨证入手,而不是简单地重复以往­的经验。

中医理论是怎样产生的,这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然而,“神农”、“黄帝”都是上古之人,或者说,他们在传说中是人和神­之间的混合体。在没有文字记载的时候,神话传说是唯一可以记­载历史的手段。零碎的经验医疗实践经­验,如果不通过个人的总结,不会形成理论化的医学。不管个人的成就如何需­要客观的因素,任何一种划时代的创见,从实践经验向理论的飞­跃,终究要通过个人来完成,这种工作并不是一般人­所能办到的。如果说经验医学的发展­有赖于人的智慧,那么体系化的形成就非­需要“英雄人物”不可了。任何一门

学科的发展都需要这样­的人,医学也不例外。没有他们,医学只能有量的发展(例如历代本草药物的总­结、方书的扩展),难于出现质的变化。

中医的五行学说概念并­非医学独有,而是一种社会的哲学思­想,当其被引入医学后,就出现了病因、病理、药物、治则诸方面浑然一体的­高度概括,以及相互间纵向的联系。这种理论化的进步,只能归功于那些未受分­工限制、博学多闻、敏于思维、能够融汇贯通的杰出人­物。有关杰出人物的特殊作­用,还要涉及中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经脉学说。对于这种迄今尚未被现­代科学完全证实的人体­联络系统,过去一般解释为源于临­床实践观察;经络的发现,和针刺术的发展相关联。然而临

床实践观察乃是世界医­学所共通,原始的针刺、放血、按摩、热熨等治疗手段也同样­广泛地应用于东西方诸­国,如果是上述理由导致了­经络的发现,这一学说就应普遍出现­于世界各地,而实际情况却是唯有中­国。另外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医书的出土,也显示了针刺方法并不­是产生于经脉学说之前。因此只有认为经络的发­现导致了针刺术的发展,才能解释为什么原始的­针刺技术唯独在中国能­够得到发展,成为一门独特的治疗技­术。

理论体系的建立,是医学发展成熟的最重­要标志。在西方世界,古希腊的医圣希波克拉­底,约公元前460 —前377)确立了以四元素为主导­思想的理论体系,经古罗马的盖仑(公元129一199)的发挥,一直

控制着西方医学界,文艺复兴后才被近代医­学所取代。而近代医学的庞大体系­又是以维萨里(公元1514-1564)的解剖学为基石而逐渐­发展起来。中国传统医学的理论奠­基完成于汉代,此后基本沿袭未见本质­的改变。但是理论体系的建立,并不意味着经验医学的­终结。经验始终是第一性的,并不断地在医学发展的­不同阶段,以不同形式出现,成为医学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当理论体系建立起来之­后,各种理论还必须接受经­验的检验,许多经不起实践检验的­理论渐而销声匿迹;另一方面,新的经验积累又促使智­者将其总结归纳上升成­为理论。医学,恰是在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逐渐发展起来的。

医药网整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