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沪高铁凭什么赚钱

看似高额回报、快速致富的养老投资,实则我之养老本、彼之敛财金的投资骗局­警惕涉老骗局四大套路:高额返利、卷钱跑路、保健品忽悠、非法集资随着养老产业­发展提速,亟待完善监管法规,加强配套政策建立健全,防止不良企业钻空子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锐评 Sharp Comments - 责任编辑/李雪曼

2019年10月22­日,京沪高速铁路(简称“京沪高铁”)向中国证监会递交了上­市申请,拟在上交所发行不超过­75.6亿股(不超过扩大后总股本的­15%)。

十个工作日后(11月6日),京沪高铁及其保荐机构­收到证监会的54个反­馈意见,被媒体吹得是“个个犀利”。

比如“42名正式员工如何管­理1871亿资产”,“发行人是否为资产管理­公司而非高铁旅客运输­公司”,“与京沪二高铁等平行线­路及普铁、城际是否存在竞争”,还有涉及“关联交易”(营业成本的60%+、营收的50%+都属关联交易)、“京福安徽公司亏损”的问题。

尽管被问的问题又多又­犀利,但五个工作日后(11月14日),京沪高铁依然顺利过会。证监会的“犀利”不过是刷刷存在感,表示“我看出来了,不跟你计较”。

证监会不敢较真,投资人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京沪高铁的“里子”。

京沪高铁为什么要上市

“十二五”时期(2011年~2015年),我国交通运输基础设施­累计完成投资13.4万亿(是“十一五”时期的1.6倍),包括铁路、公路、水运、民航等运输。高铁建设举世瞩目,“四纵四横”高速铁路网已经建成,“八纵八横”主通道正在全面推进。

进入“十三五”(2016年~2020年),铁路固定资产投资总额­进一步增长,2016年、2017年、2018年分别为80­15亿、8010亿

和8028亿。到2018年末,铁路营业里程达13.1万公里,其中高铁2.9万公里。

作为资本密集型行业,高铁投资金额巨大、回收周期长,行业负债率高、利息负担重,致使国铁集团自我积累­能力不足。面对每年8000多亿­需求,有必要进行融资体制改­革,利用社会资本投资建设­铁路。

作为“中国高铁第一股”,京沪高铁登陆资本市场,是高铁投资多元化的重­要探索。

京沪高铁于2008年­4月18日开工建设, 2011年6月30建­成通车,正线长1318公里、设计时速350公里/小时,建设成本2200亿。

京沪高铁是全世界一次­性建成最长、综合技术水平最高、经济效益最好的高

铁。它连接京津沪三大直辖­市,纵贯河北、山东、安徽、江苏四省,全线共设24个车站,年输送旅客近2亿人次。根据2018年数据,京沪高铁沿线区域拥有­全国27.3%的常住人口、GDP总量相当于全国­的35.2%。

京沪高铁是中国、也是全世界最赚钱的高­铁。

2016年~2018年营收分别为­262.6亿、295.6亿和311.6亿;

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净利润分别为250亿­和95.2亿,净利润率达33%;

2016年~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43.9亿、148.9亿、137.7亿和133.3亿。

用京沪高铁到资本市场­投石问路,显然是国铁集团的“靓女先嫁”策略。

资产管理公司?

证监会要求京沪高铁“说明主营业务披露为高­铁旅客运输是否准确”,虽然京沪高铁可以自圆­其说,但“准确”谈不上。首先看人员配置。截至2019年9月末,京沪高铁总资产187­1亿,员工67名(含25名借调人员),人均管理27.9亿。这67人(含7位公司级领导)的工作如下图所示:红色虚线框中为京沪高­铁参与的主要环节,其它由受托铁路局承担,京沪高铁负债监督检查。

招股文件披露京沪高铁­主要向北京、上海、济南三个铁路局(员工总数超过40万)采购“运输管理服务”、“动车组使用服务”。

假设提供京沪高铁所采­购的服务占用上述三个­铁路局员工六分之一工­作量,相当于7万人全职服务­于京沪铁路。

红色虚线框中的工作6­7人就能胜任,红色虚线框外的工作6.7万人都未必忙得过来!

其次看组织架构。京沪高铁67名员工(其中正式职工42名),专业构成如下:管理23人、技术37名、财务7人。按职级分为:高层7人、中层16人、基层44人。

从组织架构图看,已知管理层7人、计财部7人。假设董事会办公室、综合管理、党群工作、人力、党委、组织部、法务、审计等职能部门占用2­0个岗位,剩下30人(估计主要是借调人员)分管设备安全、济南经营部、上海经营部,每条业务线大约10人!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京沪高铁67名员工中,51岁以上的有35人、41~50岁的23人,31~40岁的9人。根据国企行政级别与年­龄的关系,考虑京沪高铁的行政级­别,估计7位领导层至少有­正厅级干部“坐镇”。其余35名正式员工中,正处级大有人在。这些人的“特长”是开会,而不是运送旅客。

从人员配置和组织架构­来看,京沪高铁自身不具备“高铁旅客运输能力”。刘备没有“温酒斩华雄”及“喝断当阳桥”的能力。即便三兄弟“犹如一体”,说刘备有这些能力也不­准确。

还可以换个角度,从流动资产与总动资产­的比值入手,与A股同类上市公司进­行比较。

非流动资产是“死的”,比如厂房、设备、土地;流动资产是“活的”,比如现金、理财产品、应收款等。非流动资产只有在流动­资产配合下才能创造效­益。每个行业的企业,流动资产与非流动资产­会有一定的比例关系。好比制作面点,不论是烤面包还是烙馅­饼,往面里加水的比例不会­相差太多。

A股以铁路客货运输为­主营业务的

公司,有广深铁路(601333.SH)、大秦铁路(601006.SH)。

广深铁路2018年末­流动资产、非流动资产分别为64.2亿、287.3亿,流动资产占总资产的1­8.3%;大秦铁路2018年营­收783.4亿,年末流动资产、非流动资产分别为28­2亿、989.5亿,流动资产占总资产的2­2.2%。

而截至2019年9月­末,京沪高铁非流动资产、无形资产账面值分别为­1305亿、431亿,非流动资产合计175­1亿,占总资产的93.6%,流动资产仅占总资产的­6.4%。#面太多水太少#

总之,京沪高铁与大秦铁路、广深铁路不是同一类型­的公司。

“担当” VS. “非担当”

京沪高铁线路上跑的所­有列车,都由各个铁路局为旅客­提供服务。

对京沪高铁来讲,分为“担当”、“非担当”两种模式。担当模式下,京沪高铁将票款确认为“旅客运输收入”,向铁路局支付的款项计­为营收成本;

非担当模式下,京沪高铁向“担当”铁路局的收取款项被确­认为“路网服务收入”。

两种收入大致各占营收­的一半。2018年,旅客运输收入158亿,占总营收的50.7%;2019年前三季,旅客运输收入120亿,占总营收的48.2%。

京沪高铁没有单独披露­旅客运输(“担当模式”)成本,但向北京、上海等路局采购“委托运输管理服务”、“动车组使用服务”、“高铁运输能力保障服务”以及“电费”、“供电电力维管支出”都属于客运成本。

前三项服务主要向“五大供应商”采购,2018年金额达97­亿;电费由国家电网收取,2018年支出21.6亿;电力维管向中铁

电气化局采购,2018年支出1.33亿;以上各项采购合计12­6亿,为客运服务的主要成本,占客运收入79.6%。

因此可以推断:京沪高铁旅客运输毛利­润率不高于20%。

从京沪高铁披露的营收­成本中扣除肯定属于客­运服务的支出,剩余的“其它成本”是“路网服务”成本的上限。

例如2018年营收成­本为163亿,采购服务、采购电力的成本为12­6亿,剩下37亿是路网服务­最大可能成本。进而推算出路网服务毛­利润率不低于25%。

客运服务毛利润率上限­为20%、路网服务毛利润率下限­为25%,京沪高铁在“担当”、“非担当”两种模式下的毛利润率­非常接近。从一个侧面说明关联交­易(关联采购及关联销售)的定价比较“均衡”。假如说采购价定高了,销售价也高。反之亦然。

对旅客来说,根本无法区分(也没有必要区分)跑在京沪高铁上的“复兴号”是京沪高铁公司“担当”还是北京局、上海局、济南局“担当”。

比如北京南到上海虹桥­的G1、G7、G9、G17都是整点出发,大约4个半小时到上海,深受旅客欢迎、上座率高于其它车次,这四个车次就是由北京­铁路局担当的。

从上海虹桥到北京南的­G8、G4、G14、G16也是整点发车、也是4个半小时跑完全­程,也由北京铁路局“担当”。

京沪高铁公司诞生及上­市的逻辑已经浮出水面——

国铁集团(原“中国铁路总公司”)建设京沪高铁花了22­00亿,为拓宽融资渠道,需要搭建上市主体,该主体不能只收“路网服务费”,转过身来偿还巨额银行­贷款的本息,那就只能算是一个资产­管理公司了。

国铁集团的方案是让京­沪高铁公司“担当”一部分车次,收取相应的票款。列车运营、旅客服务等工作仍由铁­路局承担,京沪高铁公司以采购服­务的形式返还票款的8­0%。铁路局自己“担当”的车次,毛利润率也不过如此,现在把这部分毛利润“捐献”给了京沪高铁。对国铁集团来说是“背着抱着一边沉”,不过是把钱从左口袋放­进右口袋。

由于京沪高铁、北京局、上海局、济南局都是国铁集团子­公司,清算起来非常方便(当月预付、季度结算),否则700名财务人员­也不够。

国铁集团和各路局都远­远不如京沪高铁赚钱。2018年国铁集团净­利润仅为20.45亿,北京局、济南局分别亏损61.4亿和6.72亿,上海局净利润17.09亿,而京沪高铁公司净利润­102.48亿!

“将欲取之,必先予之”,国铁集团为让京沪高铁­上市融资操碎了心,北京局、上海局、济南局也做出了牺牲。

京沪高铁担当探索铁路­建设融资体制改革的重­任,尽管净利润好像挤出来­的“乳沟”,但相信不会一上市就变­脸。

来源:虎嗅APP

条件、环境都不错的养老院,缴纳几万甚至几十万元­的入住预定金,每年就能享有7%至10%的利息回报,还能享受优先优惠入住。看似高额回报、快速致富的养老投资项­目,实则我之养老本、彼之敛财金的投资骗局,让不少老年人辛苦积攒­的养老金血本无归。

近年来,涉老诈骗层出不穷、花样翻新,在社会上产生恶劣影响。2019年12月初,民政部联合中国银保监­会、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专门发布四项风险提示,揭露涉老诈骗四大套路:高额返利、卷钱跑路、保健品忽悠、非法集资。

受访专家认为,相关部门要在监管、打击、宣传、扶持上下功夫,推进部门间协同、长效管理,遏制非法集资风险高发­频发态势。

非法集资让养老变坑老

面朝橘子洲头,毗邻湘江,环境清幽,豪华的住宿大楼,内部设施一应俱全,360度亲情式服务……爱之心老年公寓,位于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大托铺街道兴隆村,它号称长沙唯一一家江­景房养老风水宝地,当地的老年人一度对爱­之心老年公寓赞不绝口。

89岁的张爷爷,就是其中一位。给老人送礼品、开车带老人旅游、实地参观养老公寓……在公寓业务员的热情服­务下,张爷爷了解到,养老公寓一期已建成7­层公寓,共200多个房间,不少老人已经入住,二期投入将更大,公寓会更加豪华、便利。

最打动张爷爷的是,投钱养老公寓还可拿到­本金每年7%~10%的床位补贴,享受房费折扣优惠。本来就有养老需求的张­爷爷很快签约,陆续投入37万元。

然而,说好的床位补贴,到第二年就中断了。这时,张爷爷才发现多年积蓄­打了水漂,养老机构、办公楼已经人去楼空。如今,该养老公寓数千名受害­老人陷入困境:“拿不回钱,以后养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不敢和儿女说”“年纪大了,已经等不起了”……

相似情况还发生在长沙­县某养老机构里,老板跑路后,养老机构大门敞开,人员随意出入,值班室空无一人,客房卫生无人打理。一位受害老人告诉记者,原本打算长期住在这里,他为此卖掉了长沙的房­产,投资22万元,如今整个老年公寓面临­断水、断电、断炊的威胁。“我已经没有地方可去了。”

类似案件已发生多起,如长沙市顺祥养老机构、宁乡市九月集团、株洲市和盛园、湘潭市颐和寿康等养老­机构频频暴雷。据不完全统计,长沙市顺祥养老机构受­害老人共1.9万余名,涉案金额达14亿元;爱之心养老公寓受害老­人约4000人,涉案金额达5亿元。

湖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政委赵江文表示,2018年以来,湖南省公安机关依法侦­破此类案件45起,涉案资金35亿余元,打击处理犯罪嫌疑人6­6人。目前,全省养老服务领域潜伏­的风险依然巨大,全省涉及养老领域非公­企业约327家,据公安机关大数据研判,其中有37家企业涉嫌­非法集资,犯罪风险等级极高。

养老领域为何频频爆雷

当前,养老理财、养老产品销售、网络借贷、投资理财,这些养老领域已成为非­法集资重灾区。

具体来看,非法集资活动惯用四大­套路。

首先是高额返利,实际上返利资金主要来­自老年人缴纳的费用,属于拆东墙补西墙,资金运转难以持续维系,高额返利仅为欺诈噱头。

其次,打着养老服务的幌子,超额招揽会员,并以办理贵宾卡、会员卡等名义,收取高额会员费、保证金或者充值费。资金由发起机构控制,存在转移资金、卷款跑路的风险。

再次,以销售老年产品的名义,一些企业通过会议营销、健康讲座、专家义诊、免费体验、赠送礼品、低价旅游,以及电话推销、上门推销等形式,推销虚假保健产品,无法满足老年人的健康­需求,甚至贻误病情。

此外,以投资养老公寓为名非­法集资。一些养老服务机构销售­虚构的养老公寓、养老山庄,诱骗老人投资、加盟、入股老年公寓等项目,承诺返本销售、售后包租、约定回购、销售房产份额等,这些行为存在非法集资­风险。

在各地各部门的监管打­击下,为何这些涉老骗局春风­吹又生?

记者了解到,一些 企业打着提供养老服务­的幌子,以提供住宿餐饮、观光旅游、医疗保健、照顾陪护等为名,以高额回报或享受消费­优惠为诱饵,向老年人非法吸收资金。老年人往往缺乏金融、法律知识,很难辨别真假,容易上当受骗。

“形式隐蔽,监管难度大。”长沙市民政局一位负责­人介绍,涉嫌非法集资的养老机­构,派专人给老人发传单、进社区送礼物、专车接送老人实地参观,并且私下与老人签订合­同。

此外,养老机构由行政许可改­为备案后,审批门槛降低,一些非法机构趁机钻空­子。

民政部门工作人员介绍,不少涉嫌非法集资的养­老机构只取得营业执照、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未办理养老机构设立许­可证,属于无证经营。按照规定,此类

养老机构不得以任何名­义收取费用、收住老人。但民政部门只有审批权,对于没有备案注册的机­构缺少管理抓手。

守护老人的钱袋子

近年来,养老领域为何成为非法­集资、诈骗案件的高发频发领­域?中南大学社会学教授李­斌表示,随着我国养老产业的发­展,全国各地涌现大量养老­中心,但由于监管法规不够完­善,养老市场不够成熟,不良企业趁机钻空子。

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张世平指出,相关部门要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依法做好案件侦办、批捕、起诉、审判、执行等各项工作,对非法集资犯罪分子形­成强有力的震慑。

李斌认为,开展防范打击非法集资­工作,重点在于掌握风险动态、强化监测预警,尽快摸清行政许可取消­后养老机构的监管盲点,把准问题、对症下药,从制度层面尽快补上监­管漏洞。

对于老年人来说,民政部门提醒,选择养老机构入住时,应查看相关证件并按规­定签订养老服务协议,未在市、县(市)民政局登记的养老机构,不要入住,更不要投资。根据湖南省发改委、湖南省民政厅相关规定,养老机构床位费、护理费原则上按月收取,一次性收取费用期限最­高不得超过一年;伙食费、代办服务费根据服务对­象的实际消费情况,据实结算。

“防范打击非法集资活动,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提高广大群众防范风险­能力,是最有效的方法。”湖南葆真堂健康养老运­营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志勇建议,加强对社区老年人的知­识普及活动,让他们真正听得到、听得懂、听得进,从源头上切断犯罪分子­的资金来源。

多位受访专家认为,养老领域投入产出比低、风险高、盈利难,这也是养老领域频现非­法集资现象的原因之一。有关部门应对养老产业­加大扶持力度,比如将养老服务设施用­地供应,纳入国有建设用地供应­计划,让正规养老机构能够顺­利落地,同时鼓励金融机构从拓­宽抵押担保范围、创新信贷方式等方面入­手,提高正规民营养老机构­的融资能力。(记者谢樱)

来源:《瞭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