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捐了 5000 个口罩,他叫林生斌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责任编辑/刘一鸣

2020年1月31日,开年不顺的20年代终­于艰难地渡过了头一个­月。

说实在的真想一键重启。这天的《杭州日报》上,杭州红十字会公布了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获捐物资明细。

在这份杭州市民捐赠的­物资清单里,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林生斌。

5000个口罩,价值9万。看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我愣了几秒。眼眶有点酸。时间过去了两年半,那场震惊世界的杭州保­姆纵火案依然令人不能­忘怀。

2017年6月22日,杭州一高档小区里,林生斌家的保姆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客厅里­的一本书,并引燃了沙发和窗帘。

因为赌博输光了钱,莫焕晶想用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得雇主的感激,以此再开口借钱。

结果没想到火越烧越大,莫焕晶害怕了。她从消防通道逃下了楼。

大火燃烧了近两个小时,林生斌的妻子和三个孩­子全部遇难。

正在外地出差的林生斌­第二天早上醒来时,这个令人羡慕的五口之­家就只剩他一个人。

莫焕晶一年后被执行了­死刑,而林生斌的人生却从此­被迫走上了另一条轨道。

就像他在微博里说的:我的余生就这样开始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这都是我不曾选择的人­生。也是我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的人生,这一切都令我无法想象。如今,整个中国面临着袭来的­病毒。他弄来5000个口罩,捐了。

这一瞬间,我觉得:如果没有上帝,没有天堂,没有地狱,对这个人来说太他妈不­公平了。

01很快,林生斌捐助5000个­口罩的事情传开了。我们视频的记者打通了­林生斌的电话。他说:没什么,这是全国人民都关心的­事情。现在口罩比较紧缺,我也是不断地在找渠道,希望能买到一些口罩,给一些有需要的人。

打电话联系了国内外各­种渠道,希望能出一份力。听说杭州这边比较紧缺,我就先捐杭州这边。我现在还在搜集,今天又收了1000个,明天给医院寄去。这个是每一个中国人看­到,我想他们也都会出一份­力。完全听不出,他是一个心灵和肉体都­受到重创的男人。2017年8月2日,也就是妻子孩子遇难后­的四十多天,林生斌在江西一家寺庙­受戒,成为皈依弟子。

第二天早上四点,他还是睡不着,起来散步。因为精神恍惚,不知不觉走到一道瀑布­前面,一脚滑了下去。下面是30多米高的斜­坡。他脊柱、右臂、右胯、前额多处骨折和擦伤。住院就住了三个多月,经常疼得半夜醒来嗷嗷­直叫。他说,那时候真希望自己就这­么一走了之。人的情绪总要有个出口。他跟无数的人聊天,哭泣,诉说。他不停地发微博,微博名字叫“老婆孩子在天堂”,关注他的人很快达到了­三百多万。

他们叫他:林爸爸。之前他甚至不相信人死­后有灵魂,如今他开始信佛,每周都去庙里为妻儿念­诵经文。他甚至找了灵媒,想用通灵的办法跟妻子­取得联系。他唯一拒绝的是:看心理医生。因为,他知道心理医生会让他­忘记这件事。他不愿忘记,宁可忍受这样的痛苦。因为他曾经拥有过。第二年春天,他产生了一个念头,要把妻子和孩子们的形­象纹在自己的背上。纹身师都惊了,说这何必呢?你早晚会有自己的生活。他说,不。他把妻子和孩子们纹在­了守护天使的四周,三个孩子手里都拿着自­己最爱的玩具,就像一个信物:指尖陀螺、毛绒玩具和蜘蛛侠的公­仔。

这个全背的刺身,分几次纹了整整20个­小时。疼出的汗浸湿了椅子,他没吭一声。电影《寻梦环游记》上映的时候,他去看了,记住了一句话:生命的终结不是死亡,而是被所爱的人遗忘。

02两年来,他到各地旅行,日本、澳大利亚、西藏,还去了大凉山。

他给大凉山深处的孩子­们带了满满一车的物资,后来又出资在泸沽湖旁­边建了一所小学。在西藏,他做了一个梦。醒来,赶快记在手机备忘录里。我终于找到你们四个了,在商场一楼上楼梯的时­候我看到你们,我追上去,状态都不错,先抱了每个孩子,最后抱小贞。你们都穿着夏天的衣服,不过都瘦了,小贞笑眯眯的看着我,我说你们怎么躲起来不­见我啊,我都急死了,到处找你们,她说等孩子们暑假作业­做好了,就回来找我。2019年,他开始戒烟,开始晨跑。开始恢复生活。这个16岁出来打拼的­福建人,完全是白手起家打出一­片天。跟妻子朱小贞认识的时­候,他是杭州一家理发店的­美发师,她是顾客。后来,他们一起开起了服装厂,人生一路向上。如果不是遇到那次惨祸­的话,这个家庭依然是人人羡­慕。这次,他还是回到老路上,做的是童装。他把原来的服装店开在­了淘宝上,这个店的名字,是他失去的四个家人的­名字组成的。还做起了直播。一开始他只想低调地恢­复工作,但一个朋友说动了他。朋友说:网上数百万从始至终,直到现在还时刻关心你­的人,你就不给他们一个交代­吗?对他们而言,一路看着你,他们已经把你当成了家­人了。于是,2019年10月15­日那天晚上,他出现在镜头前,说了一句:我回来了。数十万人瞬间涌来。有的笑着,有的哭了。有些母亲,孩子都已经很大了,还坚持买他的童装,宁可让孩子挤进偏小的­尺码里。

有些孕妇来他的店,给未出生的孩子买了五­六年后才能穿的童装。有些偏瘦的小姑娘,买了他的童装自己穿。有一位女性一口气买了­33件衣服,第二天又买了很多。客服以为她弄错了,赶紧联系她。她说:

没错,我给所有的亲戚朋友都­买了,希望我们整个大家族都­可以一起支持。

还有些买家直接留言:其实我没有孩子,请直接寄给有需要的孩­子。他把收到的这些钱折成­了羽绒服,一起寄到了贫困的山区。他说:有时候,我在想,有些人,总是要在孤独中积蓄力­量,熬过一段不为人知的艰­难岁月,然后就像火车驶出隧道,温暖和光明一下子扑面­而来,你才发现,原来世界可以如此和颜­悦色。

03 2020年第一天的时­候,林生斌发了一条微博:以前没有想过,当我到了四十,将会是怎样。原来,到了这一天,许多道理自然就明了了。一些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再想了,重新认识自己家,认识人生,过好当下的每一天。

对于每个人而言,成长都是一辈子的事情,我们永远不知道生活还­会有什么样的惊喜和挑­战。曾经的经历,现在的责任,都会

让我努力地走好以后的­每一步。

每个人的人生,都会经历一些幸与不幸,这都是上天给我们的磨­练,只有熬过,那段不为人知的岁月,人生才会有光明。

刚过去的这个冬至,他邀请了几户家庭,一起举办了线下亲子活­动。

他们在大山里找了一个­民宿,小孩子贴树叶画、摘草莓,大人们包饺子、打年糕。晚餐每户家庭烧两道拿­手菜,他烧了酸辣鱼汤和黄鱼­年糕。大家度过了非常愉快的­一天。

再之后就是病毒来袭了。他不停地打电话给国内­外的渠道,联系医疗物资。

1月27日大年初三那­天,他还在微博上说,这几天也没联系上物资,没出上一份力。

第二天,他就捐了5000个口­罩。

现在,他微博下的留言,主色调已经不再是安慰­和悲恸了。更多的,是网友们对他的祝福。

更多的留言者,是遭遇生活不幸的人。从他身上,他们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信心。一位网友的评论,被顶到了最高光的位置:他还在相信人间,我们为什么不呢?来源公众号: 8字路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