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E TO MITJA!

谈兰博基尼设计DNA

The Motivo Magazine - - COME ON, MIGHTY BULL! - 访 兰 博 基 尼 设 计 中 心 主 管 MITJA BORKERT

Mitja不太像传统的英文名,发音有点像“Meet you”,因此兰博基尼总部的工作人员常常会跟他这样打招呼:“Nice to Mitja”。

43岁的Mitja先生毕业于汽车设计著名“黄埔军校”普福尔兹海姆大学,1999年进入保时捷并主持多款车型的设计开发工作。然而这位德国人儿时就有一个兰博基尼的梦想,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设计兰博基尼汽车。这个“儿兰梦”在2016年得以实现,Mitja成为兰博基尼设计中心的负责人。

有人说,德国向右、意大利向左。Mitja Borkert是德国人,却在一家典型的意大利汽车厂商从事相对来说很感性的设计工作,听上去似乎有点奇怪。其实真没什么,兰博基尼本身就属于大众集团,也跟奥迪有着很深联系,意大利人的浪漫与德国人的严谨也许正是汽车设计上最好的融合。

从德国到意大利,从保时捷到兰博基尼,地域和文化的变化会为Mitja的设计工作带来怎样的冲击?这是我们很关心的问题,而对Mitja本人来说这真不是啥事儿。他认为,在汽车设计领域从来就不应该有国别的界限,只有设计师自身的灵感和所要达到的设计目标。

Mitja的“无国界”设计思路在兰博基尼最新的SUV车型Urus上得到最好的体现。Urus不是兰博基尼的第一款越野车,但是从经典的LM002,到6年前惊艳世人的Urus概念车,再到如今的量产版,间隔时间比较长。尤其是概念车亮相之后,量产版可谓让兰博基尼粉丝望眼欲穿。

在Mitja看来,设计一款兰博基尼SUV难度太大。首先这是一家一直生产超跑的企业,具有最强的超跑基因,如何在一辆SUV上体现超跑基因,同时又在形态上突破,需要多方谨慎考虑;其次,兰博基尼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小众化、顶级化的跑车生产企业,没有那些大型集团的资源,之前有LM002却不是一个时代的产品,要“无中生有”一款一面世就能惊艳全球、最酷、最快、最好看的SUV车型,需要很大的勇气。这些原因令他们不会轻易地量产概念车。经过几年的努力,Urus量产版终于亮相并获得赞誉。

Mitja告诉我们,Urus来自于概念版却又不同于概念版,具备了更完善和更适应市场的设计,最重要的是,这是一款在设计上完美传承兰博基尼设计DNA的SUV车型。那么什么是兰博基尼设计DNA呢?

汽车史上最伟大的设计师之一——马塞罗·甘迪尼(Marcelo Gandini)大师创造了“甘迪尼曲线”,这条极其流畅的车顶曲线是所有兰博基尼后续车型在造型上最重要的设计基点,与此同时,“甘迪尼曲线”还延伸出前后梯形双线和后轮拱线两套辅助设计曲线,这个体系构成了兰博基尼在整体造型比例上的传承。

此外,从Miura车型开始,内饰中出现了六边形的设计元素,这种元素如今也是兰博基尼设计DNA的组成部分。Mitja进一步解释道,从解构六边形组成中可以切割出三个“Y”,这就是兰博基尼独有的“Y-shape”设计元素,我们可以在现役兰博基尼车型上看到大量这种元素的体现。

兰博基尼现代设计还与飞机密不可分。正所谓“Feel like pilot”,兰博基尼车型的设计无论外形还是内饰都极力营造出飞行感。外观上大量运用飞机元素,比如机翼、进气口和喷气口等,同时在兰博基尼独创的主动气流矢量空气动力学技术(ALA)下发挥最高的空气动力效率。内饰上则创造一种类似于飞机驾驶舱的即

视感,让乘员感觉自己驾驶着一架战斗机遨游天际、穿越峡谷。

Terzo Millianio是Mitja所带领团队的最新概念作品。这个绕口的名字并非来自某种跟牛相关的词语,而是在意大利语中“第三千年”的意思,意味着下一个世纪。Terzo Millianio在于探讨未来新能源体系下汽车造型与能源技术的有效结合,其重点落在能源的储存上。我们都知道,现在的电动车都配备巨大的电池组,电池组的放置和安全保护是一个让工程师和设计师都非常头疼的难点。Mitja带领团队与MIT麻省理工合作,一同探讨材料与动力的创新,并提出放弃电池组的羁绊,采用碳纤维加纳米技术,将电能储存在车身外壳和车架结构中这一构想。

据说大师甘迪尼多次参观Mitja的设计部门,于是我问Mitja先生,甘迪尼对Terzo Millianio有什么看法。Mitja自信地一笑,竖起了大拇指:“他超喜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