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迪南德们的愿望清单

的愿望清单

The Motivo Magazine - - CONTENTS目录 - 撰文 - 戴镇南

当费迪南德与一个更具象征意义的姓氏连接在一起,既代表一段传奇的过往、一段互相成就的当下,

也是一段开启未来的旅程,这个姓氏就是保时捷( Porsche)。

费迪南德,Ferdinand,是一个很典型的日耳曼名字,在日耳曼语里代表保护与和平、旅程与引领、勇气与冒险,欧洲的王室们也很爱用这个名字,一世二世三世用得不亦乐乎。当费迪南德与一个更具象征意义的姓氏连接在一起,既代表一段传奇的过往、一段互相成就的当下,也是一段开启未来的旅程,这个姓氏就是保时捷(Porsche)。家中每个被取名叫费迪南德的孩子似乎都被赋予了强大的能量,命中注定要将保时捷与汽车的缘分开启和续写下去。

费迪南德1号:保时捷博士开启家族愿望

1875 年9月3日,在奥匈帝国波西米亚北部的玛弗斯多夫Maffersdorf(今捷克 Vratislavice),工匠世家保时捷的第三个孩子费迪南德呱呱坠地。令保守的父亲有些懊恼的是,这个儿子热衷新兴的电学,对机械表现出极高的兴趣,动手做实验总是比学习手艺积极。费迪南德可能做不到子承父业,却引领了一场持续百年的旅程,保时捷家族历史新的一页就此改写。凭着在夜校习得的技能,一腔热血的费迪南德来到维也纳,携工匠之子的天赋和学徒工时期积累的技术基础,他得到越来越多展示自我的机会,与当时维也纳洛纳车身工厂(Lohner-Werke)的经营者洛纳一起,着手汽车的开发制造——靠自身动力行驶的汽车会在未来成为交通工具的主力,让其不断精进成为贯穿保时捷几代人的使命。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奥地利戴姆勒公司成了军用车辆的供应商。设计了诸多实用军车的费迪南德于1916年晋升为总设计师,而后在1917年,从没有接受过正规高等教育的费迪南德·保时捷先生获得了维也纳科技大学的“荣誉博士”学位,成为“保时捷博士”。早在100年前他就向世人证明,在个人成就面前,学历不是最重要的因素。

1931 年,55岁的费迪南德·保时捷在斯图加特注册了自己的公司,起名为“Dr.Ing.h.c.F.Porsche GmbH”(Dr.Ing.h.c 为德语 Doktor Ingenieur Honoris Causa的缩写,意为“名誉机械工程博士”),这

就是如今保时捷汽车公司的前身,宣告着保时捷博士从工匠世家的“叛逃者”到天才汽车工程师和设计师角色的华丽转身,实现愿望清单中第1条: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汽车公司。

费迪南德2 号:Ferry 助父亲夙愿达成

费迪南德只有一儿一女,小儿子顺理成章成为了2号费迪南德,世人叫他Ferry。对这个儿子,保时捷倾注了很多心血。他从小长在爸爸的工作室和车间里,10岁就学会了驾驶,11岁时的圣诞礼物是一辆汽油驱动的微型汽车,配有由他父亲专门设计的四冲程双缸发动机。12岁时,Ferry就在西西里的赛事上驾驶 Austro-Daimler Sasha赢得了级别比赛。他总说:“从我出生起汽车即是我最大的热情所在。”

二战前后的德国,应着特殊需求,机械工业联同相关重工业飞速发展,费迪南德1号作为那个时代德国最伟大的机械工程师,当然不可能脱离时代的滚滚洪流。因为战争中参与军工研发的经历,他在战后受到了同盟国的起诉和关押,整整20个月远离家乡,远离亲人,也远离自己辛苦打拼发展的家族事业。保时捷家族的事业备受打击,甚至拿不出50万法郎的保释金。

过去,父亲带着小Ferry走遍欧洲和美国,驾驶着自己设计的赛车参加比赛。这时,独自回到工厂的Ferry,埋头于来自 Cisitalia的赛车设计订单,利用这笔订单带来的收益,他凑齐了救出父亲的筹码。这次赛车设计,更是为第一辆真正烙上保时捷姓氏的跑车问世打下了基础。

1948年,50块手工制作的铝制车身部件拼装完成,此外,6个带有敞篷车身的框架在瑞士图恩装配完毕,被命名为保时捷 356,如果成功的话,意味着保时捷终于从顶级的机械设计提供者转变为顶级跑车制造商。事实上,尽管尺寸紧凑不似传统豪华车型,356的销售却不同凡响,甚至受到富有阶层客户的欢迎。1948年7 月,356在奥地利的赛事中旗开得胜,奠定了保时捷跑车系列的框架。半个多世纪之后,保时捷356仍为人们所称道。费迪南德1号回到斯图加特,在久违的工厂里,他不停地告诉员工, “如果是我,也一定会做出这样的设计。”这是Ferry为家族完成心愿清单的最重要一步,老爸此时含蓄又欣慰的夸赞,听起来别样动人。

费迪南德3号与4号:我们不一样

356问世后总计售出近78,000 台,1964年的产量更是达到了惊人的14,151台。随着更文明更现代化的 911作为新车型在1963 年秋季首次亮相,“Final Edition”356 C于 1965年正式画上句号。如今911系列的名气可能大过356,成为整个保时捷、整个德国乃至整个世界最传奇的车型之一,同时也是中后置发动机跑车的代表作。911的动力内核和经典外形,正是来自两位保时捷第三代费迪南德的精诚合作。设计者 Ferdinand Alexander Poreche 昵称 Butzi,是 Ferry四个孩子中唯一继承了汽车设计热情的,日后声名远播的 Porsche Design由他开创。而本文中唯一同名不同姓的Ferdinand Piech——保时捷博士的外孙,则因为早年的离经叛道和之后入主大众而与保时捷博弈等被世人津津乐道。两位费迪南德尽管在人生道路上各有选择,姓氏和性格各异,但绝不影响幼年与祖父短暂又深刻的相处、青年彼此成为最佳拍档,两人合作留下的911经典,时至今日仍然延续和升华保时捷的创始精髓。

Butzi 说 911的设计理念来源于祖父的影响,“完美的设计绝对不是追求时髦,恰恰相反,时髦是完美设计的结果。最好的例子就是我祖父的甲壳虫(Beetle)汽车。实际上356就是甲壳虫的延续,而911 则是 356的延续。”

这里提到的甲壳虫车型,虽然没有打上跃马车标,却一直是保时捷博士的愿望清单里很重要的一项。当年借由国家对汽车工业的发展规划,在开发一款国民用车的契机之下,他间接促成了德国最大的汽车企业——大众公司的建立和甲壳虫原型车的开发,而在甲壳虫风靡世界的时代里,每一辆售出的甲壳虫,都实际为保时捷公司贡献了利润。911是 356的接班者,就像356传承了甲壳虫。保时捷家族的费迪南德们,虽然都理性内敛,但在传承热爱的过程中分享愿望与互相成就,这其中的点滴细节,起起落落,仔细品味实在相当感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