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动了史上第一辆保时捷,够不够吹一辈子

我开动了史上第一辆保时捷

The Motivo Magazine - - CONTENTS目录 - 撰文、摄影 - 李晔

头顶微风吹过,两旁青葱掠过,森林清香洋溢,驾驶着如此上古神品,恍如穿越。停车,从车厢中跨出来,

我心怀敬意。

时光回到 70年前的 7 月 4 日,地点不是德国斯图加特和祖文豪森,而是在瑞士,一条名叫Bremgarten 的老赛道。

在这条如今不再举办赛事而是成为公园的古老赛道上,当时正举行瑞士伯尔尼大奖赛。彼时成立不久的保时捷借着东风,带着他们的第一辆跑车成品——356 No.1来到这里,趁着赛事的间隙,让现场一批媒体体验这款全新的跑车。可以说,这是保时捷历史上第一次举办媒体试驾会,虽然感觉有那么一点点简陋和随性,然而,试驾会引起了巨大反响,媒体记者的一致好评让保时捷做成了第一笔生意——一位瑞士女士下了单。

70年后的同一天,也就是2018 年7月4日,我来到 Bremgarten老赛道,在同一个地点,有幸试驾当年记者们体验的同一辆车——356 No.1,尽管只是在大直道上走了一遭,但这样神奇的经历,足够我吹一辈子。

其实早在前一天,我就已经在入榻的伯尔尼市区酒店门口看到这辆356 No.1。如此珍贵的无价之宝,居然就那么随意地停在路边,只有几位来自保时捷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在维护,任由周围好奇的人群接近拍照。当然,碰还是不能碰的。眼前这辆356 No.1有着银灰色的类似铝制车身金属原色(有涂层)和耀眼的红色内饰,工作人员告诉我,这十足十就是当年的原始模样,他们修旧如旧。

说来话长,这辆全球第一辆保时捷并非一直在保时捷官方手中,当年他们刚刚起步,能卖的一定都尽量卖出,也包括这一辆(瑞士女车主购买并非这第一辆)。但在十年后也就是1958年,保时捷终于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了这辆车的车主,并且高价购回。但是,由于之前车主对此车进行了一些改动,而且经手数次,保时捷的工程师只能尽量将其修复原样,但依然不能说完完全全就是当年的原型车了。因此,后来保时捷又根据当年的图纸,从头打造了一辆356 No.1的展示车,该车被喷涂成浅蓝色漆面,但没有装发动机。如今该车存于保时捷博物馆。

说起这辆真正的356 No.1,就不得不提起70多年前的历史和那一位名垂世界汽车史甚至工业史的大牛人。1945年,二战结束,德国战败。作为创造了大众甲壳虫的汽车工业大师,老费迪南德·保时捷被盟军关进了战俘营,留下了他所创立的“保时捷”汽车设计公司以及600名雇员,他们为了前

途和饭碗无比担忧。为了公司的未来,为了雇员的生计,也为了能够筹钱把老爸从战俘营“赎”出来,老保时捷的儿子费迪南德·“费利”·保时捷决定,在公司迁址到奥地利古姆特之后开发一款全新的跑车。

战后百废待兴,资源枯竭,为了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全新的跑车尽量采用大众甲壳虫当时的部件,却重新设计车壳,并且尽可能采用轻量化的结构和车身设计,以此在提升原有发动机动力的同时达成更高的性能。

于是356 No.1诞生了。这款全新的跑车装备1131cc的水平4缸风冷发动机,最大功率输出40hp,采用“中后置”布局(后置偏向后轴之前,与之后量产的356纯后置布局稍有不同),车身在轻量化的设计下净重670kg,在那个年代可谓有很大的突破。该车最高时速可达130km/h,是第一台采用同步齿合变速器的车型。

“费利”称其为“一辆真正的跑车,代表了一种极简主义”。他老爸——老费迪南德看到这辆356 之后也非常安慰,对大家说即使是他自己设计也不会比“费利”做得更好了。

该车委托一家瑞士进口商代理销售,定价为7500瑞士法郎。当年这个价格能够买多少东西现在不容易评估,事实上并不比一辆甲壳虫贵多少,也就是说并非一辆昂贵的豪华跑车。但是,在二战后的欧洲,能够买得起跑车这种相对奢侈的非日用品汽车的买家,却一般不是普通老百姓。当年媒体对于356 No.1的评价是:很轻、很快,虽然也有不少不完善的地方,却是划时代的好车。就这样,一个传奇品牌在这辆356 No.1发动机的低沉轰鸣中走上了历史发展的大道。

时间回到现代,回到了Bremgarten 老赛道。从字面上来解释,Bremgarten就是德语系中“布雷姆花园”的意思,这条赛道是一段坐落于森林中的公路,两边是参天大树,由于安全原因早已弃用,如今成为一个供当地居民慢跑和骑行的大公园。

70 年后,356 No.1再次停在这条古赛道上,迎来了另一批媒体人。我兴奋地打开车门,“费劲”地坐进狭小的车厢里,一下子就“陷”进了弹性依然很强的红色皮座椅里,还轻微听到了“咯吱”的响声。方向盘很大,几乎顶在我的大腿上,而前挡风很低,而且是两片式的平玻璃,中间有一条金属竖杆隔开(一体化的曲面前挡风玻璃要在量产版上才会出现),但是视野很好。

背后的发动机盖被工作人员拿走了,这是为了让“老家伙”更好地散热,而且我也不能原地着车,必须由工作人员推动起来后再点火(其实我在酒店门口时看到过工作人员原地着车的)。之后,发动机的响声清晰地从脑后传来,我挂上一挡,开启了这段很短但是终生难忘的时光之旅。

上车之前我心怀忐忑,实话说不是怕不会开,而是因为这车实在太贵重了,贵重到了无价的程度,给老司机带来压力。但当我行驶了短短几秒钟之后,便发现这车很好掌控,完全没有那些老爷车的脾气。各种动作需要多使点劲儿,却真心不难开。坐姿和操控形态都很舒适,整个行驶机构运作完善,行驶质感也很好。不得不让人感叹,保时捷在70年前就将汽车造出了一个高度,而70年后还能将这第一辆车保养得如此之好。头顶微风吹过,两旁青葱掠过,森林清香洋溢,驾驶着如此上古神品,恍如穿越。停车,从车厢中跨出来,我心怀敬意。

能够保有自己第一辆车的汽车品牌,现在真的不多,还能将其保养得那么好,还能开,还敢让外人开的,实话说没听说过哪家。这是一种对于品牌的爱护,也是一种自信。对于保时捷来说,这辆356 No.1绝不仅仅是家里第一款产品那么简单,它代表了这个品牌的发源,代表了这个品牌的初心,更是他们在艰难时期奋发图强坚持追逐理想的明证。356 No.1光洁如镜的车身漆面散发着生命力,倒映出保时捷70年来的辉煌成就。

传奇之所以成为传奇,没有偶然。

致敬「」费利 经典回眸。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