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大桥唱成一首歌

The Wuhan Magazine - - 头条 -

记者 yoyo 摄影 sikin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江水滔滔,大桥大桥。春天风筝飞,夏天竹床睡。秋天夕阳美,冬天赏腊梅。”这几句歌词来自一首叫《大桥大桥》的歌,听完一遍,副歌的旋律洗脑般开始回旋,而武汉长江大桥的四季便如同电影画面,一幕幕闪现。网络上搜索,在此之前,居然没有一首关于武汉长江大桥的歌。所以,这六十年来,为它首次歌唱的竟是这群90 后。

用方言,把大桥唱成了歌

《大桥大桥》的创作团队叫UN1,是武汉本地的一个音乐团体,组合里的5位成员里,最小的15岁,最大的念大学。他们是词曲创作者,也是演唱者。这个年纪还可以被称为孩子,却自发地产生了给大桥写首歌的意愿。

“团员里大部分都是武汉人,大桥对我们而言熟悉得有点麻木了。今年大桥落成六十

年,听到六十这个数字,惊觉它已经陪了我们这么多年”,说起来,这首歌是去年开始创作的,而团长谭联耀是发起人之一。组合成立三年多以来,歌写了不少,但用武汉方言来写,还是第一次。大桥的创作,每位团员都是参与者,大家围坐在钢琴边,跟着和弦哼唱,不停否定,又再来一遍。

恰好,汪涵主持的方言歌唱节目《十三亿分贝》在征集歌曲,2016年5月,UN1便带着这首歌出征了。上完节目,《大桥大桥》更加成熟了,单曲正式发布的那天,不到24小时就有了10万点击量。

我所知道的大桥,桥下有歌

团长谭联耀去年高中毕业,今年18岁,正备考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对他来说,大桥是儿时的游乐场。外婆牵着去爬黄鹤楼,承诺下来以后就能去大桥那儿买冰棍,他心心念念的是这一口。拿着冰棒在桥下奔跑,背上都是汗,外婆掏出毛巾隔在后背,转身看别的孩子,也都一模一样挂着毛巾。

他把这一段儿写进歌里,回家唱给外婆听。外婆不仅用手机把这首歌发到每个朋友群,还号召舞友一起发,语调有点骄傲,“我家孙子唱的”。

长大一点,他会约着朋友去大桥晃荡。他们仔细看过大桥桥牌上的雕花,梅最多;他们从桥下走过,钻进耳朵的除了楚剧、汉剧,还有湖北大鼓。

这是他们知道的大桥,也跟桥头堡周围的腊梅在冬天里合过影,写到歌里相对容易。

大桥春夏秋冬的模样有了变化,滔滔江水的方向却一如既往。

没见过的竹床,从桥下排到了三层楼

为了了解外婆口中他没见过的,那些跟大桥相关的事物,他们开始去大桥走访。连着好多天,四五个年轻的孩子,白天不上课,在大桥下拉着老人尽挑往事说,也是一道奇怪的风景。

于是,他们听到了无法想象的场景,以前的夏天,大桥底下全摆着竹床,这样睡觉才凉快,碰上调皮的小孩连着竹床跳,可以一直跳到三层楼(武昌的地名)。

还知道修大桥的时候,好多苏联人在附近转悠,国外来的设计师围着站了好几层。那时看热闹的年轻人,后来一大半都做着大桥的维护工作。

于是,他们歌里的大桥,唱的是几代人的大桥。大桥春夏秋冬的模样有了变化,滔滔江水的方向却一如既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