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桂花香

The Wuhan Magazine - - 专栏 -

时常感叹大自然,在四季轮转的有序中,滋生春华秋实之美景,又凝天地灵光,萌发清可绝尘、浓能溢远之天香,使得每一个生命在这样的境况里,真正是无分别且平等的感受到“眼耳鼻舌身意”无限的妙用,犹如阳光普照万物,光合作用却是每一个个体的事情。

有时候,我很想变成一颗树,一颗能开出很香很香的花的树,如果命运垂青,最好长在依山傍水的幽谷,少有人往来,无需言语,只等花开满枝时,一个路过的小书童折下两枝,带了回去,与他的主人“万杵黄金屑,九蒸碧梧骨”,合一款香飘千里的木犀 香,即是我最香艳的际遇了。

萌生这样的想法,不是无缘无故的,而是在合香的过程中,感叹古人将生活的日常运用于香事,又将香事运用于日常,享受着生活的精细与雅致。那时的物资不丰盛,却可以把日子过得丰盛,现代的物资如此丰盛,日子却过得越来越匆忙和粗糙,是否物资的丰盛与人心的匮乏正好是成正比,那每天的繁忙又是为什么?

白露节气那天,傍晚在院子里散步,一股浓香迎面撞来,鼻子有点不适应,竟小小的呛了一下,抬眼看,院子里的桂花次第而开,满树的金黄和着香甜,喜滋滋

的好像是随时可以掉下来的蜜糖,令这个傍晚也甜蜜起来。我忍不住在够得着的桂枝前,如数珍珠那般,将还没有完全开放的桂花,一粒粒的从桂枝上剥下来,满满的装了一衣兜,准备合一款桂花香。

历代香方中,桂花香是独树一帜的,是文人雅士以桂合香馈赠友人的珍品,又是他们赏心乐事的雅趣。对于桂花,各个地方又有各个地方的称谓,湖南称九里香,江东称岩桂,江浙一带则称木犀,甚至在传说中,桂花亦种进了月宫,可想在繁花如云中,能拥有这么多芳名的,且能芳郁天上人间的,恐怕只有桂花了,所以才有了宋人邓肃的那一句:清风一日来天阙,世上龙涎不敢香。

在《陈氏香谱》中,有一方记载,将桂花捣成花泥,搓成香珠,或配伍大黄、檀香等制成香牌、香坠,佩戴在衣襟边,悬坠于香扇柄,顾盼于发际耳垂,总之是将桂花香穿戴在身上,一颦一笑,香气萦绕。更有折桂于瓶花,在午后或秋夜,枕一缕桂花香入眠,好如神仙那般逍遥。宋人黄庚有一首描绘此时此景的诗《枕边瓶桂》如是说:岩桂花开风露天,一枝折向枕屏边。清香得透诗人骨,半榻眠秋梦亦仙。每个节气时令,有这样一份花样的闲情,更有停下来享受的心情,这样充满着各色各样的花香生活,多少都令现代的我们望尘莫及且神往之。

在研究许多桂花香方时还发现,古人对桂花香的钟爱,不仅仅只是在时令里用桂花来制香,他们会用诸多的香材合和配 伍模拟桂花香,在明代周嘉胃的《香乘》里,就记载了用降真、檀香、木香等香料模拟桂花的香气,在不同的场合,对花焚香,吟诗和唱,别有一番雅兴。

在熟悉如此之多的香方后,面对我新鲜摘得的桂花,遂以沉香、檀香、香茅草、龙脑合和,这样的配伍是据南唐韩熙载的一个香方触发的灵感,传说用桂花搭配龙脑,会有意想不到的仙妙之气,于是如法炮治,以炼蜜和合,制成香牌,配上流苏,并取名:凝犀白露。合好的香泥,真的有一股莫名的妙香,远远闻着,透着一场新雨后,晨光普照草木而散发出的冷冷、湿湿的香气,在我想来,月宫里的桂香,也莫不过如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