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的本质是在制造过时

The Wuhan Magazine - - 专栏 -

有次沙龙,我说人的一生,不能保证与最爱的人生活、最喜欢的人共事,但一定要保证穿自己喜欢的衣服,用自己喜欢的包,跟喜欢的物件呆在一起。

一个女孩表示很苦恼:“你说的我都同意,也努力去做。但我喜欢的东西一买回来就不喜欢了怎么办?最喜欢的永远在商场里。”

我让跟她一样感受的人举手,至少有一半的人羞答答地举起了手。

每次说到“喜欢”这个话题,总有人说,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这一点也不奇怪。我们日常接受的信息太多,商业广告的核心价值永远是“我的产品就是你的喜欢”。繁杂的信息不断考验你内心脆弱的判断。比如从去年开始大热的澡堂拖鞋,当初我周围很多人都说不喜欢,但今年,我看到她们人脚一双。原因是大牌明星、宇宙博主都在穿,如果你不穿,就显得土穷LOW。

时尚的本质是在制造过时。只有不断发出明确的过时信息,人们才会痛下决心,扔掉曾经的心头肉,跟随产品的升级换代掏出血汗钱。这就造成了那位姑娘说的,店里的红玫瑰,买回家就成了蚊子血。

可能在你从商场回家的路上,就发现自己买的东西过时了。

可可·香奈儿说:“我的生活不曾取悦我,所以我创造了自己的生活。” 取悦自己这件事儿,还是很有技术含量的。

我有个每天收包裹的前同事,特别喜欢取悦自己,每天的买买买都是打着这个旗号。偶尔遇到性价比不高的东西,我们都说算啦,不适合你。她说:“你们觉得不好看没关系,女人就是要取悦自己。”开始我挺崇拜她,觉得真有个性。但慢慢发现,她所谓的“悦”,仅仅是付款的三秒钟和收到包裹的三分钟。有一次办公室大扫除,她的工位上竟然搜出了好几个没开封的包裹。她打开一看,惊呼,什么鬼啊,这么丑……

因为每天用包裹取悦自己成了习惯,她花了很多钱,品位却一直很差,又经常在办公室叫穷,刻薄的男同事就给她取了绰号叫“刘取悦”。

取悦自己是件好事,但单纯的购物带给一个人的快感,仅有三分钟。

取悦的前提是你要明白自己的G点在哪里,你真正喜欢并愿意长久拥有的是什么。

这个寻找自我的过程,如果你是土豪,可以直接交学费,多买名设计师产品,甚至买全球限量版。如果你是像我一样的普通人,先通过“挂眼科”、学知识提高审美。看美术展、珠宝展、时装发布会、设计双年展,看执念造物的大师们的作品、传记、纪录片。你看到的好东西越多,越不容易轻意被几句广告词打动;你对好设计背后的故事了解越多,

越能明白一件旁人看来普通的东西,为什么越用越心生欢喜。

有持久生命力的设计往往低调,它满足的不是人的虚荣而是人的需求,就像不帅不浮夸不幽默,却呆在一起很舒服的人。

当你明白了自己的喜欢,就不要选择将就。

开始健身以后,我一直想找一个小巧的料理机,可以混合酸奶,快速打碎水果、蔬菜、坚果,制成营养早餐。但市面上的料理机都很大,将就买了一个,用两次就闲置了。今年终于看到一款英国品牌的料理机,完美满足了我的所有要求。买了以后每天都在用,有时候一天用两次,越用越喜欢。

以前认识一个姐姐,说想买件米色的风衣,两年都没买到。我觉得好矫情哦。不过一件米色风衣而已,按她说的要求又只是基本款,应该 so easy。但仔细想想,当我们想要一件东西,很多时候想到的只是我要买,而不是我要买最喜欢的。

如果所有的东西,你都要买最喜欢最合意的,就一定会有空缺。我鼓励你把这个空缺留下,因为将就补上去的东西,往往很快就不喜欢了。

喜欢是一种值得你慢慢培养的期待。你期待得越久,得到真正合心合意的东西时,兴奋与喜爱持续的时间越长。

喜欢也是一种感情的培养,往往你用的次数越多,越容易将喜欢转化为依赖和习惯,让你喜欢的东西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

我去一位作家朋友家坐客,发现她家里四壁白墙,却零散地放了很多设计精巧的瓷器、首饰、羊绒围巾。最搞笑的是她书桌上放了好几件欧洲古董珠宝。她拿起一只镶满钻石和红宝石的黄金手镯,顽皮地说:“很贵!写不出来或者觉得苦和累的时候,把它拿在手上摸一会儿就有灵感了。”

她窗台上放着日本设计师制作的陶艺花鸟虫鱼。雨天的清晨,她站在窗边,手里握着陶鸟,像捧着自己温润美好的心情。“想不出比这好的人生了”,她的话让我动容。原来幸福并不是你处于时代的巅峰,在大江大海中弄潮,而是当你身处每一件都是由自己精挑细选而来的物品中时,内心的安定与满足。

你所喜欢的一切,其实是你舍得花时间与之相处的一切。

质量上乘的衣服,至少穿两年,才会跟你姓。正如日本作家松浦弥太郎所写:“到第三年时,在某一天,你会忽然觉得这件衣服好像吸附在身体上一样,如此契合。”

少买,买精,多用,是培养人与物的感情,让你在喜欢的物品身上汲取灵气与力量的秘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