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美人——观《楚乔传》

The Wuhan Magazine - - 专栏 -

整整一个月, 我和《楚乔传》在一起。月底,我看完了58集。我宁愿相信这部剧不是表演和导演出来的。在楚乔与宇文玥共度的那些日子,在那个青山院,在那些晴天朗日的日子里,在他们身边,没有大腹便便的助理和穿着T恤牛仔裤的工作人员。在他们周围,没有灯光师、打板的人,和桀骜不驯的摄影师。没有面黄肌瘦的化妆师。这部剧不是由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后期剪辑而成。没有绿幕没有特效没有演员的笑场。九幽台一幕,就是血淋淋的。那天晚上,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被杀了。他们来自现代,是异族。被大魏人视作怪物。导演的灵魂经过多少个轮回,来到现在,凭着记忆再现了那个西魏的世界。他一直不敢对别人说,真实的楚乔比赵丽颖还要瘦。她们都有一双大大的眼睛。浑身散发着一股灵气和力量。那时,楚乔就是扎着一个马尾的。导演在被杀之前曾被充军。他亲眼目睹了骑着战马、手握残虹剑,在城门和大魏军队厮杀的楚乔;他亲眼目睹了楚乔救下秀丽军,带他们回家。

这一切都是真的。导演说,他就是从那个世界里轮回到现在的人。他说,窦骁和燕洵很像。他们都有帅气的单眼皮和轮廓分明的脸。他和发型师起了争执。他说,不对,燕洵不是这样的发型。于是导演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人闷在房间里画出了楚乔、宇文玥、燕洵的造型图。他们衣服的颜色,他们的五官,他们佩戴兵器的造型。他凭借当时和青山院一位奴婢的聊天,画出了青山院的构造图。他觉得赵丽颖的五官过于精致。他对她说,楚 乔是素面朝天的。她有凛冽的眼睛,和小巧瘦削的嘴唇。他说,楚乔的发色异于常人,于是发型师染红了赵丽颖的长发。于是,那个大魏的长安,那些宫殿,那些百姓和门阀的穿着,那个狰狞的九幽台,那些贵妃和公主的神态,导演记忆犹新。在他的指挥下,剧组几乎重建了一个新的长安城。

在《楚乔传》拍摄期间,有五个陌生的女孩,找到导演,她们都说,我就是楚乔。在她们的梦境里,神启告诉她们,你们曾为信仰而战。你们不是平常的女子。你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受尽磨难,是为了表达正义与真理。你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作楚乔。于是,这五个前世据说来自西魏、隋朝、唐朝、明朝,以及现代的楚乔,都挤在剧组和导演诉说属于她自己的故事。讲述了属于她自己的与宇文玥和燕洵的爱情。在她们的故事里,最终,有的爱上了宇文玥,有的做了燕王妃。那个来自现代的楚乔,是一个内敛清秀的女孩。她说我自由写作。受尽磨难。这是一个没有鲜血和兵刃的战场。我的宇文玥和燕洵还没有出现。最近在梦里,我总是骑着一匹马,手握一把剑,站在高高的山顶,孑然一生。我宁愿死在酣畅淋漓的战场上,也不愿生活在这个无聊而苍白的现代世界。

于是,导演明白了。楚乔精神是永不会泯灭的。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个楚乔正在成长、磨炼,以及忍受孤独。宇文玥和燕洵化作她们的父亲、朋友、亲人、或者孩子,告诉正在哭泣的她们:要好好地活着,活着,就有希望。哪怕伤痕累

累,也会拥有最终的胜利。

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是你一个人在战斗。

因此,《楚乔传》寓言了这个令人无奈的世界上的一切。有多少人狂热地追着这部剧,就有多少个不曾屈服于命运的灵魂。导演隐瞒了一个秘密。在那些创作剧本和忙于前期筹备的日子里,他不止一次地哭了。他的前世是一个小姑娘。人生不幸。跟着一个师父学习功夫。曾经化了妆骑着马去打击敌人。虽然我的名字不叫楚乔,但是我们有共同的信仰,如果我们相识,会是一对好闺蜜。

于是,摄影师哭了。武术指导也哭了。场记也哭了。服装师也哭了。都哭了。所有人都想起了自己的伤心事。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就是那个无家可归的女孩楚乔。想起了他们自己与命运与挫折相抗衡的往事。那些和平的,没有硝烟的战场。

在剧组里,赵丽颖有时和林更新一起吃午饭。到了晚上,她又和窦骁一起吃晚饭。她的确爱上了这两个男子。她一度在没有戏份的日子里离开拍摄基地,去找心理医师解决内心的困惑。我不知道如何选择,我爱上了他们,无可救药。

这一切都写在赵丽颖的日记里,林更新和窦骁也有类似的日记。一切都是一场漫长的梦境。在2016年那5个月的拍摄周期里,所有人都昏睡过去。睡着了。像一个个或清秀或粗犷的睡美人。而每个观看此剧的人们,在醒来之后,将成为一个崭新的楚乔,忘记她的身世和故事,充满斗志地继续人生的战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