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墨之间读懂都市百态

The Wuhan Magazine - - 品鉴 - 记者周玥摄影刘虎成杨欢喜

都市化的历史进程不仅从根本上改变了当代中国人的生存状态与价值观念,也使传统水墨画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在这样的背景下,上世纪90年代初,已经有一些很敏感的艺术家根据都市化进程所引发的巨大变化,开始以水墨画的方式来进行新的探索,这就使得“都市水墨”应运而生。具体地说,艺术家们一方面利用时代的新变,为水墨画的发展开辟了全新的艺术主题与艺术符号,另一方面也在合理借鉴传统与西方艺术的基础上,创造了十分适合表现都市的新水墨语言。本次展览分别展出方向、李孝萱、张望、樊枫4位艺术家的作品60余件。你也会从展览中感受到时代的变迁为艺术家们的创作提供了全新的可能性。

像浸在潮湿的空气中

看方向的画,常会感受到一股氤氲的湿润感,像是身处岭南,一呼一吸中充满了水汽,整个人可以浸润其中,但其笔墨之法、擅画之物、思考之域,又并非限于岭南。

方向对水情有独钟,画面中常出现云、雾、湖、海、船、桥、海港、码头等与水有关的事物,包括早期的庭院系列作品,那些方正狭小的岭南庭院中茂盛的植物,竹藤椅、雕花水缸,也将观者置身于潮湿的空气之中。

2000年后,方向的绘画目光开始转向当代都市生活,在摄影视角的构图下通过物象体块的平面堆叠、排列穿插,将都市生活景象外观的鳞次栉比与细节的杂乱无章和谐统一在画面里,使所绘之景更具主观色彩,也更加饱满。现在有两种惯常的思维方式,一种认为西方就代表现代与先进,所以很多人谈到现代就以西方为标准,方向认为其实中国画也有自己现代的路;其次是把传统孤立,不接受、不采纳,把笔墨狭隘化,方向觉得中国的笔墨是发展的,它不断融入新的东西,画者要做的就是创作新的笔墨语言。

生命与生存的根源

表现城市景观是李孝萱早就有的想法,但觉得在原有的宣纸上靠笔墨画楼房、汽车难度较大,也少有先例,一度放弃。

但每当游走于家乡天津的大街小巷,把自己融入那个来来往往的汽车和川流不息的人群市景空间时,李孝萱总有着一种要表现的冲动。

1984年前后,他因这个兴趣画了几套表现城市题材的连环画,从中规范了不少适于水墨表现的方法。从那以后就开始在宣纸上用单纯的笔墨表现城市景观,且兴趣越来越浓。

黝黑的深夜都市现代主义情景,墨黑翻滚的夜空,身体卷曲的压抑性黑色调的孤独感的人,李孝萱以水墨写意的晕染语言表现了现代主义的阴郁色调,将文学性的叙事、身体

都市化的历史进程不仅从根本上改变了当代中国人的生存状态与价值观念,也使传统 水墨画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的物象变形与水墨笔法统一在一种色调秩序中。

所以虽然他的画大都是自己的生活印迹,带着伤感情绪,但你能从中看出一种秩序性表达。

曾经历过唐山大地震的他对巨大的城市阴影感到了一种威胁感,于是他的画中描绘了生活表层下面的东西——生命与生存的根源。李孝萱的作品中还探讨了性主题、精神分析、虚无感、喧哗与骚动的存在感、焦虑不安的情绪、现代拜金主义等社会问题。

解读世界各地城市

武汉美术馆馆长樊枫作为此次单元展“转”参展艺术家,自己的都市水墨作品展也从德国柏林启程,办展12次。

樊枫画都市水墨很多年。此次单元展自己拿出了17件作品,分别展示了国内外的都市景象。其中12幅都是今年新作,有他去欧洲写生回来后画的圣地系列,还有港口系列,避风港、航空港等。

“我从小生长在城市,对于城市生活很了解,因为现在工作原因,会到世界各地参展、游览,所以我开始用水墨的方式对世界各地的城市进行解读。”樊枫用中国画的材料展现城市风貌,是一种创新,也是一种传承,“中国画是中国的文化传统,我们传承它的同时也要让它不断发展,那么我就用水墨的方式来进行创新。”

“在我的创作里面,要讲创新性,也要有独特性,还需要有连接性,必须要用中国画的方式去连接传统。”樊枫认为这种连接性不仅要传承中国文化,同时也要展现中国画的笔墨精神,“此次水墨双年展是在武汉举办,希望以后能逐步走向世界,把中华文化传递得更高更远。”

方向作品

李孝萱作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