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雪对话】丹青引,几笔颜色的意象

The Wuhan Magazine - - Contents - 文图韩雪编辑孙次衡

访问缘起

去年深秋,在一次采访中认识罗丹青主席,当时,并不觉得他有主席的范儿,更多的感觉他像个书生,随和且寡言,儒雅且冷峻,气息里透出的几分亲切,使得他少有官气,没有拒人千里的隔阂感。熟悉后更觉得他有几分常人少有的通透与淡然,仿佛一个手持仗藜的行者,非常奇特的行走在一条尘土飞扬的世道上,让人的视角竟生出些突兀。正是这样的视角反差,使得这次访问多出几分好奇,访谈是在一个午后,那天的下午,现在想起来,感觉竟是一片的宁静,仿佛我们的交谈是无声的,却亦心领神会。其实许多时候,语言并不能表达所有想表达的,好比几笔丹青的写意,线条的流动与留白的空隙,是书者与观者,无声的对白。 韩雪:有没有人问过您的名字,是父辈所赐,还是自己以改名明志?

罗丹青:倒没有人像你这样直接的问,但肯定多数人会好奇。的确,这个名字是我自己改的,改名字的时候,我还是乡下放牛的娃子,在决定改名的时候,也是我决定走出穷乡僻壤,去更广阔的天地,干一番事业的时候。少年懵懂,对未来期许着无限的理想,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改个名字,所以想到“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这句话,虽不尽然的了解,却明白相对一个人的理想与追求,繁华富贵不是最重要的,又想到文天祥的那句最著名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对这份面对生死还能保存的浩然气节,从心里由衷的崇敬,再加之我打小对书法绘画的天然情结,所以,我决定改名为丹青。

韩雪:了解您曾经援藏,回来后有哪几件事,是您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欣慰的?

罗丹青:2004年,我援藏回来,组织安排我去文明办未成年人工作处任处长,于我而言,多少有点无用武之地的感叹,这种状态我很快就调整过来,无论在哪里,想做事就有想做事的心思与行动。未成年处,是对孩子思想品德进行指导的单位,那么,拍一部有意义的影视作品,正是可为之处啊。这个想法缘于我在西藏,曾拍摄过一部关于西藏的风光片,那是我第一次以总策划、总撰稿、总编导的身份试水影视,没有想到被央视在黄金时段播出,这对我是最大的鼓舞,也因为此类点滴小事,我被西藏自治区宣传部评为首届优秀宣传文化工作者。借鉴这次经验,我想没有比拍一部好的影视作品,更能影响孩子们。这个心思一动,即有回响,正好南京的一个文化公司想到湖北来拍一部反映初中生的电视剧,我主动联系,用最少的资金完成了一部少儿题材的十五级电视连续剧《六年级的夏天》,这部片子获得了中国电视剧的两个最高奖:金鹰奖和飞天奖。此后我又策划了一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