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流】水晶:2457年前的故事,今天依然离我们很近

The Wuhan Magazine - - Contents - 记者何志鹏 部分由受访者供图

戏剧带来的那种近距离观感体验——几乎能与演员面对面地感受到他们的呼吸、心跳,看见他们飞出的汗水,以及现场互动带来的莫名愉悦……这一切都成为话剧最引以为傲的魅力。后来还知道,话剧还会根据每一场观众的反应而做出相应的调整——就像一位经验丰厚的匠人,会根据使用者的不同而做出适合他的唯一器具。过了好几年,我还记得看第一场话剧时那种纠结而复杂的内心感受。这部我一开始抵制后来带来颠覆性震撼的人生第一场话剧,构成了对话剧的全部印象。回头来看,我庆幸自己观看的第一部话剧作品来自孟京辉,那种高质量的精彩在参差不齐的市场中,对于一个初次接触话剧的人而言,如同是第一口吃到的就是蜜糖。

每年要看200部戏

这样的好运气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幸运享有,对经济和时间成本的顾虑,到今天依然是每一位话剧爱好者不得不考虑的因素之一。当今中国戏剧市场资源分配的严重不均,进一步导致观众观看到一场好剧的可能性降低——国内著名艺术节策展人水晶将此形容为: “看戏剧的机会成本太高。”她甚至觉得,观众不买票、不看戏并不是观众的问题。

她这样概括当今中国仍然小众的戏剧行业:“我们的表演艺术包括舞台、技术层面都还处于一个很古老的层面。”她说今天我们国家,以及还有很多资本都在投资这个行业,但是由于我们缺少像西方戏剧行业那样系统性的锻炼,并且缺少一个完整的市场,导致行业能力分布很不均匀,更重要的是没有意识都需要往注重效率的方向发展。

在今年待在爱丁堡国际艺术节的8天时间里,水晶看了40部戏。每一年,她要在全世界各地观看戏剧200部,然后只挑20部最精彩的带回中国。在9月10日的分享会上,水晶说她今年已经观看了176部。

2016法国阿维尼翁艺术节上,水晶邂逅法国纯真剧团(France·Cie La Navie)带来的《安提戈涅》,她在策展手记《一个人的起义》中这样形容:“我第一次意识到:古希腊悲剧可以这样演,2457年前的故事,可以离我们这么近!”今年9月15日,中南剧场迎来了该剧在武汉的首场演出。从连续两晚演出的现场来看,这部剧作创作于距今2400多年前的古希腊悲剧和法语的演绎,都没有影响这部戏在武汉的受欢迎程度。

从戏剧中获得警醒和反思

在搜索框里输入关键词“安提戈涅”,你总能找到很多关于这部戏的评论,也有网友会特地@它的中国策展人水晶进行谈论。无论是怎样的表述,谈论得最多的仍然是这部戏在当下的现实意义。我无法用三言两语概述这部戏的故事,但看过的人会明白它想表述的是什么,正如观影者“王碎”的感受:在2400多年前的戏剧人物身上,找到每一个时代里自己的影子,或许这才是经典反复被演绎的意义。

水晶在中南剧场的分享会上回答听众提问时说:“关注底层人民生活的好的戏剧,会让自己觉得愧疚。”正如她在策展手记中所表述的观点:2457年过去了……安提戈涅的故事,在大地上一幕幕重演。懦弱如我们,当然做不了安提戈涅,但这不妨碍我们从这个

故事当中,汲取一些勇气。盛世如今,似乎也不需要安提戈涅,但并不妨碍我们未来在面对大是大非、小是小非时,多一点思考与警醒。

这种从戏剧中获得警醒和反思的能力,或许就是水晶所希望带来的“社会责任”之一。另一方面,水晶所讲述的“社会责任”还包括推动中国戏剧行业的规模化和文化方面的普及。水晶多次分享自己关注国外戏剧复杂的舞台表现问题,在私下的交流中她笑言: “其实我是一个技术偏好型的人,就是有一点精英艺术,我要选好的戏剧,首先它在技术层面就要好。”她认为,舞台表现反应的其实是戏剧工业化。“事实上我们反过来说,能做到这种作品的艺术家,他背后都是有思想来支撑的,不然他做不了那么纯粹的一个作品。”

从她的表述中,我甚至觉得在某种程度上,她是羡慕西方戏剧工业化的。所以她才会在人文关怀和价值观之外,格外关注技术,这共同构成她评判一部戏剧是否称得上“好”的三大要素。同时她也表示:“我们不强求每一个作品都表达深刻的人文关怀或者关注底层,或者呼唤人性什么的,但它首先是要好看。”

比如在皇庭剧院上演的《愿望清单》,关注的是身边不太起眼的底层社会小人物的真实生活。还有爱丁堡Fringe上天才演员Trygve和他13个月大的儿子共同在舞台上演出的一幕温暖、奇妙的作品,这部作品将儿童通常的自然反应代入精心设计的剧情中,就是非常单纯而欢乐的故事。

中国社会高速发展三十多年,直到今天,一提起当代戏剧,它仍然还是一个小众的边缘艺术。水晶说西方戏剧能走这么久,走到今天的这个体量,其实就是因为他们注重效率,他们能够通过共享空间来分摊很多成本。“当运营成本得到降低,票价也就变得便宜,就能促使更多的观众进来(看戏),有更多的观众就有更多的创作者,有更多的创作者就能有更多的剧场得以生存,形成整个市场的良性循坏。”

这成为她致力于推动中国戏剧行业发展的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她说:“今天当代戏剧很重的任务就是,不是在精神的高度上变成一个精英文化的圈子,只有特别懂行的人才能看得懂。我们今天恰恰要做的,就是让戏剧成为大众消费,让那些很普通的人都能够走进剧场,能看得懂戏。”

《愿望清单》剧照由摄影师 Jonathan Keenan拍摄

《trygve vs baby》剧照

《安提戈涅》剧照

水晶(第二排左起第四位)与志愿者合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