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鉴】中西对“画”,穿越时空的思想相遇在水墨之间读懂都市百态

The Wuhan Magazine - - Contents - 记者周玥摄影刘虎成

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9 月 12日迎来两位艺术大咖的双个展,“俯仰天地——周韶华”和“心智地图的异像——马库斯·吕佩尔茨在中国”画展。两个展览均由湖北美术学院、德国贝尔艺术中心、周韶华艺术中心联合主办,将于2018年移至德国进行展示。两位不同国度、不同文化的艺术家,他们用个人经验创造了绚丽多彩的图像世界,他们用视觉传达出颇具当代意味的文化情怀,并以一种回归自我内心的视角去审视传统与当代、历史与现在、东方与西方、本土与全球及他们所面临的文化与现实。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让他们的艺术在思想上有了交汇。其实透过他们的图像世界,阅读者感知体察到的更重要的是穿越时空的思想相遇,接触和碰撞。

当原本毫无关联的他们相遇

优雅的“帅老头”是吕佩尔茨留给公众的印象。继在中国上海、北京展出吕佩尔茨的艺术作品后,此次是吕佩尔茨第一次携作品走进中国中部。这次展出的90件架上绘画和14件雕塑作品均来自MAP收藏,是世界上最大的吕佩尔茨收藏之一。

吕佩尔茨的画风强烈、狂野、情感丰富。他艺术上的再现风格来自于对文化史的关注,以及早期艺术中的德国当代史批判性手法。

此展览可以让参观者对他的艺术发展有一个全面的认识,了解他作为艺术家从1960年代到今天的发展历程,展示其艺术创作的不同阶段,对其所选择的主题和思想世界有更深的见解。

与此对应的是,长期生活在武汉的周韶华近几年展览频繁走出湖北。这场展览也算他众多展览中的一个常态。

周韶华60余年的艺术创作成就,宛如一本个人版的中国近现代美术发展图像史,所有人都能从他的作品中看到中国传统绘画从一般线形发展走向多元的历程。

重要历史节点构成了共同生存背景

他们生命的重要时段都离不开20世纪。20世纪是一个意识形态的世纪,各种意识形态构成了政治思想的重要语汇;20世纪又是一个充满动荡的革命的世纪,他们历经“二战”的苦难,冷战铁幕及两大阵营的解体,在历史大变局中经历着20世纪的精神文化从机械复制到电子文化,他们自觉坚守弥漫着强烈个人印迹的视觉精神探求,抵御对抗着各种时尚潮流和全球化侵袭,并且都能够

从本民族文化母题出发,在历史的重构中不仅将艺术作为一种认识世界的方式,更建构了自我的视觉叙事系统和话语表达方式,并以一种回归自我内心的视角去审视传统与当代、历史与现在、东方与西方、本土与全球及他们所面临的文化与现实。

他们在强调个人经验抒发的同时,更强调自我的民族文化身份和价值认同,而其鲜明且差异化的视觉叙事品格,及自觉抵御生存境遇中孤寂的困扰,时尚潮流和商业化侵袭,特别是充斥在图像背后自由的创作精神,这才是推动艺术向前发展的动力源泉。

西方表现与东方写意的同时呈现

这次展览因为中西方艺术家的同台展出而引出很多思考。以汉字为基础的东方式艺术审美,是图文相间的解读和评判体系,它以阅读的方式进行。具有几千年历史的中国水墨是具有书写气质的。而书写性是中国水墨艺术所独有的,它和中国人重视文字的传统有紧密的联系。对文学的修养,让中国人习惯用抒情的文学或诗歌入画,从而使绘画“以线造型”,具有意象的表现空间,或者说具备写意气质。

西方人对于艺术的解读更加直观。因为西方艺术的创作手法和观念,导致艺术家对色彩、空间比较敏感,他们善于通过画面去表现情感和思想。这样的必然结果是,观众通过面对画面的直接观看,在日积月累的艺术观看经验中得出艺术的品评。

无独有偶,在反思过去和畅想未来“阿卡迪亚”的马库斯·吕佩尔茨,因为创作作品时所持有的抒情色彩,作品重在“立意”,从而和中国水墨画的写意精神讲究的“似与不似之间”达成了共鸣,和水墨革新大家周韶华在艺术上追求的“天地大美”息息相通。

马库斯·吕佩尔茨作品

周韶华《九龙奔江之一》1998年, 144cm×365cm

周韶华《一场春雨后》2002年, 69cm×68cm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