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雄与吐蕃的传说史

Tibet Geographic - - 普兰专辑 -

据才让太老师研究推测,象雄是以雄侠部落为基础, 象雄王室的发展为主导而形成的青藏高原最大的部落联盟。古象雄的疆域一度南至拉达克和今天的印度与尼泊尔北边的一小部分, 西达克什米尔和巴尔提斯坦(今巴基斯坦东端), 向北包括了广漠的羌塘草原即今那曲和青海省玉树州南部, 往东直至今那曲地区东部和昌都地区北部。许多苯教源流、部落史、寺院志、人物传、传说、民谣和谚语都充分说明了上述广漠的大地被称为象雄,曾经生活在这个疆域上的藏族先民认为他们是象雄的庶民。

随着雅砻部落的崛起, 到公元7世纪的南日松赞之前,雅砻六牦牛蕃部落的活动范围基本上局限在雅隆河谷地带。到了松赞干布时期, 统一了卫藏诸部和象雄等并向更远的部落进攻, 迁都逻些(今拉萨)。强大的吐蕃王室切断了象雄王室对东、北部象雄的脆弱联系, 先将象雄局限在西部, 最后将其灭亡。随后被阿里这个名称代替, 象雄最终退出了青藏高原的历史舞台。

象雄与吐蕃两地关系在一些古藏文史籍中可见端倪。来自西南民族大学的同美博士在自己的研究中就曾提及象雄与吐蕃关系的至少可以追溯到吐蕃第一代国王聂赤赞普时期。据说吐蕃第一代国王聂赤赞普与象雄王室有着直接关系。关于吐蕃第一代赞普聂赤赞普的族源问题,归纳起来大致有两种说法:一种为古印度王室后裔说,另一种为古象雄王室后裔说。其中,象雄王室后裔说认为,吐蕃第一代赞普聂赤赞普的爷爷系吐蕃王室人,史称亚拉达州,奶奶系象雄王室人,史称象雄木增嘉摩。他们两人在吐蕃地区育有七子,其中,第四位史称赤瓦登茨。后来,因象雄王室王权继承的需要,生于吐蕃的赤瓦登茨被父母送给了远在象雄的舅舅木杰赞普。赤瓦登茨从吐蕃来到舅舅的家乡象雄地区以后,娶象雄女木萨尼童为妻,赤瓦登茨与木萨尼童所生之子为聂赤赞普。继而,又因吐蕃王室权利继承的需要,聂赤赞普从象雄来到了吐蕃地区,在被史称吐蕃“十二苯教师”的支持下,聂赤赞普顺利成为吐蕃赞普,被后世称其为吐蕃第一代赞普。而古印度王室后裔说则认为吐蕃第一代赞普聂赤赞普是一位被古印度王室遗弃的畸形残疾儿。据史书记载,吐蕃第一代赞普聂赤赞普是一位被古印度王室遗弃的畸形残疾儿,文字中描述的形象基本上就是三星堆“青铜立人像”既视感。这种残疾形象主要凸显在眼睛和四肢两个方面:眼睛像鸟眼,眨眼时眼皮从下往上眨;四肢像鸭蹼,手指脚趾相互连接。传说聂赤赞普初到雅砻的时不会说当地的语言,只能通过手语交流。当地人问他从哪里来时,他用手指指了指天,当地人误以为是上天派来的。当地人于是拥戴聂赤赞普为王,众人用肩膀将他扛了回来,后世称其为“肩扛王”。这种传说不仅常见于世称权威的那些藏籍之中,还在不少名胜古刹的壁画之中也有所体现。这个神话似乎呈现了这样一个事实:吐蕃第一代赞普的确来自于信仰神鸟琼的地方,他不仅长相特别,而且他所说语言也与吐蕃语有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