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琼”的后人象雄遗珠—嘉绒

Tibet Geographic - - 普兰专辑 -

世人皆知丹巴有个美人谷,出了嘉绒藏族美女歌手阿兰·达瓦卓玛,其独特的唱腔让人难以忘怀。阿兰的故乡丹巴县所处的区域古称嘉莫·查瓦绒,简称“嘉绒”,习称嘉绒哇,是藏族重要的组成部分,亦是象雄神鸟“琼”的传说广为流传之地。

在嘉绒藏族中流传着一则“大鹏鸟卵生土司”的神话:说有琼鸟降生于拉萨西北“十八日程”的琼部,产下白、黑、花色卵各一枚,而卵生为人,成年后由琼部移居嘉绒地区,是为各嘉绒土司之祖, 由这则神话可知嘉绒土司不是嘉绒地区的土著居民,而是从琼部迁徙而来。在各嘉绒官寨门额上很容易找到以此神话中的琼鸟为图腾雕刻的“鸟首人身、背张二翼、矗立欲飞”的大鹏鸟。琼鸟卵生神话其实是苯教卵生神话的变异,亦可见象雄苯教文化对当地的深刻影响。而以神鸟“琼”为图腾,认为自己是琼鸟的后裔,正是古象雄的重要文化特征之一。

另据《西藏艺术研究》中一篇文章写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位编辑回忆:20世纪80年代中期,北京舞蹈学院的一位老师在西藏阿里地区的普兰县采录到一批当地的民歌和歌舞。许多人听后都感到普兰县的民间歌曲音乐与嘉绒大锅庄(达尔嘎得)的曲调很相似, 于是将此音乐带到金川县,请善跳达尔嘎得的老人们听。老人们都异口同声地说:“这是我们的达尔嘎得啊,但词听不清楚。”老人们问: “是马尔康的人跳的吗? ”当得知不是马尔康人, 而是西藏阿里普兰县的人跳的, 老人们感到非常惊讶。可见两地歌舞曲调相似度之高。而且在今许多学者的考证中还发现,嘉绒藏语中保存了很多古象雄时候的词汇,嘉绒地区的苯教文化也保存较完好。

象雄是吐蕃部落兴起以前青藏高原上一个疆域辽阔并产生了高度文明的王国,一度作为青藏高原最早出现的文明中心,产生了苯教和象雄文,曾记录了大量藏文创制之前的历史和故事。象雄的文明曾对后来的吐蕃、苏毗乃至整个青藏高原产生了深刻影响,苯教也曾传播于整个青藏高原地区。如今,在曾经的象雄、吐蕃文化中心,苯教已然式微。然而在千里之外,青藏高原的边缘——康巴和安多地区苯教依然得以绵延。由嘉绒的案例可见,古老的象雄文明并未消失,而是在川西嘉绒地区繁衍生息,嘉绒藏族文化就是远古中亚文明尤其是象雄文明在嘉绒地区的传承和遗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