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贵族到艺术家

Tibet Geographic - - Snow Fairy - 撰文、供图/亚格博题图 / 秋天

伍德罗·威尔逊的一句名言是:“我们因梦想而伟大,所有的成功者都是大梦想家。”丹朗先生虽经历了几次政治和时代的变迁,但外在环境的变化未能影响到他对艺术梦想的追求,甚至对艺术的热爱有增无减。在我们的生活中因为一个“现实”的借口,很多人抛弃了自己的梦想、遗忘了自己的所爱,面对现实的同时不知不觉的迷失了自己,再也找不回自己真正的方向了。这是多么可悲的事,但很多人正在经历着……丹朗先生在有权有势的贵族生活和有艺术气氛的平民生活,两种不同的生活状态中选择了后者,选择了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有多少人能做到这点?有些人调侃说丹朗先生是“傻帽”,其实我认为真正的“傻帽”,是抵挡不住外在的诱惑从而放弃自己内心的人,面对物质从而放弃灵魂的人。我想在这里致敬像丹朗先生一样有梦想,并为之付出真正的行动,让它成为神圣事业的人们。是您们让世界变得更精彩! ——桑旦拉卓读后感

拉萨西北郊的堪培乌孜山下,有一座贡巴萨寺,曾经是一座规模不小的寺庙。隔着拉萨湿地往南看,可以清楚地看到布达拉宫,背后山沟里生长着繁茂的绿树鲜花,山下有大片的寺属土地。第四世贡巴萨活佛在这里生养了五个子女。丹增朗杰是他的长子,生于1950年。熟悉他的朋友及同人都称呼他为丹朗。丹朗一岁的时候,西藏历史上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签订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条协议”。丹朗说,那时候他太小,但还隐约有一点印象。他家别墅旁的平房里,住进了八九十个士兵,那是首批进藏的人民解放军,应当是 进军西藏部队的先遣队。进军

贡巴萨寺始建于七世班禅时期即公元18世纪,其最其最大的主寺在现在外蒙古地区。贡巴萨·土登吉扎是扎是这座寺院的第四世活佛, 1917年生于朗县, 5岁5岁时被认定为贡巴萨活佛转世。贡巴萨·土登吉扎1扎19岁时,蒙古贡巴萨寺院大管家多次来函,要求贡求贡巴萨活佛到蒙古接管寺院事宜。此时恰逢喜饶嘉措嘉措大师应国民政府教育部和蒙藏委员会的邀请,于是于是贡巴萨·土登吉扎陪同大师,由拉萨出发,取道印道印度,途经香港、上海到达南京。贡巴萨·土登吉扎吉扎准备借此机会前往蒙古处理在蒙古的贡巴萨寺

院一事。然而, 1937年7月7日,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日本侵略军发动了对华全面战争,国民政府即派出一个护卫队,将喜饶嘉措大师、贡巴萨活佛一行护送至西宁,交马步芳部护送回藏。贡巴萨活佛在内地的经历和喜饶嘉措大师的教诲,使他对西藏与祖国关系有了最初的感知和认识。

丹增朗杰后来才知道,“十七条协议”签订之后,张经武将军受中央委派,作为中央代表,一行共计十二人,绕行中国香港、印度,从亚东进入西藏,会见了当时正准备出走印度的十四世达赖喇嘛。两人见面后,张经武介绍了协议签订的经过和具体内容,转交了毛泽东主席给达赖喇嘛的亲笔信,随后十四世达赖喇嘛回到拉萨,接受了“十七条协议”。张经武也进入了拉萨,当时住在一处叫赤莫的院落里,但由于藏军严格把守,外人不得与之接触。贡巴萨活佛得知,张代表的藏文翻译叫朋措扎西(彭哲),是青海人,曾经受教于藏传佛教大师喜饶嘉措,而贡巴萨活佛也曾是喜饶嘉措大师的大弟子,因此,可以算是同门弟子。贡巴萨活佛便以探望师兄为名,带着当时拉萨少有的水果和蔬菜,还有番茄,来到赤莫银巴大院,见到了他的同学朋措扎西,并由他引荐拜会了张经武代表。此 后,贡巴萨与十八军首长建立了亲密的关系。因此,首批进藏的先遣人员,最早就在贡巴萨大院落脚。不久,又进来四五百人,可能是一个团,房屋住不下这么多人,贡巴萨活佛便请部队在自家寺庙前的草地上扎下帐篷。那块草地邻近拉萨湿地,与布达拉宫遥遥相望。据说,当时噶厦政府的人还拿着望远镜监视这边的动静。在西藏尚未进行民主改革、仍然是旧政权时,如此厚待“红汉人”,把解放军迎进自己家中,是相当危险的事情,甚至是杀头之罪。

丹朗记得,他四五岁的时候,驻藏人民解放军还会派出吉普车,来接他们家人到营地去参加节日联欢。在他父亲的协调和支持下,哲蚌寺将西将西郊诺堆林卡的闲置土地卖给解放军,建立了现在的的“七一”农场和“八一”农场。解放军官兵遵照毛泽东泽东主席的命令,“进军西藏,不吃地方”,在购买的这的这片土地上开展生产自给。贡巴萨活佛随后就到解放军放军的“七一”农场里,教授解放军藏语文,成了一名藏名藏文教师。贡巴萨也会在休息日或节日,把十八军首长首长请到家里来做客,客人们还会给丹增朗杰这样的孩子孩子一些小礼物。

在丹朗9岁时,拉萨的局势变得十分紧张,即使他只他只是一个孩子,也能够感受到当时的白色恐怖。

丹朗四五岁的时候,驻藏人民解放军还会派出出吉吉普普车,接他们家人到营地去参加节日联欢。在他父亲的协调和支持下,哲蚌寺将西郊诺堆林卡的闲置土地卖给解放军,建立了现在的“七一”农场和“八一”农场。解放军官兵遵照毛主席的命令,“进军西藏,不吃地方”

贡巴萨·丹增朗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