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十月,西藏最美的时节,

Tibet Geographic - - 行走的远方 -

每年十月,西藏最美的时节,都有一队绿色的骑士到达拉萨。泥土般的肤色,岩石般裂开的嘴唇,太阳般灿烂的笑容。

都有一队绿色的骑士到达拉萨。泥土般的肤色,岩石般裂开的嘴唇,太阳般灿烂的笑容。他们从成都出发,骑行10天,到达拉萨,他们来自一场世界屋脊的中国赛事——骑闯天路。

每年十月,西藏最美的时节,都有一队绿色的骑士到达拉萨。泥土般的肤色,岩石般裂开的嘴唇,太阳般灿烂的笑容。他们从成都出发,骑行10天,到达拉萨,他们有一个响亮的名字——闯爷,他们来自一场世界屋脊的中国赛事——骑闯天路。10天,翻越16 座雪山,在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道路上,规则严苛,路线复杂,天气变化多端……然而,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车手为此趋之若鹜,这就是骑闯天路。

骑闯天路,是一场在与天最近的地,和与地最近的天之间进行的高海拔自行车极限赛。这样一幅壮美

则在以休闲和体育的方式改变着现在人们的生活,成为历史的纪念碑和旅行的目的地。在见证川藏建设奇迹的同时,我们也在留下川藏最美的记忆。

西藏人文地理:川藏G318国道和其他进藏的天路相比,有什么不同?

程蔚:老318国道坐落在雪域高原,勾连起川、康、藏一线数不胜数的宗教胜迹和历史传奇,可能找不到另外一条这样的道路,能使人们的心灵变得更圣洁,能使体育的理想变得更纯粹,能使你我的情怀变得更高尚。它在与天最近的地和与地最近的天之间,召唤和诱惑着人们去朝拜它的同时,完成人生的洗礼和自我的超越。因此对每一个骑行318的人来说,它不但是人生的一部分,也是生活本身,是对自然和自我的回归。

每一年,都有一出出动人的故事发生在骑闯天路G318上,有赛场内扬扬得意和被关门的失魂落魄,也有赛场外的爱恨情仇和悲欢离合。这一幕幕都在赛事纪录片《骑闯天路》和《我的天路》中。4年,近百场赛事活动,数以万计的车手,累计骑行约1000万公里, 210万秒的影像记录汇聚中国户外地理的山地脉络。 雄浑的画卷,实为一场艰苦卓绝的极限赛事,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

有人说,骑闯天路犹如人类第一次攀登珠峰,其历史意义值得铭记;有人说骑闯天路如自行车界的达喀尔,尽收眼底的苍茫和无限的未知让赛事精彩且耐人寻味;有人说完成骑闯天路,犹如登顶K2,只为攀登,既是态度,更是实力。

从骑闯天路的起点开始,总有一位拿着话筒的女士,强调规则、叮嘱安全、分享路上可能会遇见的雪山或草甸。她是骑闯天路的联合创始人程蔚,从创赛年开始,她一直在为骑闯天路代言,一直在用自己的时光讲述这段天路的故事,既是旁白者,又身在其中。西藏人文地理:为什么要做骑闯天路赛事?程蔚:这是中国最美的景观大道,应该让更多人以不同的方式感知这里,体育赛事是一种敬畏自然的礼遇。西藏人文地理:为什么要让赛事如此极限?程蔚:极限赛事的意义在于探索,极限是人类进步的试金石。人与自然的交手并非征服,而是融合。在以人为的方式做到最大化的安全和应急保障的情况下,极限就是超越自己的过去。没有多么惊世骇俗,仅仅一群热爱户外和挑战的人类在地球上的存在方式,可能与大多数人朝九晚五的都市生活不同,但这种存在方式其实是非常平和而坚定的。

西藏人文地理:为什么要选择川藏作为天路的赛场?

程蔚:隧道、高速,还有即将启动的川藏铁路,当通麦已经没有天险,老318国道正在逐渐被新国道取代,它的交通意义还在日益被其自然、人文、宗教和历史的意义所取代。老318国道是无与伦比的,在地球上,我们可以想起无数条类似的道路,它们最初是以工业和交通的方式改变着过去人们的生活,今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