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费尔入藏困境

舍费尔这次需要负责协调一个从个人到集体,从内政到外交的新格局。当考察计划的制订和准备之时,正面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前夕,各种矛盾和变量正在持续发酵并接近临界点,任何敏锐之人都会嗅到其中的紧张和微妙气氛。

Tibet Geographic - - 专栏·形色藏人 -

凭借德国和南京国民政府当时的关系,舍费尔原计划从中国四川入藏,这个计划后来显然做出了重大“变更”。1931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于是,舍费尔决定经英属印度入藏——这是当时最便捷的进藏通道,之所以没有被列入优先选项,是因其完全明白,尽管当时英国的张伯伦政府对德国奉行绥靖政策,但到了1937年,两国关系已经日趋敌对,英国朝野对德国人充满戒备。

舍费尔的申请一开始就遭到英国外交部的断然拒绝,实际的导火索来自希姆莱对这次考察的大肆鼓吹宣传——正是这点让英国人无比 警惕。英国驻柏林大使曾报告说,考察由希姆莱支持,成员全部是党卫军,其工作将完全按照党卫军的原则来进行。纳粹的党卫军,一直被各国视为秘密警察和间谍组织,舍费尔的赴藏考察因此被视为带有严重的政治目的。

希姆莱给英国的巴里·多姆威尔(Barry Domvile)爵士写了一封言辞激烈的信件: “您知道,迄今为止我对任何来德的英国人一直都是非常友好的。让我吃惊的是,英国人却以如此粗鲁、不友好并以伤害性的方式来对待我们的人。我无法想象,英国当局竟会愚蠢到把我们官方派遣的科学家舍费尔

先生当作间谍。英国情报机构也应该知道,如果我真要进行间谍活动,我不会愚蠢到以官方方式和我的名义派遣这样一个人。就个人来说,这件事让我极为失望。这也让人产生了这样一种看法:如果对方没有一丝回应的话,德国对在德的英国公民那种同志式的热情似乎毫无意义。”

这封信被转交到首相张伯伦手中,经过英国外交部加上军情五处的再次评估,英方最终选择了政治风险最小的办法:允许德国人通过锡金进入西藏。除此之外,英国外交部还专门提醒英印政府驻锡金专员巴兹尔·古德(Basil John Goud) ,不要给德国人造成英国在为他们入藏设置障碍的印象。但古德对此牢骚满腹,更何况当时英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就是德国。

舍费尔清楚自己无力左右官方层面的交涉结果,但他开始运用自己的关系网络为考察的实施提供另一重保障。1938年3月,舍费尔抵达伦敦,他拜会了1904年英军入侵西藏的指挥官弗朗西斯·荣赫鹏(Francis Younghusband),荣赫鹏不仅为舍费尔的考察向印度总督写了推荐信,并给了他一个关于如何进入西藏的建议。

吉尔与两名雇佣的脚夫行走在锡金提斯塔河河谷的一座小桥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