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德国在拉萨

一群假以科学家为成员的纳粹德国党卫军,第一次进入了魔幻之城——拉萨。而与这些各方最具权势者的接触与周旋,不过是他们窥视拉萨的开始。

Tibet Geographic - - 专栏·形色藏人 -

德国人的身影首次出现在西方人心中的禁忌之地,立即成为整个拉萨城的焦点。

在一切安顿下来之后,德国人开始行动了。他们最初用了大量的时间来拜访和结交僧俗权贵以及参加各种宴会,这支队伍千方百计来到拉萨的主要任务似乎是交际和宣传。

不失时机地进行政治性宣传,建立与西藏地方政府的直接联系并对其有所影响,这正是纳粹德国派遣舍费尔一行重要的“考察”内容,如同他本人所说,这次“远征”的根基之一,本来就来自“强大德意志民族精神”的感召。

舍费尔施展手段延长了考察队在拉萨停留的时间,并逐渐将原来规定在拉萨的两周变成了整整两个月,如此一来,他的考察队就可以从容不迫地来规划并完成自己的各种目的。

1939年初,当舍费尔一行抵达拉萨之时, 正是年轻的热振活佛担任摄政——西藏地方最高首脑,与他的会面和交往成为了德国人在拉萨立足的基础。

他们首先送给热振活佛一支德国手枪作为见面礼,后来还送了一架飞利浦牌收音机和无数的小玩意,来自西方的精巧技术和新鲜玩意儿显然博得了热振的欢心,热振频繁而热情地与这群德国人会面,其中有一次时间竟然超过了三个小时。在舍费尔的印象里,热振总是穿着黄色的绒服,与自己最喜欢的狗坐在宝座上,他头顶的墙上挂着两把金色的手枪和一些人的照片。

舍费尔一行不断向热振宣扬纳粹德国的实力,但建立德国与西藏之间直接交流计划的结果却未能得逞,这些建议都没能获得噶厦地方政府的批准。但舍费尔又施展了一个手段,尽管热振看起来根本不知道希特勒是谁,他却成功地劝说他代表噶厦政府给希特勒写了一封信。正是这封极具外交礼仪但并无实际承诺的信,让舍费尔向希姆莱激动万分地报告:“德意志帝国的权力今天又变得如此强大,以至于能到达亚洲内陆最与世隔绝的部分。让我们自豪的是,西藏地方政府迄今和将来都对白人国家关闭大门,但恰恰是我们德国人得到允许,进入了他们神秘和魔幻般的都城,并愿意向我们展示那些巨大的寺庙。”

在拉萨的舍费尔这批德国人为确保自己的西藏之行更加成功而与西藏执政者保持亲密交往,但他们的招摇行径却无法掩盖他们的真实目地:千方百计进入“世界政治真空地带” ——建立与西藏地方的直接联系并广泛搜集情报——将第三帝国的权力触角伸向亚洲内陆。

这让已将西藏视为传统势力范围的英国人感到十分紧张,英国驻拉萨办事处负责人哈克·E.黎吉生(Hugh Edward Richardson)忧心忡忡:在保持西藏作为拱卫英属印度缓冲区的战略目标上,任何非英势力的介入都将是一种威胁,当初自己来到拉萨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加强英国势力并分裂西藏,他怎么能容忍自己眼皮子底下这群德国人对大英帝国的“挑战”行为?

黎吉生在发给自己上司——驻锡金的政治官员巴兹尔·古德( Basil J. Gould)的报告中,表达了自己的严重担忧:舍费尔等人在西藏将德国描述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倘若这一观念被对世界局势认识不足的西藏当局接受,将是对自己苦心经营的英藏关系网络的最严重破坏。

黎吉生开始削弱德国人的影响力,他不仅在公开场合与舍费尔等人怒目相向,也暗中监视着德国人的一举一动,包括监控所有德国人使用英印邮政系统发出的邮件,与此同时,英 国驻拉萨办事处开始试图利用在西藏的影响力削弱这群德国人的地位。

就在舍费尔一行到达拉萨不久,他们受邀参加了国民政府驻藏办事处的宴请,同时参加宴会的还有擦绒、幕卓( Mondro)和邦达仓(Pangdatshang)等家族。

整场宴请在国民政府驻藏办事处举行,一栋位于八廓街主干道上的藏式建筑,舍费尔看到:中华民国国旗在楼顶上飘扬,每天准时在国歌伴奏中升降;给参观者的房间里悬挂着蒋介石的肖像,墙壁上则有在黑板上用汉文书写着促进新中国发展等标语……

就这样,一群假以科学家为成员的纳粹德国党卫军,第一次进入了魔幻之城——拉萨。而与这些各方最具权势者的接触与周旋,不过是他们窥视拉萨的开始。

党卫军探险队恩斯特·舍费尔和布鲁诺·比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