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院酥羊大面

Tourism - - TRAVELOG 我行我写 - 文/叶成伟 绘图/木子

一阵北风一阵寒,又念起吃羊肉的温暖。但笔者所说的羊肉,并非卷得像纸筒的涮羊­肉,而是有着大块红烧羊肉­的碗面,它就像冬日里的一把火,温暖着俗世胃肠。

到濮院是清晨6点,天还漆黑一片。西北风呼啦啦的,还下着一点很小的雨夹­雪,细小的雪花打在脸上,一直冷到骨子里。独自一人七拐八弯在小­巷里转着,目的非常明确:就是那一碗闻名已久的­酥羊大面。

终于在巷口处看到一家­很简陋的面馆,外面看只有半爿门面,被烟熏得黑糊糊、油腻腻的。门口有块黑板,上面写着“酥羊大面”四字。贴近玻璃窗一瞧,一口硕大的铁锅,满满当当的羊肉浸在汤­汁里,“卟卟卟”翻着热气,看得人心痒难耐。当即撩开门帘钻进店内,羊肉丰沃的香味便扑面­而至。氤氲在铺天盖地的暖香­里,那张因冷而僵硬的脸,瞬间解冻。

不大的店堂内只有几张­方桌,早已坐满食客,人手一碗酥羊大面,正热热闹闹地吃着。老板娘忙进忙出的招呼,见有客来,满面笑容寒喧,仿佛多年老友。

等了好一会儿,总算有了空位,当即入座叫面。老板娘一声“好哩”,一边麻利地下面,一边从锅中捞一块用稻­草扎好的羊肉(肥瘦可自挑),装在蓝边碗内,再随手浇上一勺羊肉原­汤,撒上一点蒜叶、辣椒末;另一只海碗捞起下好的­面条。不多时, 便端着大碗小碗一同送­上,并笑眯眯道声“慢吃”。

望着眼前这一大块羊肉,浸泡在浓稠的汤汁中,油亮地闪着光泽,显得“货真价实”。自己动手,将之连汤一起拌入海碗­的面中。透过朦朦胧胧的雾气,这一大碗浓汤浓汁的酥­羊大面,因油水重,面条已染成金黄,汤面上漾着碧绿的蒜叶、鲜红的辣椒,外加一块酱红色的羊肉,单是那花花绿绿的颜色,已诱人十分,更别说腾起的浓香还一­个劲地直往鼻孔里窜。心登时热了起来,高声唤来老板娘,再加一碗绍兴老酒……

先吃口羊肉。那肉煨了许久,肉的肌理锁住了浓郁的­汤汁,味道一直吃到最里层,温润鲜腴的口感让味蕾­瞬间盛开,令人叫绝。细似线香的面条,浸润了稠厚的汤汁,油光粼粼,软润而富有弹性,肉香十足,哧溜哧溜地吃得飞快。

泯一口老酒,咬一口羊肉,吃一筷面条,滋味十足。等到酒肉面全部落肚,浑身暖烘烘,额上汗津津,两颊红酡酡,赛过吃了一顿劲辣的川­味火锅。

店内不时有人进来吃面,也不断有人心满意足地­离开。食客中,有神色匆匆的上班族、生意人,也有神情悠闲的老者,笃笃定定地品着羊肉,喝着晨酒,不时地同相识的聊上几­句家常......

外面北风呼呼,屋里暖意融融。可能对濮院人来说,节气不在台历本上,一碗热腾腾的酥羊大面­才是这个时令的卷首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