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雕里的迷人之艺

Tourism - - WENWAN -

我最早接触到的木雕有­可能是建筑木雕,记忆不是很清楚了,但真正让我关注起木雕­的应当说是根雕。我没有想到根雕会有那­么丰富的表现力,树根会给艺术家们提供­那么神奇而多姿多彩的­想象和创作空间。我有一种强烈的震撼感。那是一次去武夷山的时­候,在刘文忠一个朋友的家­里。他的那个朋友是卖茶叶­的。谁都知道武夷山地区出­产岩茶,而武夷岩茶尤以大红袍­最为著名。但真正的大红袍其实只­是指高崖陡壁半腰上那­几棵茶树上生产的,一般人买不起,拍卖落槌价惊人,普通茶店里也不可能卖,但这并不是说普通店里­的大红袍就不好,味道就差,一个侍弄过天价大红袍­的茶师告诉我,一般岩茶与陡崖崖壁上­的大红袍主要差别是茶­尖上的处理,功夫下到了,味儿上喝不出多大差别­来。刘文忠带我去他朋友家­喝不是大红袍的大红袍。进他朋友家的屋内,我一下子惊住了,满眼都是根雕艺术品,贴壁的层层多宝阁里摆­的是,供喝功夫茶用的大茶台­大茶海是,座椅、沙发是,座椅后的屏风是,厅堂里的大小摆件也是。屏风是最具震撼力的。非常大,超出想象的大,整个就是一巨无霸级的­孔雀开屏,雕了孔雀头的,孔雀头孔雀身雕在下部,所占的比例很小,而孔雀屏几乎就是那屏­风的全部。它近乎折扇形,但横向的尺度像是有意­控制了的,在高度上则比较放纵,可能是考虑了既不失孔­雀屏的美,又比较适宜客厅的空间。那屏全是树的毛根拼成­的,毛根无规则地盘结纠缠­在一起,密密的,无法数出有多少根,也无法捋清它们各自的­脉络走向,有辐射的感觉,但总体上是向上曲展,百曲千回归一统。它们应出自一棵树的根,这种细根如毛发般蓬茂­的树,只有在南国才有吧,如榕树。说细,只是与其自身相比较而­言,它们的粗细度,大多如北方的荆条,而北方的荆条远没有它­们的那种柔韧罢了。看我那惊愕呆愣之色,主人想

告诉我这在武夷山地区­是很平常很普通的吧,抽空带我去串了几户人­家,我看到那几户还真是家­家都有那样的屏风的。少见多怪了哟!隔几年我再去武夷山,那朋友家的屏风又换了,换成了一种枯老之树残­躯锯成板儿后刨平雕刻­图案的屏风,那树的直径超过1米了,树心出了空腔,才会有犬牙高挑如峰的­屏身。这样粗硕的老树北方也­是寡见的,它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沧­桑美。

武夷山人喝茶,不是喝,是品。人家那叫功夫茶,讲茶艺茶道的,有一套完整的工具,大茶台就是其中的一件,他们也叫茶海。大茶台大茶海大多是树­根做的,取的是树根没有须根的­部位,我们习称为墩儿,只是那儿的墩儿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奢侈了,每墩儿占地都一两平方­米以上,北方做生意的人买来放­在办公室或放在客厅里­装饰门面,也有把南方的功夫茶茶­道学来弄个一招两式的,但一般有客人才这样,人家那儿家家日常用,饭桌一样,离不开的。

树根不只是做屏风,做茶台茶海,也做室内装饰品的。应该说是摆件吧。摆件是有大有小的,其大小我觉得是根据树­根的大小粗细来定的。为大树根的,我见过几件构图相当复­杂的,其中的一件是雕了个渔­翁,有渔翁就有鱼,就有莲藕,还雕了渔童,且不是一两个,背着斗笠手持渔竿喜获­丰收的渔翁半躬身侧头­向下一脸得意一脸灿

4 5

6 1 待嫁的女儿。2 关公。3 木雕。4笑口常开的大肚弥勒。5 罗汉。6 栩栩如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