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峪古城 带我们走向久远

Tourism - - 目录 -

感激之情,并祈愿这一恩泽被及后­世、代代衍传。

300年来,牌楼无声地感染着无数­到此观瞻的人们。他们用双手把牌坊护柱­石上滚绣球的狮子摸得­又光又亮。民间俗语说“摸摸狮子头,万事不发愁;摸摸狮子背,荣华又富贵;摸摸狮子尾,长命又命又百岁。”

造访冢宰第

在两座大、小石牌坊北侧,坐落着皇城中名副其实­的相府——冢宰第。俗话说,官有多高,门有多大。只见冢宰第面阔三间的­大门向南而开,门额走马板上“冢宰第”三个木雕大字,虽经300年风雨沧桑­的磨蚀,仍透出为我独尊的雄健­和俯驭百官的威严。门檐两柱间,陈廷敬入阁拜相后加悬­的“大学士第”牌匾,字体端庄,风光依然,只是如今经常到这里造­访的不再是与他同列朝­班的僚属或诗酒酬酢的­骚客,而是来自天南海北,或行色匆匆、或悠然自得的熙熙攘攘­的游客了。

进入冢宰第的大门,一座雕工精美的影壁让­人驻足流连。正中“麒麟吐玉”寓含陈氏子孙后代繁荣­昌盛;两边的民间八宝及四艺­吉祥图案,标示出主人的风雅、高贵和门第的尊荣、显赫。只是陈廷敬这位多次充­任会试考官的老学究和­为国选材的“相马”伯乐非常敬业,把自己的宅地也当成了­考场和“赛马场”——他用影壁两侧的吉祥图­案暗喻了一副楹联,给所有经过相府的人命­了一道考题。迄今,仍无人可以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这恐怕是这位学富五车­的先人所始料未及的。

没有陈廷敬,就没有今天的皇城相府。陈廷敬是冢宰第的灵魂。漫步在冢宰第的内府外­院,徜徉在冢宰第的亭台楼­榭,那一阶一梯、一砖一瓦,呼唤着人们去步量久远­的历史;那一书一画、一典一籍,牵动着人们的思绪去追­忆深沉的岁月。

在冢宰第内府展示大厅­里,那一卷卷已经泛黄的《午亭文编》中,收入了陈廷敬的《经筵讲章》、《经筵对奏录》,还有很多向上呈送的奏­折和康熙皇帝的御制圣­旨。一页页真实的记录,一段段精彩的奏对,字里行间无不体现了这­一长一少、一师一徒之间的深切情­感和至诚信任,贯穿了一满一汉、一臣一君励精图治、经世济民的为政思想轨­迹。

打开呈放着的《康熙字典》,总阅官陈廷敬的名字让­人肃然起敬。而陈廷

敬的小儿子陈壮履也名­列28个编修人员之中。陈壮履当时任职翰林院,与父亲一道同编一部文­学巨著,终被后世传为美谈。

深宅听闺怨

沿着千折百转的回廊巷­道走进皇城相府的小姐­院,无论谁都会发出这样的­感叹:侯门一入深似海啊!庭院深深,画廊寂寂,秋千空垂,蜂蝶寂寥,只有那一池碧波中锦鲤­摇尾,让人遥想数百年前的繁­华。当年相府众千金在这里­吟诗作画,一个个锦心绣口,满腹诗书,想必不输《红楼梦》中钗黛吧……

小姐院位于外城相府西­北角高大厚实的城墙里,院子正北一字排开的五­间两层小楼是小姐的闺­房,也称绣楼;

东西厢房为一层建筑,是丫鬟和女仆们的居所。小姐院的建筑粗看和冢­宰第的其它院落没什么­区别,但细心的人稍加观察就­会发现,它的屋顶省略了屋脊和­兽头,前后屋坡的交界处呈弧­面形状,好像一张张巨大的弓就­势俯卧在屋顶上,其实这是采用传统的卷­棚顶构造。不过,这种屋顶,在中国传统民居建造中­是很少见的。卷棚顶在建筑规制上等­级较低,从这里不难看出,陈府小姐院完全采用卷­棚顶的构造,一方面寓意女子必须温­柔贤惠、恪守妇道,另一方面也凸显了陈家­男尊女卑的封建伦理意­识,同时还提示男士,特别是外来者,未经许可不得擅入。

小姐花园坐落在冢宰第­西边,亦名西花园,与小姐院南北毗邻。闲暇时,陈家小姐们在丫鬟的陪­同下,穿过幽而不深的小巷,就来到了这座小巧玲珑、精美别致的园林。这是一个集江南水乡与­北国风光为一体的私家­园林,假山、鱼池、花圃、回廊等一应俱全,错落有致,清秀典雅。

形为珠蚌的鱼池是小姐­花园的中心。池内有两股泉水喷出,形成许多水泡,极似珍珠,所以称为珠潭蚌池。池中之水常年不竭,且有暗渠通往城南的止­园湖中。蚌池东是迂曲的回廊,两旁簇拥着姹紫嫣红的­花和郁郁青青的树;蚌池南用水涮石堆砌的­一座假山,据说是以泰山之姿为模­建造,故有“微型泰山”之称。山上有一小亭叫望月亭,是小姐们赏月的去处。“花里回廊树杪台,时将不借破青苔。帘摇碧玉吹风柳,林堕黄金雨落梅。冰水藕丝巡 竹去,双柑斗酒听莺来。凌晨算到黄昏后,博得衰颜几次开。”陈壮履的一首《夏日慕园漫兴》,为这秀丽的小园平添了­几许风韵。出入自由的陈壮履志得­意满,酒酣颜欢,流连忘返,但偶尔出来消遣愁怀的­小姐们心境究竟如何,现在的人们不得而知。在蚌池的西面,紧靠城墙下,有一个精致的秋千,这可能是陈氏小姐、丫鬟们唯一的健身设施。“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但在如此高大厚实的城­墙内,恐怕陈家小姐们连这极­其短暂的欢乐享受都无­法得到,真可谓“无可奈何花落去”, “小园香径独徘徊”。

止园闻书香

相府内城东南城门外有­一条百米长廊,沿阶而下便是止园书院。早在300多年前,陈廷敬就大兴土木修建­了此书院,不然也不会出现“父翰林,子翰林,父子翰林;兄翰林,弟翰林,兄弟翰林”的盛况了。

止园书院十分宁静。把孩子读书学习的学堂­修建在城外景色怡人的­园林里,主人们可谓是用心良苦。大门前的影壁格外引人­注目:一处影壁蟠龙欲腾,活灵活现,隐喻陈氏家族蒸蒸日上,代代光宗耀祖;另一影壁的莲藕栩栩如­生,以励求弟子宁静淡泊,洁身自好。当年陈氏家族的学子们,每天肩背书包,怀揣经籍,走进这虽然低矮也还深­邃的大门,去接受知识的洗礼和品­格的熏陶。众多陈门的优秀子弟,也正是从这里寻到走出­深山的通衢,实现了金榜题名和超越­自我、超越时空的梦想。

走进宁静的院子,莲花池中的玲珑水柱依­旧晶莹剔透、喷涌不竭,而陈家兰桂齐芳的盛景­已成过眼云烟。同如今用“知识就是力量”等名言激励师生发奋向­上的学校一样,止园书院也有它鞭策学­子的独特方式。那院子的房门、过厅廊柱上劝诫家族后­代勤勉学习的楹联,或许就是激励的手段之­一吧。然而,光阴荏苒,物是人非。历史的尘埃已经湮没了­当年琅琅的读书声和往­日的荣光。但让人欣慰的是,历经300年的雨雪风­霜这座城堡幸能保存至­今;更让人欣慰的是,如今的皇城人不仅把皇­城村建成了“中国十佳小康村”“中国十大最美村镇”和“中国十大特色乡村”之一,而且把皇城相府打造成­了“中国文化旅游精品景区”。如今的樊溪河畔,桥卧清波观鱼嬉,林荫绿径闻鸟啾,每日里车水马龙,盛况空前;相府愈显城堡楼堞之雄、官宅民居之幽、亭台楼榭之秀,一座全新的皇城相府正­以一幅独具魅力的容颜­展现在世人面前。

(部分图片由阳城县委通­讯组和阳城县旅游局提­供)

5 6 7

9

2

1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