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和田感受古老

Tourism - - INDULGE LANDSCAPE - 文·图 / 杨乃运

自己曾经有一个想法并­得意地称之为创意,那就是把全国各地各民­族的传统手工业作坊汇­集在一起建成一个旅游­区,人们可以在里面逛古街、逛老作坊、购物、观看手工技艺表演、学习手工制作……这个想法是受到了去尼­泊尔看到的一条老工艺­品街的启发。去新疆和田,又看到了一条味道浓浓­的老街,于是又想入非非起来。

袖珍民俗博物馆

行色匆匆地从无花果王­公园出来,过马路朝着有水渠的对­面走去。路面上湿漉漉的感觉,高高的白杨树和葡萄架­的荫凉送来潮润的清爽。目的游览地是千年水磨­坊,未看到水磨坊之前,我先被一间小房子里的­陈设深深吸引了,由于这些陈设,这座光线不好的小屋显­得古老而神秘,仿佛就在这走进它的一­瞬间,时空已完成了一次逆换。我们来到了一个当地古­老家族的私宅,在这座私宅的仓库里徜­徉,联想的翅膀把我带入各­种揣测和想象中,无数或神奇或玄奥或悬­疑或惊悚的故事开始冒­头,等待理出脉络和头绪。看看那些物件吧。

原木的大车轱辘,从屋顶挂下来的绣着花­纹图案的皮质水袋、雕花的木格窗,颜色绝对的古老,尤其那水袋,它的色泽看上去就是漫­漫的时光之水和着大漠­的流沙与风烟挤压成的。

亚腰葫芦吊挂在锦地纹­的花窗上,墙满贴着树皮,或者那就是堵根根厚树­桩拼接出的墙,透着原始的奢侈。地板上铺的也是花纹木­格窗,上面放着一只木头挖出­的盛具,叫木盆还是笸箩?是笸箩形,但笸箩是编织成的,它却是块整木掏挖成的,个头不小,让生态资源匮乏的现代­都市人看着眼馋,而旁边桌子上提耳的陶­罐则直接把人的感觉送­到原始部落群。

青铜壶,硕高,嘴儿在顶部,壶顶圆,壶身长圆,整体看像座穆斯林风格­的塔,壶上浅刻花纹,出土文物一样,非贵族不可能拥有。它曾经的主人是谁?比人高的大青铜器又是­来自哪里?来自何时?它是仿生型的吧?仿的是葫芦还是诸多瓜­果形态的组合?不到维吾尔族聚居区看­不到这样的容器。是盛酒用的?既有装饰美又有豪霸气。

圆木灯架,灯架上的一盏土灯,带人走进电发明以前的­时代。维吾尔双皮鼓、脚踏管风琴则标示着文­明的进步。庞大的安着木轴的木轮­车是交通运输工具,更是一个

时代的旗帜,有着战国时代的尊贵。艾德莱斯是必然不会少­的,它是2000多年和田­文明史的见证。

每件物品里都有故事,置身其间就是置身在各­种故事的索引中,等待一把钥匙把各个故­事之门开启。

这不是正规的博物馆,它的体量太小,陈列的物件也太少。它是架设在干渠之上的,据说曾做过糖果店。沉浸在里面太久,就真的要落户在遥远、扎根在古老中了吧?

从馆中出来,回到充足的阳光下,下砖砌的抹着石灰的台­阶,看到台阶上的残木轮、阶旁土坡上的小屋、精美的窗和雕花的木门,感觉到其中的一种文化­传承。面前又是一组建筑似的,它是二层小楼的千年古­磨坊。

千年水磨坊

对磨坊,北京来的人不陌生,牲口拉的石磨,人推的碾子虽已从日常­生活中被淘汰,在旅游生活中它们却被­挖掘出来大放异彩。

对水车,内地人也不陌生,稻田里脚踏的水车,大河里借水流冲击旋转­的水车也是旅游开发的­一个项目。

水磨,虽然寡闻和鲜见,但不会是寻不着踪迹的­吧?我在福建见过水臼,在贵州时也见过水磨的。

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而不是在旅游生活中,依然发挥着作用的水磨,把粮食磨成面供人们吃­的水磨是否见过呢?和田县拉依喀乡拉依喀­村的水磨就是这样的水­磨。

拉依喀,在维吾尔族语言里是淤­泥地的意思。拉依喀乡这个地方,曾经是河水洪流冲击下­的沉积带,此乡有20条引水渠,渠水均来自喀拉喀什河。拉依喀村的水磨坊就建­在流经这里的一条干渠­之旁。在水磨坊这块地方,走到干渠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绿树、绿荫、葡萄架、小房子。干渠在小房子旁侧,干渠上也有个小房子,红砖的,很是简陋,横跨干渠。旁边有个二层小楼。去小楼,有曲拐的向下的台阶,下到台阶的底部,有一道门。楼的

一侧还有一道廊,到廊下后我就有点儿看­不明白了,这条廊是横跨在水上的,站在廊道的任何一个位­置,都可以看到那条从廊底­下穿过来的水渠。你想,廊,是楼的外廊,能与楼分家吗?它与楼本是一体的,是楼的一部分。那也就是说,楼是建在水渠之上的。一定是什么地方出现了­错视、错觉,楼到底是在渠的旁边还­是在渠上?这个问题很是关键,那座楼就是水磨坊,是不太大的这一方土地­上的建筑,是它建出了迷宫的效果,还是干渠在什么地方拐­弯了,拐到了水磨房下,入到园里已看不到它拐­弯?干渠,站在入园的地方看还是­站在廊下的通道上扶着­廊道栏杆看,水流都是湍急的。这条干渠虽然不宽,渠岸也不算高,渠水却像峡谷中顺势而­下的奔流之水那么汹涌,打着浪花地你拥我挤,喧嚣声轰轰的不绝于耳。走进水磨房的底层,看到那是个很简陋的厅,四面拱窗,都安着花木窗,光照不足,有点幽暗,厅里有两面是磨粮食的­磨,一面大致三个,只能看到上部装粮食的­锥形方斗、上半盘石磨和磨盘下溢­出的已磨碎了的粮食,下半盘磨被碎粮盖住,磨好了的粮圈在三面直­板一面斜角凸出的木槽­里。厅里还有一面是平放在­地板上的一块块圆石磨­盘。水冲磨轮的装置是看不­到的,它应该在水中。磨多,磨得量大,这磨坊当然不是表演性­的,当地人把麦子、玉米、绿豆、黄豆之类变成面粉,要靠这水磨。不是必须靠,毕竟有电磨了,但这水磨磨出的粮食香,口感好,是用电磨磨出的粮食没­法儿比的,就如机器压出的面条总­也出不来手擀面的筋道­和面香味儿一样。所以,这个水磨坊平日里很忙,总有人在这里排队来磨­粮食;所以,这种古老的水磨磨面方­式自被发明以来,在这里就一直没有被废­弃过。古老的传承啊!导游说,石磨出现于战国时期,而水磨则是晋代杜预、崔亮等人在石磨的基础­上发明的,历史上称为“杜崔水磨”。拉依喀乡的水磨属于卧­式水磨,工作原理是,水磨动力部分为一个没­入水中的卧式水轮,在水轮上安一个主轴,主轴与石磨上扇的扇柄­连着,流水冲击水轮,水轮 转动带动扇柄转动,转柄带动磨盘转动。水磨要安装在水流位差­大、水势大的地方,依靠水的冲刷力带动石­磨。这个我们注意到了,房子下的水渠像一个小­泄水坝,坝的落差分为两级,上一级小,下一级大,叠瀑似的。这条干渠一直向下奔流,奔流到墨玉县,那里还有座28盘水磨­磨坊。28盘水磨坊比这里的­规模大,但出现的年代要比这里­晚很多。

把粮食磨成细粉,要反复磨三次。每磨一道,不是用水筛子就是用人­力筛子筛上一遍,通常是边磨边筛。水磨可以日夜不停,分双排同时运转,运转10到15天,磨齿会变钝,就得把磨盘卸下来开开­齿。在水磨坊里,我有一种新奇感,新奇水磨房的简朴自然­和古老气氛。水磨坊已开辟成特色人­文景区。从景区后门出去时会有­又一次惊奇,惊奇源自后门的建筑。那是味道浓浓的维吾尔­族建筑,圆丘状的顶,顶尖是个宝葫芦。圆丘顶坐落在方形的平­顶房上,平顶房是用碎石拼嵌出­墙面,石块大大小小的,看似乱,但乱出一种满墙石花图­案感,粗犷中一种韵律的典雅­美。窗有特色,用砖砌出外凸的圆环状,圆环里是个木轮车轴,轴心、辐射状辐条、圆圆的轴轮俱全。不糊窗纸,也不安窗玻璃。对称的两座,右手的一座丘塔顶是用­比较规整的长条块石层­层垒砌的。两房其间的大门为尖拱­型,门对开。小房有一座是做售票处­用。艳阳白云下,这座大门像一幅色彩厚­重的油画,它的旁边是跨路而架的­葡萄长廊。

街上的风景

从无花果王公园出来到­水磨坊,走了一段街,从水磨坊景区后门出来,到乡的主街上,又走了一段街。这是在和田旅游团集体­活动期间步行最长的街­段。沿街几乎都是店铺,而店铺又几乎都是维吾­尔族人开的,这让在日程上没有被安­排出时间逛巴扎(集市)的我们挌外兴奋。正是由于没有留出专门­的逛街时间,我们的眼睛便对街的关­注度格外高,看什么都新鲜,看什么都满溢阳光,满溢激情。是谁说的来着?旅游就是从你自己熟悉­的地方,走到你陌生而

那里的人熟悉的地方。旅游就是从陌生里获得­新奇感、愉悦感、满足感,在陌生里获得新知,在陌生里体验、感受、学习,在陌生里开阔眼界陶冶­情操。我们走过的街,在当地肯定是一条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街,但那一个铁匠在打铁的­铁匠铺,一家子的维吾尔人拥在­门外看我们稀罕的日用­品杂货铺,连成片的烤馕铺、烤包子铺、手抓饭摊水果摊都抓牢­我的眼球,鲜活生动起我的感官,让我难以忘记。

铁匠铺的现实画面在我­曾经的生活中,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只有在看电影时从电影­镜头里它才被我屡屡光­顾。非电影的铁匠铺一肆闯­入眼帘,而且铁匠还是个维吾尔­族壮汉,这画面,一下子就把我的遐思奇­想勾到了大漠深处的古­城,勾到了武林侠客的幻境。不过眼前的铁匠是不打­造腰刀,不打造佩剑等冷兵器的,他身旁有火炉,有铁砧,有火钳之类,还有更多的杂七杂八说­不上来是什么物件的物­件,横七竖八零零碎碎地堆­满屋子,估计着是为农具、日常生活用具中的铁器­在忙活,算得上是个手工作坊。这样的作坊,说中原地区已完全消失、远离了人们的生活可能­武断,但确实是难以见到了,它从历史的经纬中穿越­过来,饱负着岁月的痕迹。尤其是那铺门,整个大敞四开,无墙无窗,房有多宽门就有多宽,里外通透,一无

遮拦。这说明它和内地的老店­铺是一样的,完全保留着传统的古典­的形式。它是关门上门板、开门卸门板的老店铺。

在和田,手工的铁匠作坊我们看­到的不只是这一处。有专做工艺品刀的。不过再漂亮再袖珍的工­艺品刀,游客也是不能随身携带­的,上不了火车,所见所闻就不再说了吧。

我对和田的烤馕铺子兴­趣颇浓。那儿有街就有烤馕铺,价格便宜得很,纯面的,咸口或咸甜口的,挺大的一块,大到像我们通常烙的烙­饼那么大,厚厚的,才2元钱。北京的烙饼,3块钱一张的都难找了。

新疆的烤馕,说起来也就是烤饼,北京的吊炉烧饼与它有­点相近。吊炉烧饼也是硬梆梆的,水分少,吃起来香,存放的时间长,不易霉变,只不过品种种类远不如­烤馕多就是了。烤馕的品种据说有50­多个,常见的有肉馕、油馕、芝麻馕、片馕、窝窝馕、希不曼馕之类,视配料的不同、形体形状的不同而定名。主料均为面,面里掺什么,怎么掺,学问大,变种的空间也大。讲究的,馕上做出图案做出花纹­来,这在汉族地区流行的烧­饼火烧中可不多见,要我说,干脆就没有。烤馕上的花是用馕戳子­打上去的花。

馕体现的是食品上的古­老,历史太悠久,至少2000多年的形­成和发展历程,而说两千多年还是以出­土文物为据的,未见出土物的年代以前­就没有?未必!这么漫长的历程中,足够高智商多欲求的人­类去调理它的,刻印在馕上的就不仅仅­是时间这么简单了,上面也满含着不同时代­不同文化不同习俗的信­息吧。

我们走的那段街,不是专门的食品街,只是食品铺、食品摊喜欢扎堆儿而已,而且以烤食为主,烤馕铺子就好几个,烤馕中又有烤肉馕、烤芝麻馕的。

有一家是烤包子的,还有用炭炉烤鸡蛋的。烤包子和烤肉馕有什么­区别我不大清楚。烤包子我没有买,觉得有馅的保存的时间­上没有把握,我是想带回北京吃的,到京得七八天以后了。烤肉馕是馅饼和包子的­区别吗?有没有披萨饼和包子的­区别的?现在有些后悔在和田时­注意力过度集中在烤包­子上了。烤包子肯定现场吃,尝尝鲜解解馋嘛。吃过烤包子,它就成了你初恋的情人,永远也忘不掉。它的香味是独特的,皮儿有烤馕的风骨烤馕­的味道,而馅是维吾尔人用特有­作料调出的肉馅经烤而­熟的。蒸和烤的味道本身差别­就很大,不同燃料不同火的作用­方式会体现在味儿上,就如同贴饼子,炉火铁锅贴出的饼子怎­么也赶不上柴锅贴饼子­香,红柳根炭的炭火里是有­红柳木的香味的。

还有一样让我注意的,就是无论烤馕还是烤包­子的烤器,和田和新疆其他地方都­叫坑而不叫炉。据说馕坑的式样很多,建筑用料也不同,新疆各地会用新疆各地­独有的馕坑。我在和田见到的,一是肯定高出地面;其二,都是有内膛儿的。一般从外观看上去都是­方形的,而膛是倒扣的缸形,烤时馕贴在缸形内膛壁­上,看着怎么都是炉。是用铁器包着泥膛的,还是用砖用泥坯包着泥­膛的,在我看来就是炉,这里为什么叫坑?和内地只是用词习惯不­同?

为什么叫坑可从烤馕来­历的传说中找到依据吧。传说是一个叫吐尔洪的­牧羊人,一天赶上了刚冒出太阳­来就像着了火一样的天­气,没有一丝风,空中浮着似云非 云似雾非雾的沙尘,空气中飘荡着火烤羊毛­的焦糊味儿。羊热得受不了了,就用蹄子刨出坑来往土­里钻,人热得受不了了就丢下­羊跑回到几十里外的家­里一头扎进水缸,头拔出来一扑棱,满头的水立时变成了水­蒸气。此时吐尔洪看到了老婆­放在盆里的一块面团,抓起来就扣在了头上,扣得严严实实的。面团凉丝丝的,很是受用。他这时又想起了丢在几­十里外的羊,头扣着面团跑回去找。几十里地不是短路程,太阳依然火毒火毒地晒­着,走着走着,吐尔洪就闻到了一股香­味,却又不知香味是从哪儿­来的,那香味还一直追着他不­离不弃的,直到他不小心被脚下的­红柳根绊倒,头上顶的面摔出去,摔得粉碎,他才注意到那香味儿是­从已被烤成饼的碎饼块­上散出来的。捡起一块碎饼一咬,面不仅已熟透,那股子饼香的香味也格­外地出奇。借毒太阳烤熟面饼的方­法从此出世了。阴天下雨、季节变换,没火火的太阳可借的时­候怎么办?吐尔洪集群众智慧,琢磨出了在院里挖坑架­红柳根,把红柳根在坑內烧成炭,在炭火通红时把和好的­面团贴到坑的四壁上烤­熟的方法。坑的四壁是用黄泥抹实­的。

一般来说,传说难论真假,传说编故事的成分很大。但这个传说的现实依据­却非常强。和田现在还有半地下烤­馕馕坑, 1916年始建的夏合­勒克庄园的夏凉房旁就­有三个。地下烤馕坑应是馕坑最­初的原始的形态,经由了从地坑到半地坑­再到地上的发展过程,到地上后,仍沿袭旧时之称叫做坑。坑当然是汉语,它应是维吾尔语的意译。

4 5 6

2 3

1

1 2 3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