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窑苍南的后花园

Tourism - - READING TOURS - 文/余显斌

每一座小城,都应有一座后花园。城,是红尘名利所在。在这儿,人们忙碌,在水泥房中,在格子间,将一个个日子从日历上­撕下来,一片一片飘飞。时时,透过玻璃,望着窗外。这时,他们疲累的眼光中,总是闪出一抹亮色,闪出一丝向往。因为,在他们的心中,总有一座精神的后花园。假期,可以徜徉山水,可以倾听泉声,可以欣赏古村落,将一身的劳累疲乏,消散在微风中,消散在鸟鸣中。然后,一身清新,走回小城。

苍南,是一座现代小城。碗窑,我认为,是它独一无二的精神后­花园。沿着一条水走,过桥,据说就是碗窑。耳旁,是哗哗的水声。脚下,是一条白白净净的水。一个个桥墩,立在水面上。有铁柱插江,铁链为栏,连于柱栏之间。人在桥墩上走,一步一跳的,很刺激。一个个游客跳过,传来叽叽嘎嘎的声音,很高兴。桥下之水,不是白色,是豆绿色。这水,太清了,融入了天光,又融入了绿色,因而不是一味的白,不是一味的蓝,也不是一味的绿:三种颜色一揉,干净如婴儿的微笑,如恋人的眼光。水并不急,哗哗声于耳,如三弦琴弹奏一样。然后,就看到一条瀑布,人说,叫三折瀑。果然,瀑布从高空跃下,分做三截,一跌一宕的,如一篇传奇小说,耐看,也耐听。水做白玉色,一片雪涌。人在瀑布旁经过,浑身一片清凉,一直清凉到了心里。

碗窑古村落,过桥不远就是。一个古村,聚着百年前的房子,在山重水复中,在绿树环绕中,突兀出现,让人一见,都“啊”的一声惊叹。古村中,每一间房子,或土砖垒就;或木柱支撑,木板为墙,形成吊脚楼,上面皆铺黑瓦。这样的村子,现 在已经很少见到了,只有在国画中看到:一片烟雨中,一片木楼黑瓦,让人面对画卷,徘徊神往,难以平复。可惜,这是画家心中的梦,也是每一个唐诗宋词滋­润过的人心中的梦。

碗窑,据说这儿在清朝有窑,烧制瓷碗,当然,还有别的瓷器。现在,古村中还有人家制陶制­瓷,就是明证。一般这样的村落,都有一种翰墨气息,一种古诗词的韵味。因为,陶瓷,本身就带着审美,带着文化气息,日程月累,无不如此。

古村文化气息浓,不只是因为这儿曾烧瓷,更主要也表现在房屋建­筑上。

古村的房子,并不华丽,无什么雕花镂纹,也很少有瓦当石鼓,很是简朴,一看就是平常百姓之家。可是,每一座房子,每一处吊脚楼,总是建得恰到好处,或依山而立;或傍水而建;或墙体略显一个弧度,恰好和弯曲的石子路和­谐相应。房子木质栏杆木质柱子­虽已陈旧,如旧日宫装老妇,可让人一见,仍能想象出当年小家碧­玉自然清新的样子。

是的,当年的碗窑,一定是小家碧玉,通透干净的。村中戏台,仍一如当年,和三官殿相偎相依,立在时间的风雨中。站在这儿,竹管丝簧声,无来由地盈于心中。当年,这儿水袖轻扬,黄梅戏绵软如雨,一定倾倒过南来北往来­此买瓷的客商吧。

一条石子路,就在小村之中依山蜿蜒,或上坡,或过桥,有时,就在房子之间穿行,形成典型的江南小巷。这时,很是羡慕苍南人,在流光溢彩的小城出游,来这儿走一趟,让心净成一朵莲花,该多么舒畅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