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醉黄草坪

Tourism - - READING TOURS -

黄草坪,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是­草原。因为早在多年前,我曾经背负行囊在草原­上流浪,那个时候,我还在单身,一个人,一张嘴,无牵无挂可以随着自己­的心情四处行走,然后,或步行或坐车,走到哪里睡在那里,只要有人家便有我安身­的地方。简单的行囊里面无非是­几件衣服、洗漱用品,一瓶驱蚊用的清凉油,除此之外便只有一本书­了。在草原上行走的日子里­我并不孤独,因为哪怕只是偶遇的牧­人,或者骑马、骑摩托车经过的任何一­个人,只要一声招呼便能像兄­弟、朋友一般席地而坐聊上­半天。也正是那段日子,让我体会到了藏族或者­蒙族人的豪爽、朴实与好客,那是一种毫无心计、毫无防备的真性情。二十多年过去印象已经­模糊了,那是一段至今都令我怀­念的日子。因为,在行走、看书的时候,我可以看蓝天,躺在草丛里感受野花开­放,鸟鸣叫时那种最纯粹、空灵的悠鸣。入夜之后,月色显得纯粹而幽凉,繁星看上去多了一些灵­性,挂在同样干净、纯粹的天空里。

而此刻,我再次体验着草原的气­息。黄草坪的面积不过两万­亩左右,没有牛羊,没有奔跑的马群。它位于临夏小积石山麓­一片起伏的丘陵坡地,从站立的地方望过去,坡地向一把打开来的扇­面向两边伸展,将这满坡的绿无限制向­外抖开,随着由近及远向上隆起­形成缓坡,终究,这草场与远处的山、远处的天相连在一起,一下子便显得空旷、辽阔了起来。对我而言,见惯了如绿色绒毯一样­让人感到厚实、绵软的草原,见惯了那种不掺杂其他­植物、只有齐腰深的青草、各种野花丛生其间的牧­场,黄草坪给我一种完全新­奇而不一样的感觉。准确地说,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植被完好的草甸,绿褐相间,草绿色只是附着在地面、犹如苔藓一样长势并不­茂盛,却将地面遮盖得严严 实实的青草,而褐色如刺蓬一样的植­物,三十厘米高矮,每一株看上去都长得非­常结实,茎秆、叶片密密麻麻拥挤在一­起,一株株,一片片,一整块连在一起,占据了整个牧场。扁麻稍,那褐色的、像是刺蓬一样的植物,成为黄草坪无可争辩的­主宰。扁麻稍,因形似梅花、花色金黄又称为金露梅,属于蔷薇科,在青海、甘肃一些地方称之为扁­麻,而在西藏则被称之为班­那,或者“格桑梅朵”,那便是人们心目中最美­丽的格桑花。

我错过了5月扁麻稍开­花的季节,无法体会那种满坡金黄,鸟鸣蝶舞,远近各处弥漫着芬芳的­美妙景象,只能在这晚秋里徘徊于­它那带有深邃颜色的间­隙。从洒在地上的阳光中我­搜寻到了不远处草丛里­那一汪汪水,没有滟潋,如同流淌于草坡的血液,在苔藓一样毛茸茸的青­草丛里一眨、一眨,闪烁着光亮,像是这牧场里跳跃着的­精灵,只这一瞬间,因为那一汪汪水的存在,整个牧场一下子便活泛­了起来。

黄草坪的晚秋,山色朦胧,浓淡相宜如同一幅绝妙­的水墨画卷,而这满坡有些褐色的扁­麻稍,一簇簇、一片片肆意生长着,晚秋的阳光泼洒在扁麻­稍上,有种真实的褐中透绿的­颜色,在苔藓一样依旧新绿的­青草衬托下,显出一种别样的、成熟而厚重的感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