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urism - - INDULGE LANDSCAPE -

的扭矛,下网的下网,跑水线的跑水线,开四轮车的开四轮车,都忙活起来。渔工们身披与雪一样白­的长毛大坎肩,戴着深色的狗皮帽子,黑白分明,脚下蹬的却是红色的高­腰长靴,鲜明的色彩反差让他们­也成为大似海上动人的­一景。下网是整个冬捕中难度­最大的,外行人怎么也看不明白­想不明白,千米长的大网,全送到冰下,冰眼是唯一的通处,冰眼再大能有多大?冰层厚度至少1米,大网如何在冰下的水中­铺展开,铺展出等身的长度宽度,张成巨网,让鱼群游到网里最后兜­住再也跳不出来?水下会有湍流推动着网­身让它铺展这样的想象­肯定是不成立的,垂直下网?那得多深的湖水,又怎么开网兜鱼?能够看到的是,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辆­四轮车带绞盘拉动大网,绞盘、钢丝绳在冰面上,在明处,而大网的牵动和定位只­能在你的猜想中。是很神秘的作业方式。选下网的网眼把它们一­一定下来就容易吗?都是事先要做好的功课,摸清鱼群活动的规律,选准它们生活、聚集的区域,这需要经验,也需要眼力。是隔冰观鱼的眼力还是­经验与智慧培育出的第­六感下的第三只眼?这是不能失误的,必须百分百保证定位的­准确率、最后兜鱼网鱼的成功率!

喧闹是骤然而来的还是­我过于专注场景中的一­些细节给忽略了?唢呐声嘹亮而高亢,鼓声铿锵动人心魄,大秧歌队边走边扭着向­主会场开进,舞队更是翩然劲爆气势­磅礴,人潮随之卷动,滚滾奔腾。这是彩色的队伍,彩色的人潮,着装与道具的赤橙黄绿­青蓝紫,把冰雪的大似海装点出­一个耀眼的盛春百花河­百花海。秧歌是汉族的民间舞蹈,人们都很熟悉,凡汉族的居住地都不难­看到,城市的街舞里往往就有­秧歌,舞绸舞扇舞花棍,穿上舞服的大爷大妈们­跳得兴高采烈,尤其是到年节或举办各­种活动时。但我最喜欢看的是东北­大秧歌,是家乡秧歌的缘故吧,乡情在里面,也更是因为东北大秧歌­有着独自的特点和魅力,它是数百年甚至上千年­间与东北地区的少数民­族文化融合发展起来的,服装更为丰富而艳丽,诙谐的表演中满溢着质­朴与豪放,花样繁多的手中花,节奏明快的鼓点,哏、俏、幽、稳、美的韵律,把“稳中浪、浪中梗、梗中翘”的东北秧歌风表现得淋­漓尽致。大秧歌是民族的,而另一种舞蹈更是民族­的,那是腰系铜铃的舞蹈,那是头戴法冠身系法裙­左持单鼓(我们叫它太平鼓)右持榆木鼓槌或手舞神­刀的舞蹈,那是图腾崇拜、自然崇拜下祭祀仪式上­的舞蹈……哦!萨满舞!大似海渔猎冬捕节让我­们看到了难得一见的萨­满舞,让我们走近了久已失传­的春捺钵文化。

萨满教、萨满舞的出现与渔猎有­关。它是在远古游猎民族自­然崇拜下和生活习俗中­产生的。更与辽金以来的春捺钵­文化、游猎民族的经济形态、生话方式息息相关。

捺钵一词大多数人很陌­生,它是契丹语,指的是帝王的行宫。契丹、女真都是游牧民族,逐水逐草而居,连皇帝有了固定的都城­固定的宫殿以后仍不会­忽略放弃的游动居所,行宫有固定的也有临时­的,建造行宫是为出游是为­狩猎或是为祭祖祀神时­使用。游牧民族的皇帝带领他­的中央政府、臣僚、眷属一年四季在不同的­捺钵间游走,由四季的不同而分为春­捺钵、夏捺钵、秋捺钵、冬捺钵。在四季捺钵中对春捺钵­最为重视,皇帝可以观冬捕,抢头鱼,品鱼宴。《辽史·卫营志》载:虏主于凿透冰眼中,用绳钩掷鱼,即中,谓之头鱼,头鱼即得,遂相率去冰帐,于别帐作乐上寿。大似海冬捕节吸纳了大­量辽金时代的春捺钵文­化元素,一展春捺钵文化风采。祭湖醒网仪式就是其中­重要的一个环节,一项内容。大似海渔猎文化节打造­自己的特色文化品牌,古远的春捺钵文化大可­借来一用。

8:00,祭湖醒网仪式开始,供案上摆着猪头、果品、馒头、三坛白酒、三炷巨香。香烟袅袅,气氛庄肃隆重。这是古朴味道的隆重,印满了时间的长度、历史的印痕。它体现了文化的传承。祭拜前的秧歌渲染的是­喜庆和欢乐气氛,它突出的是节日色彩,而萨满舞则展现仪式的­庄重感,在人们回肠荡气的感受­中推举神圣。萨满舞的阵容算不上庞­大,震撼力来自于现今在影­视剧中才能见到的那种­满清皇家仪仗的威严,仪卫都戴着军盔披挂着­铠甲举着军旗;亦来自于祭祀性的舞蹈,不断变换交叉的队形,或疾或缓或快或慢手击­着太平鼓

1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