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生远岫浣纱村

Tourism - - READING TOURS - 文/余显斌

有诗人说,我打马江南走过,那季节的容颜,如莲花般开落。其实,古苎萝村永远如莲花,在历史的深处开放着,即使岁月雨骤风狂,也不会瓣瓣凋落。

江南,如果是画里山水,古苎萝村就是画中的点­睛之笔;江南,如果是青花瓷世界,古苎萝村则是青瓷最为­润泽的釉光。

这儿的月,比别处的玲珑一些;这儿的山色,比别处的空濛一些;这儿的水,比别处的温柔一些;这儿的山歌,比别处的温润一些。因为,这儿是西施生活过的地­方。水边山村走出的西施,如同清水芙蓉,如月下箫乐,如小巷洒落的丝雨,如灞桥掩映的柳色,清雅,婉约,纯净。这,是一种水流石上之美。这,是一种月映梅花之态。这,都得益于古苎萝村山水­的涵润。

“青山隐隐水迢迢”,这句诗用来描写古苎萝­村,或者说,用在描写今天的浣纱村,是最为恰当的。一条清清的若耶溪,在山间白白净净地流过,从“阴霞生远岫,阳景逐回流”中流出,从 “晚风吹行舟,花路入溪口”中流来。它清绝如月夜飘落的花­瓣,它白净如“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女子的眸光。

在水畔山下的古苎萝村,水田如镜,白鸟飞飞,荷叶青绿如 伞,荷花白亮如纯情的笑靥。山水清白,自会有女孩清白如皎月,剔透如明珠。当年,在列国纷争中,在鼙鼓声声中,这里的山水,营造了一方宁静,营造了一方和平,营造了一方洁净。一个名叫施夷光的女子,一日日在青山绿水间走­过,在田间小道上走过,听着这儿的鸟鸣蝉声,也欣赏着这儿荷花映水。

有记载说,在那个遥远的烟花三月­里,范蠡看见西施时,西施正衣袂飘飘,头戴花环,唱着歌儿,走在山间小道上,去溪边浣纱。还有人说,那歌声薄如轻纱,柔如丝绸,清洁如过滤过的荷香,歌声道:“今我浣纱以作丝,女工织兮不敢迟。若于罗兮轻霏霏,号絺素兮将献之。”

在吴越争霸中,在敌国频频取胜,祖国面临灰飞烟灭之际,她挥别故乡,走向了山下,走向一片刀光剑影中,走向历史云烟中,而后拂袖一笑,消失了踪影。

今天,我来时,仍是烟花三月,沿着一条弯曲的小路走­去,见到“古苎萝村”四字,敲一下柴门,里面空寂无人,只有草房依旧,只有木门木窗依旧,只有纺车农具和陶器依­旧。那个女孩早已走远,走进了时间的另一面,走进竖行文字中,在2000多年前的岁­月深处翩翩起舞,唱着浣纱的歌谣。

历史深处,月光如水,花香如酒。时间,湮没了黄尘古道;岁月,荒芜了烽火边城。一页风云散尽,可散不尽的是美人身姿,是西施的风神。走过刻着“苎萝山”字迹的石碑,穿过镌刻着“苎萝山”三字的高大门楼,沿了碑廊慢慢走去,犹如走过厚重久远的历­史。最后,牵衣登上苎萝山,如登上历史的高峰。这儿矗立着一座小亭,名苎萝山亭,八角三重雕檐,如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无言眺望着山下。

山下,浣纱村如画,流水映日,绿荫醉眼。这时,有女子从茸茸绿意中走­出,是洗衣,还是淘米?一时,人心有些恍惚,仿佛穿越到2000多­年前,心里,隐隐的,笼上一帘烟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