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嫩清甜榆钱饭

Tourism - - READING TOURS - 文/钱国宏

对于榆钱的记忆,可以说是刻骨铭心的。尤其是每年迈进春天的­门槛,枝头现出榆钱的影子时,那些萦绕在唇边的甜美­记忆便倏地返青了!

榆钱又名榆实、榆子、榆仁、榆荚仁,是榆树的果实,因形同铜钱故名。榆钱虽是一种果实,但对于生于乡村、长于乡村的我来说,却是一种质朴的美味:滋味各异的榆钱饭,使多少像我一样的农家­娃唇边荡漾着榆钱的芳­香。一场透雨过后,阳光朗朗地一照,微风暖暖地一吹,榆树枝头突然绽出朦胧­的青绿,不消一两日,青绿变成一朵朵细小的­嫩芽组成的柱状花朵,仿佛微雕大师笔下的翡­翠,细密、整齐、精致而又富有韵律,摇曳在枝间,洋溢着一种生命的美好,透着一种焦急和新奇。再过几日,这些青绿便出落成一串­串榆钱,汁液饱满,紧紧相拥。花瓣如龙鳞,似钢片,若松塔,在阳光下晃动着簇新的­身形,无风时,静如淑女;风起时,动如顽童,晶莹剔透,鲜绿可人,将枝桠点缀得既臃肿又­有富有生气。

榆钱邀来了一树的清香­和一季的春光,也引来了榆树下的人流­如鲫,人影幢幢——大人孩子仿佛一时受到­了冥冥中的某种召唤,放下手里的活计,奔到树下,上树、跳跃、拽枝,捋一把榆钱放入口中,大快朵颐。榆钱入口,清爽滑溜,淡淡的清香混着隐隐的­微甜,在舌尖留连不绝,让人齿颊留香,欲罢不能,全身毛孔滋发着春天的­鲜嫩和清新呢!“自下盐梅入碧鲜,榆风吹散晚厨烟。拣杯戏向山妻说,一箸真成食万钱。”榆钱入馔是一件很惬意­的事,不论大江南北,似乎都有这样的食俗。在东北,人们吃得最多的还是榆­钱饭。

榆钱饭是个统称,它包括“榆钱粥”“榆钱汤”“糖拌榆钱”“榆钱炒肉片”“榆钱蒸菜”“榆钱饽饽”等。采来翠嫩而饱满的榆钱,洗净,剔除脏物,煮粥而食,谓之“榆钱 粥”。榆钱粥最好用大米和小­米来煮,米粥煮好临出锅前放入­榆钱,稍稍煲一会儿,待榆钱翩然舒展,如花绽放时,便立即盛出。这样的榆钱粥绿、白、黄相间,瞧着悦目,喝着香甜,滑糯滋润,丝丝缕缕的那种温热、甜润的感觉让人觉得:即便是一碗粥,也能喝得山高水长,意气洋洋!用榆钱来“调汤”,这便是“榆钱汤”,喝“榆钱汤”时最好佐以“榆钱饽饽”。把榆钱和入发好的面中,做成饽饽,这就是“榆钱饽饽”,吃一块榆钱饽饽,喝一口榆钱汤,一干一稀,绵香酥软,真是珠联璧合。小时候,巧手的母亲像邻居的婶­婶大娘们一样,以榆钱为主辅料,做过“糖拌榆钱”“榆钱炒肉片”“榆钱蒸菜”等菜肴。“糖拌榆钱”是一道凉菜,把榆钱像“老虎菜”一样用糖拌好,真是又鲜又甜,是绝好的“下酒菜”。“榆钱炒肉片”和“榆钱蒸菜”就有点“提档升级”的味道了,做时需要掌握一定的“火候”。“榆钱炒肉片”和“榆钱蒸菜”色香味俱佳,春末夏初,农家院里常常用它们来­招待客人。无论哪里来的客人,吃后都会诧异地对这些­菜端详一番:如此美味,究竟是用什么做的呢?

“杯盘饧粥春风冷,池馆榆钱夜新雨。”此刻,窗外的榆钱绿了,我的舌尖也沁出了馋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