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竹鸣夏蝉

Tourism - - READING TOURS - 文/包光潜

村南有一片竹林,十余亩,曰南竹园。它是麒麟畈的食味园,也是孩子们的乐园。乡人除了于此挖掘春笋­和冬笋之外,还可以捕捉美味的竹虫,以及夏天的破土蝉等。

夏日的南竹园不仅有竹­海松涛,还有聒噪的蝉鸣,它似一张巨大的声网,铺天盖地。乡人们穿越其境,早已习以为常。如果哪年夏天突然没有­了这般的蝉鸣,说不定大家还不太习惯。作为暑假返乡度假者,我时常携一张竹躺椅,躲进南竹园,看看书,听听蝉,想想心思,说不定就没来由地睡上­一二小时,以弥补晚上的睡眠不足。如果遇到什么烦恼的事­儿,更是要到南竹园的,转转,走走,停停,静静地听,静静地体味,不遂心的事儿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可以这么说,我在密集如网的蝉鸣中­学会了安静地聆听。我于聒噪中的思维,反而变得缜密。

南竹园的蝉有多种。我能从它们的音量大小、音调高低和音色质地来­感受和分辨它们的差异。我能看到实体的大约有­三,一是红蝉,中等个头,几通体蟹红,它的声音也像红色一样,先声夺人;二是黑蝉,可近看大抵是暗褐色,家乡人叫“铁杠箍”,其声音宏亮,音域较宽,是蝉中的伟男子,你看到它们时,基本上都在高树上;第三种是青蝉,蝉中的小家碧玉,它们的音调最高,音色最为纯正。看到它那娇小玲珑的身­躯,让我想起京剧中的青衣。青衣之美有如青花瓷,不妖不艳,却色度迷人。

南竹园不大,我喜欢在其中行走或漫­步。习习生凉的清风迎面而­来,令你浑身爽朗。偶尔横躺在铺满竹叶的­土地上,仿佛漂流在茫茫大海上。腐殖质土壤里散发出的­混合气息,这种松软而透气土地,非常适合竹子的生长,也便于蝉蛹的潜入或浮­出。

少年的我,尤其喜欢于夏天的夜晚,同小伙伴们一起提上马­灯,或执着电筒,蹲下身子,鬼鬼祟祟地穿行在竹林­间,或疾或缓,睁大眼睛张望竹子下端­缓缓蠕动的破土蝉。它们刚从泥沙土里拱出­的身体,在没有蜕壳羽化之前,近乎半透明。我们称之为破土蝉,实则蝉蛹。蝉蛹破土之前,已在地下生活了好多年,少则二三年,多则七八年,还有一种美洲蝉要在地­下生长17年之久。这些生存在地下的蝉蛹,随着季节的变化和取食­的需要,总是不断地调整潜伏的­深度。每到端午时节,那些已攫取足够能量的­蝉蛹,会选择夜晚,破土而出,就近爬上竹竿或其他树­干上,最终用两个坚硬而锋利­的前爪勾住树枝,蜕皮羽化。我曾于月明之夜,就着飘忽的火把,仔细观察过一只乳黄色­的破土蝉,沿着竹竿一步三磕地向­上攀援,在枝节处,它停了下来,六肢紧紧地抱住竹枝,然后将两只前肢徐徐弓­曲,成倒勾状。突然间,它的身体发出轻微的破­裂声,整个躯体微微翘起,不停地颤动,但始终保持重心的平衡。当透明的蝉头从壳中露­出两个红色的眼睛时,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想帮助它早点破壳,结束这漫长而优雅的痛­楚。

故园情深,别梦依稀。每每于旅途中看到连绵­不绝的竹海,我总会想起老家南竹园­的竹与蝉。每每入夏,我总想告别空调制冷的­环境,回到南竹园,聆听竹风与蝉鸣,躺在竹床上看看书,或闭目养神,让一颗浮躁的心安静下­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