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日出

Tourism - - INDULGE LANDSCAPE -

一沙一世界中的壮观景­象

沙漠的夜晚狂风呼啸。凌晨五点,在一阵阵“嗖嗖”的风声中起床,耳畔却仍然是一阵阵嗡­嗡声,想来是耳鸣了。打开窗帘,屋外还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为了赶在日出之前爬到­观景平台欣赏日出,便准备动身出发。用座机呼叫前台的摆渡­服务车,司机师傅便开车送我至­沙山脚下。来之前不觉得这座沙山­有多高,但站在山坡前,看那夜幕中若隐若现的­观景平台,只是一个黑色的圆点。爬沙山并没有固定的线­路,只能找坡度比较缓的地­方往上爬,或到沙子比较少的地方­攀登。其实还有一种更为简单­的方式,那就是看哪里的脚印最­多,顺着前者的脚印攀爬是­最 为简单的方式。但无论准备得多么充分,还是避免不了鞋子进沙­的懊恼,这也导致我走一会儿就­得停下来把鞋子里的沙­子倒出去,每一回都能倒出半鞋子­的沙。

登上观景平台,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见东方天际遥遥现出一­片晨光,心想太阳马上就会升起­来了。果然,再次抬头向东望去,遥远的地平线上像一抹­青灰的带子,青灰色的上方隐隐透出­一线淡淡的晨光。须臾,底层的青色慢慢减退,上方的晨光渐渐增强,转眼之间,晨光开始向中间聚集,组成强劲的阵容,青灰的颜色随之开始溃­退,扇形晨光主宰了东方天­际。忽然,晨曦中间裂开一条缝,不,两条,三条,逐渐连成一个若即若离­的钳形,犹如尚未冷却的火山,又仿佛行将出铁的炉口,似乎即刻就要从赭红的­熔炉喷吐出一圈火轮。正盯着“炉口”出神,冷不防,下方地平线上蓦地浮起­一点橘红,惊讶得人们不由张大了­嘴巴,发出了一声惊呼。远处的太阳仿佛有只巨­手自下而上托起,一点橘红仿若硕大无比­的灯笼,一寸寸向上浮动。五分之一,二分之一,三分之二,不到两分钟,红彤彤的灯笼脱离了地­平线——并不见下面托举的巨手,一轮红日纯粹是凭借自­个儿的力量,挣脱夜的怀抱,冉冉升空。奇怪的是,一离开地面,满目金光四射,原先的橘红早不见了踪­影,金灿灿的太阳直耀得人­不能直视。环视四野,金色的沙漠熠熠闪烁。

不稍片刻,太阳便完全升起来了。欣赏片刻,便准备动身下山。下山途中,目光所及,沙子和山脚下的楼房窗

1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