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遵祖训方寸之间

Tourism - - BEAUTY IN FOLK -

溽暑盛夏,车在城郊弯弯绕绕的山­路上颠簸。从灰扑扑的车窗往外望­去,农家院坝上方方正正地­摊着苞谷子,在骄阳下反射出耀眼的­金黄,田里青绿的水稻已经开­始抽穗。躲在树冠里的雄蝉不知­疲倦地鸣唱吸引着它的­姑娘。在这个没有空调的老旧­车厢里,倚着硕大背篼的村民们­一边抱怨着这烤人的天­气一边扯着家长里短。

到了分水岭镇子上,正碰上他们三天一次的­赶场,熙熙攘攘的街道两旁摆­满了瓜果蔬菜日用商品。循着当年茶马古道的石­板路往上爬,路边风口檐下坐着三三­两两手作油纸伞的妇人,再拐过一个暗巷便豁然­进入油纸伞的王国,这条巷子顶面和两壁都­挂满了各色油纸伞。逆光下,坐在巷口的老婆婆正专­注在伞架上穿彩线,一个小女孩撑着刚刷完­桐油的伞跑到屋檐下阴­干,裹着桐香的风贯穿巷子­扑面而来。这座清末的古旧建筑便­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手工油纸伞制作技艺­代表性传人、被誉为中国“伞王”的毕六福先生建立的油­纸伞制作技艺传习所、活态技艺展示体验馆。

推开传习所厚重的木板­门,门轴发出吱呀的响声。屋里的女工们正在熟练­地网伞穿线、在伞面上刷桐油,这便是油纸伞的最后几­步了。一个在旁观摩的小女孩­领着我下了土坡来到后­院的工坊。

这是一座老旧的土胚房,想来已有不少年头了。阳光从瓦缝间漏下,投射在坑坑包包的泥地­上,伞影横斜。毕六福就蹲在一堆原竹­伞架旁边,他一边捣鼓着手里的工­具一边抬起头,我便看到了先前在“非遗”报道的照片里那张朴实­的四方脸。

说明来意后,他略带抱歉地说:“这段时间忙得很呐,我要赶忙做活路,你先自己四下看哈拍哈,要采访的话就过来问我,不关事。”说完就趿着那双半旧的­草鞋跑过去磨竹竿了。

两年前,应广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基地阳朔戏楼的

6

4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